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日報社論 1967年8月22日 星期二

九巴中巴電車逐步解決困難

自香港事件爆發以來,九巴、中巴、電車首先受到嚴重的影響,尤其是九巴與中巴,罷工工人較多,停駛之車輛亦較多,一時形成交通不便現象,及因此引致市民之困難,無疑是值得同情,及必須從速解決的。

在力求解決上述困難當中,事實上九巴、中巴、電車當局,與交通處已緊密合作,日以繼夜的想辦法,及採取各種可能之措施,以達到從速恢復常態,以減少市民之不便及損失。在過去三個月來,九巴、中巴、電車當局之努力,已獲致超出預期之成果。當然,這種成果可能未符市民之願望。但「破壞易,建設難。」只要九巴、中巴、電車當局與政府之合作不斷加強,善後計劃迅速實施,即使其成果一時未能符合市民之願望,在九巴、中巴、電車當局及政府,誠非得已,為了顧全大局,市民事實上亦明白實情,不會責備過甚的。

市民對九巴、中巴、電車的困難問題所最關心的是如下各點:

第一、為什麼不從速起用新人。

第二、為什麼不全部拒絕曾經罷工工人復工。

第三、為什麼不從速恢復原有之交通路綫及恢復原有車輛行駛。

根據九巴、中巴、電車當局及政府屢次公報,數月來事實已針對上述問題而努力,以求其澈底解決了。直到今天,上列三大問題,雖然不能說已全部解決,但已經逐步解決,換言之,整個交通情況已有了超乎理想之改善。

其實,解決上述問題,並非如一般人所想像的這般容易,關於此中困難,交通處長薛璞先後已公開解釋過了。八月三日交通處長薛璞公開表示:「假若吾人明日將全部電車與巴士開出,並非一件難事,蓋求職者之數目足以補充所需之司機與售票員之數目而有餘。惟此舉之結果,將使水準作相對之降落。各公共交通公司所採取者,並非純屬權宜之計,彼等所採用者,乃吾人認為更滿意之長期辦法,即澈底審查所有應徵人,然後確保新僱用之人員獲得極嚴格之訓練。此等訓練已加緊進行,惟條件之嚴格則與前時並無分別,吾人不能以大眾之安全作賭注,而將水準作任何放寬,不論此種放寬看來令人如何高慶」。

薛璞處長上述談話,無疑已解釋了第一第三項問題了。

至於所謂容許曾經罷工工人復工,一般市民可能未盡明白。其實,據九巴,中巴,電車當局表示,處理這個問題,是百分之百根據政府之指示及原則辦理的。事實上政府並非無條件容許曾經罷工之工人復工,而曾經罷工之工人,復工之人數是少得可憐。這也是政府過去曾經公佈者。政府對這個問題之態度,交通處長薛璞亦有過明白之表示,八月四日薛璞處長說:「使交通情況重新恢復正常,只有所有罷工的工人立刻恢復理智,才可以有效,此不單是靠不住的,而且是問題以外的」。薛璞處長又謂:「唯一之一夜解決答案,因此乃係原諒及忘記那些離開工作的工人錯誤,在歡迎他們重新返回工作,此乃係政府與公司俱難接受者」。市民們苟能看清楚薛璞處長這兩段談話,便明白第二個問題其實是不存在的,若干市民所以認為有此問題之存在者,可能是受了一些不盡不實消息或謠言之影響。這是十分遺憾的事。若非薛璞處長再三公開解釋,則謠言之泛濫,勢必引致嚴重之後果,對港九整個公共交通事業是百害而無一利的。

我們並不是九巴,中巴,電車或交通處的當事人,但為了澄清謠言,避免市民之誤會加深,我們認為此時有替九巴,中巴,電車當局及交通處重申其過去之解釋與再行公報其實情之必要。我們的用意,在於減少市民之誤解,更在於減少九巴,中巴,電車與交通處之困難,我們並不反對對九巴,中巴,電車及交通處措施之公開批評,因為批評可以促進解決困難,可以提高辦事效率,可以聽取公眾意見,是故公開批評是值得鼓勵的。但處此艱苦時期,任何公開批評都要根據事實,都要出諸誠意,都要體諒九巴,中巴,電車及交通處之困難處境。這樣,才顯出我們是協助當局解決困難,才顯出我們是決心與政府合作,對付任何打擊公共交通之陰謀的。

然則九巴、中巴、電車何時始能恢復原日之工作水準?這是市民所關心的。我們以為這不是九巴、中巴、電車本身之努力所能辦到的,必須配合政府措施方能辦到的。因為今日之公共交通事業,事實上已由交通處及政府有關方面予以有效之控制了。據交通處長薛璞的談話,公共交通事業之進展甚速,恢復原日工作水準可能提前實現。薛璞處長在八月四日之談話中,對目前交通情況首作坦白之檢討,他認為不出五個月內,一定可以恢復常態。薛璞處長說:「吾人亦知,就此種速度而言,吾人仍需等候五個月之久,方能使吾人之交通事業恢復原日之水平,惟本吾人深信,市民大眾均將同意認為此種等待係值得者」。但據九巴當局透露,只要沒有新的困難發生,根據日前交通處所擬訂之計劃實行,可望提前恢復原日工作水平。這真是好消息。我們希望事實一如薛璞處長與九巴當局所安排者,在數月之內全部公共交通事業恢復原日水平。實現市民之願望,以粉碎任何不利於公共交通事業之謠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