大公報社論 1967年8月27日 星期日

港英必須立即放回黃澤

昨天一千五百餘名學生在中區舉行示威遊行時,本報記者黃澤適在現場,進行正常採訪及攝影工作,港英特務竟突從人群中閃出,把他強行綁架。

這些特務先把黃澤推入中央市場側的廁所內,加以圍毆毒打,血流披面,衣上血漬斑斑。在武裝警員幫同下,他們又把黃澤拖到市場門前寫有抗暴標語的牆壁下,糾集反動報記者拍照,其時黃澤已被毆至昏迷。他們把他綁上車時,還輪番進行毒打。

在光天白日之下,在鬧市之中,港英鷹犬膽敢這樣綁架記者,行兇施暴,展覽它的法西斯行徑,實在駭人聽聞,令人髮指。

黃澤和我報另一位記者以前在新蒲崗採訪時,曾一度被港英特務毆打受傷,經過多時治療,恢復工作未久,現又被港英特務再下毒手,可見港英對於我們中國人民報紙的工作人員蓄意迫害,完全不擇手段。

自從我外交部照會威爾遜政府,限令四十八小時停止迫害香港我愛國報紙的一切措施,無罪釋放愛國報人及撤銷對愛國報紙的非法訴訟,港英不僅拒絕照辦,反而加控被濫捕三報五負責人的「罪名」;對於我報一再進行恫嚇挑釁,我報記者鍾式讌一度被綁去警署,遭到毒打,被磨折了五個多小時。我報兩名工友由新華社取稿件返館被截途捉去,經我們抗議,隔了一夜才放回。

這不獨是對中國人民的報紙變本加厲的迫害,更是故意向我國挑釁,表示港英死硬敵視我國人民到底。港英這種挑釁的性質是極其嚴重的,它必須準備承擔一切後果。

現在我們向港英再一次提出最強烈最嚴重的抗議!港英必須立即將我報記者黃澤放回,並必須進行道歉及賠償一切損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