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8月23日 星期三

特別嚴重的挑釁事件

本報社長費彝民昨天招待在香港的一部分中外同業,同他們談了港英迫害我港九同胞,迫害愛國新聞事業和本報所受到種種迫害的情形。這些同業們在聽取他所發表的聲明後,熱烈地提出問題,顯示出他們對當前香港局勢和新聞工作的關切和熱誠。這個招待會持續了一個多鐘頭。

就在這不到兩個鐘頭中間,港英竟兩次向本報進行恫嚇與挑釁。

先由自稱是「電視機構」的外籍男子闖入本報,並強要攝取本報內部的照片,一被勸告,即以最粗暴的態度在本報門前大事咆哮,向我報工作人員聲言「召警」,進行恫嚇。港英的武裝警察隨即趕到,拔槍露械,毆打在門內的本報記者徐錦輝和編輯鍾式讌。他們用槍托撞擊鍾式讌,然後合六、七名警察之力,夾硬把鍾式讌從門內拖上警車。他在警車上和「警署」內續被毒打,傷痕纍纍,磨折了他五個多小時才放回。我們當時打電話向「警務處」抗議並要他們放人,自稱是值日的「警官」曾用侮辱性的名詞謾罵本報。

不久以後,港英又開來兩部警車,滿載武裝警員,登上本報貼鄰的昌業大廈八樓和天台,對本報進行監視和威脅。

這都是港英有佈置、有計劃的挑釁行動。外籍男子無端跑來鬧事,向我工作人員恫嚇,警察應聲而至,不問理由,就打就拉。「東區警署」在電話回答我們的抗議時卻說,要進行「調查」。應該被調查的是那前來騷亂搗亂的分子,難道是我們這位被毒打綁架的編輯?港英對此事還不心知肚明,還要「調查」什麼?

港英對於這三個多月來血腥鎮壓港九同胞,尤其迫害愛國新聞事業的行徑,自知見不得光,一味遮掩,聽到本報負責人招待中外同業,唯恐罪行張揚出去,便向我們尋釁滋事。港英掌握了這麼多的電台和報紙,天天在歪曲真相,反對中國和誣衊港九愛國同胞,卻對於為時不到兩個鐘頭的記者招待會害怕成這個樣子,這就表明它實在虛弱,它對它自己所作的一切宣傳是沒有什麼信心的。真理是不在他們一邊的。

港英這樣不擇手段地蠻幹,沒有把中外記者嚇跑,卻使它自己在中外記者面前現出原形,向中外記者提供了迫害愛國新聞事業,踐踏新聞自由和傷害愛國新聞工作者人身安全最切實、最新鮮的例證。這就是「欲蓋彌彰」,也就是「搬起石頭打自己的腳」。

我們再一次最嚴重抗議港英對本報的種種迫害!

我們警告港英:不管你們對本報使用什麼迫害手法,我們堅決反抗,堅決回擊,一定更加揭露你們的法西斯勾當,同你們周旋到底。你們進行的任何迫害,只能增加你們自己的罪孽,決難逃最後的清算。

港英這次向本報挑釁和毆捕本報編輯,其性質是特別嚴重的。我外交部照會威爾遜政府,限令港英於四十八小時內撤銷對愛國報紙的迫害措施並釋放所有被濫捕的新聞工作者。這四十八小時的時限還未屆滿,港英就公然製造這些挑釁事件,這就更加清楚表明,他們是死硬要反對中國,存心要同七億中國人民為敵,蓄意徹底破壞中英兩國關係。那末,它就必須準備承擔由此而引起的一切嚴重後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