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8月26日 星期六

愛國同胞的英勇形象

連日來,在港英「法庭」上,被非法逮捕的愛國同胞繼續進行着英勇的鬥爭,由十四、五歲的少年學生到年近古稀的老人,不論是工人、青年學生、新聞工作者或商人,人人挺胸昂首,理直氣壯,用本身所受的迫害,控訴港英的法西斯暴行,不屈不撓,充分表現出中國人民的英雄氣概和高尚氣節。

馬金龍父女、五金工人、膠業工人、三報五負責人、新華社和四報五記者,以及張普璇等學生青年,無不大義凜然,高聲抗議港英非法逮捕、非法「審訊」、非法判「罪」。有的侃侃而談,實大聲洪;有的反審「證人」,使「證供」破綻百出;有的高呼口號,威震全「庭」,馬氏父女斥責插贓陷害,指出「警司」捏造「證供」,「證人台」是車大砲台。五金工人質問「法庭」,吃飯是否也算犯法?生產工具是否也算武器?這是什麼法律?張普璇鬥到「法官」無計可施,把她送去做「神經檢查」,企圖另加陷害不逞,竟把她「判刑」,她更其鬥志昂揚地指出,「患神經病的不是我,正是你們,正是港英法西斯」。三報五負責人每次以憤怒的聲音來回答「控罪」,港英提多少項「控罪」,他們就答以多少次「我冇罪」。新華社和大公、文匯、晶、商四報五記者提出一個個問題,一句句責問,一聲聲抗議,連珠砲發,射得「法官」、「證人」手忙腳亂,窘困萬狀。

「法庭」用增加「控罪」和「判刑」來嚇唬他們,他們一樣予以蔑視。膠業工人聞「判」後高呼「毛主席萬歲」、「港英必敗」的口號,「法官」把他們加「判」兩個月,他們還問「夠未?」港英對三報五負責人的「控罪」竟從三十多項一再增加到九十九項,簡直變戲法一樣,越變越多,但變來變去,花樣如一,就是愛國有「罪」;人們從而更看出,港英搬弄「法律」,完全兒嬉。港英這種迫害做法,受到五報人更嚴正的抗議,引起三報讀者更大的憤怒和反擊。他們自採、自寫、自編、自印、自送地推出大批小型報,多采多姿,鋒芒凌厲。港英企圖拔掉三個眼中釘,卻又招來了千百張小匕首。

這些只是愛國抗暴鬥爭中最近出現的事例罷了。三個多月來,被無辜逮捕的愛國同胞不斷在「法庭」上堅持正義,控訴迫害,千餘同胞在黑獄裡堅持着鬥爭,十多位同胞還在鬥爭中獻出了自己寶貴的生命。

港九愛國同胞的表現,一再得到祖國高度的評價,認為他們不愧為毛澤東思想哺育起來的英雄的中華兒女,用鮮血譜寫了一曲又一曲威武雄壯的凱歌。

誰都應該看到,今天的中國同胞不是任何法西斯暴力所能屈服的。法西斯暴力只能激起更強烈的反抗。港英和反動派眼光短淺,總是宣傳這場抗暴鬥爭是「少數人煽動」起來的,但不可否認的事實卻證明,這麼多的群眾起來,鬥爭得這麼堅強英勇,絕不是任何「少數人」能「煽動」起來的。港英的反華和血腥鎮壓是有預謀、有組織、有計劃的;群眾被迫奮起抗爭。隨着港英迫害的加劇,群眾必將更廣泛地被動員起來,進行更其英勇的鬥爭,必然為中華民族反英侵略的歷史上寫出更光輝的一頁。反動派現在企圖多方製造和利用種種藉口來誣衊詆譭我愛國同胞的正義鬥爭。甚至用暴力迫使一些被襲擊被逮捕的人抱頭下跪,攝入鏡頭,加意宣傳,企圖向愛國同胞的臉上抹黑,歪曲愛國同胞的巨大形象,這是絕對辦不到的。

毛主席教導我們:「什麼力量最強?民眾聯合的力量最強」。「只要我們依靠人民,堅決地相信人民群眾的創造力是無窮無盡的,因而信任人民,和人民打成一片,那就任何困難也能克服,任何敵人也不能壓倒我們,而只會被我們所壓倒」。港九同胞形成反英抗暴的銅牆鐵壁,是一定能制敵死命的。

港九愛國同胞在鬥爭中如此意氣風發,首先是得力於毛澤東思想。從愛國同胞威武不屈的行動中充分表示出來,他們活學活用毛主席著作,用毛澤東思想武裝頭腦。他們不怕苦,不怕死,一心一意維護中國人民的尊嚴,一心一意捍衛光焰無際的毛澤東思想。根本不把聲勢洶洶的反動力量放在眼內,無論在任何場合,都能針鋒相對,非常勇敢機智。港九愛國同胞用本身的經歷再一次證明毛澤東思想是對帝修反鬥爭的強有力武器。港英妄圖用暴力來阻遏毛澤東思想的傳播,但結果與它的主觀意圖恰好相反,毛澤東思想不僅沒有被遏阻住,而且是更加深入人心了。「人民日報」曾經說過,「偉大的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是香港愛國同胞的鬥爭勇氣和力量的取之不竭的源泉。有了毛澤東思想,香港愛國同胞就無往而不勝。有了毛澤東思想,香港愛國同胞就變得無比強大。……英帝國主義本身也不過是一隻紙老虎。它必將被香港同胞的偉大革命風暴所粉碎。」港九同胞使這場鬥爭變成規模浩大的愛國反帝群眾運動,進一步用毛澤東思想把每個人武裝起來,堅持鬥爭下去,再加上祖國全力支援,勝利是一定可以加快到臨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