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8月25日 星期五

港九同胞和祖國的關係是分不開的

英帝對中國一直在玩弄反革命的兩面手法。這三個多月來,它在香港推行了空前瘋狂的反華計劃,大舉殘酷迫害港九愛國同胞,格殺打捕,威脅恫嚇,無所不用其極。它推出大堆法西斯法令,使得愛國同胞動輒得「罪」,不管它的法令如何規定,也不管它要強加於愛國同胞的「罪名」是什麼,歸根到底,不外就是民族迫害,硬是不許港九同胞愛國,不許愛國同胞學習宣傳毛澤東思想。把香港的中國同胞當作無依無靠、任人宰割的羔羊辦理。

在經濟上,對於白米入口存儲、凍肉入口,以至副食品的輸入,都採取歧視、刁難、限制等措施。經營國貨的商號成為港英軍警襲擊的對象,僻處「新界」的一些小型的土產商店也不被放過。

在文化宣傳方面,港英包庇美蔣分子,加強對中國的謾罵,經常侮辱我們偉大領袖毛主席,把港九愛國同胞誣衊詆譭得一文不值。對於愛國報紙視同眼中釘,迫害手段層出不窮。對於愛國學校最近還提出十三條限制,必欲把愛國教育事業消滅而後已。

在政治上以至軍事上,港英始終採取挑釁的態度。新華社以及中國人民的報紙迭被港英軍警武裝恫嚇挑釁,工作人員被打、被捕、被「審」和被「判刑」。

同時還派來航艦在中國的大門口演習;軍機飛越中國領空;在邊界多次製造事件,催淚彈和槍彈射到我方邊境,傷殺我方群眾;在文錦渡被工人鬥到低頭簽署了文件,事後還要不認帳,更無理片面地把邊境封鎖。港英的「議員」揚言要對入境的我方群眾「開槍射擊」。

在這樣的情形之下,英國當局一面叫嚷什麼「決心維護和保衛我們在香港的利益」,一面又說「打算」與中國「保持關係」,「並爭取改善關係」。這不是夢囈嗎?到了二十日我外交部照會英方,限令它於四十八小時內停止迫害愛國報紙的一切措施,釋放愛國報人及撤銷對愛國報紙的非法訴訟,英方不但表示拒絕,而且把在香港濫捕的愛國報人加控「罪名」,對我駐英人員加以旅行限制,還限制我代辦處的電訊交通。這樣瘋狂地向中國人民挑釁,英外交當局還企圖把責任推向中國,說什麼「與北京切斷關係,並非聯合王國的目的;中英關係的前途,端視中共當局的態度與行為而定」。

中英關係發展成為目前這個樣子,是英方一手造成的,這一點是抵賴不了的。

英帝和港英的如意算盤是在外交上同中國耍花槍,而在香港則關起門來,肆行反華,並把香港同胞同祖國的關係一刀斬斷。這樣的算盤能夠打得響嗎?

「人民日報」最近就曾這樣莊嚴表示:「香港是中國的領土,香港居住着我們的同胞,你們想把在香港犯下的滔天罪行,同中英兩國關係問題分開,這是白日做夢,是絕對辦不到的。」

正如「人民日報」在同一篇評論裡所指出,「雖然,中英雙方互派外交代表已經十多年了。可是由於英國政府一貫追隨美帝國主義,大耍兩面手法,猖狂反華,所以中英關係至今仍然處於半建交狀態。現在,英帝國主義又對我香港同胞實行瘋狂鎮壓,這不是蓄意要徹底破壞中英兩國的關係嗎?」

北京新華社三天前發表英帝侵佔我香港、九龍和「新界」的經過,鄭重聲言:「一百多年來,英帝國主義在香港的罪行罄竹難書,包括香港同胞在內的中國人民,決不能容忍英帝國主義在香港橫行蠻道。四百萬香港同胞和七億中國人民一定要徹底粉碎英帝國主義在香港的罪惡統治。」

祖國對英帝在港迫害愛國同胞的態度,表明得更加清楚、更加具體了。港英任何迫害的措施,徒然增加它的罪戾,它的出路只有一條,就是低頭,否則就走頭。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