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8月22日 星期二 (1)

嚴重的後果等待着港英

在我外交部照會英國政府限令它於四十八小時內撤銷對「香港夜報」等三報的「停刊令」,釋放被濫捕的愛國新聞工作者和撤銷對本報和「晶報」等愛國報紙和機構的非法訴訟後,「人民日報」續發表了評論員的文章,莊嚴表示:「中國人民再一次嚴厲警告英帝國主義,你們必須照此辦理,否則,你們將要承擔一切由此而引起的嚴重後果。」

這個限期和警告的分量,港英是不會不知道的。據路透社說,倫敦官員表示,決定拒絕這個照會。如果英帝要瘋狂掙扎,繼續玩火,那末,它就等着承擔嚴重的後果好了。港英的發言人昨天手足忙亂、急不及待地搶在英國外交部前面大放厥辭,說什麼北京的官員對於「最近法庭的案件」「所獲的報道不正確,甚或故意如此。」他說照會裡提到的三十四名工作人員已於十九日釋放了。對於照會所指出的港英向愛國報紙和記者進行種種野蠻的政治迫害,企圖扼殺愛國輿論,壓制正義和真理的聲音等,港英還想狡賴,諉稱只「對違反法律的人採取行動,與一般被接受的新聞原則無關」。

這種狡辯,只能進一步暴露港英敵視中國人民、迫害愛國新聞事業的險惡用心,而絲毫不能為它的法西斯暴行打掩護。

三報的負責人被非法拘捕並被迫令「停刊」後,港英出動大批「防暴隊」和特務去襲擊報館,把三十四名工作人員毒打,掠去他們身上的財物,還企圖迫使他們抱頭下跪,極盡欺凌侮辱之能事,被非法拘入警署後,又再加以恫嚇和毆打,由於他們英勇不屈,理直氣壯,港英無計可施,才把他們放走。試問這種做法,算是什麼「法律」?算是合乎什麼「一般被接受的新聞原則」?新華社和文匯、大公、新晚三報七名記者,無端被捕,遭受港英鷹犬毆打和用煙頭線香來虐待,在黑牢裡關了整個月,最後還亂加「罪名」強取「罰款」。儘管港英把這部分人放出,這些帳是要算的,是要抗議的,我外交部的照會提到港英這些罪行,試問又有什麼不對?又能算是什麼「報道不正確」?

這三個多月來,港英的「民主」「法治」等破招牌早已被它自己完全打碎了。愛國新聞事業受盡恫嚇、詆譭、挑釁和迫害。愛國新聞工作者和其他愛國同胞一樣,在港英的白色恐怖下,那裡還有什麼言論自由和人身安全?誰不知道港英目前執行的種種「法令」,所謂「緊急」的也好,所謂「普通」的也好,捏造的「罪名」是「煽動」也好,「誹謗」也好,無非給予軍警以搜查、逮捕、拘禁、殺害愛國同胞以及迫害愛國新聞事業的一切自由,甚至根本不用什麼「法律」,也一樣向愛國同胞進行民族迫害。正因為這樣,港九愛國同胞要蔑視這些「法令」,要堅決加以反擊。

對於港英這樣血腥鎮壓港九愛國同胞和狂妄地再三向中國人民挑釁,目的何在,這是誰也不會有不正確的認識的。看來,只是港英對於當前的形勢和中國人民的容忍限度所獲得的報道太不正確了。

「人民日報」指出,「三個多月來,港英法西斯當局對我愛國同胞進行了駭人聽聞的殘暴鎮壓。你們隨意屠殺、逮捕和綁架我愛國同胞,任意搗毀、襲擊和搶劫我愛國工會和愛國機構,非法抓走愛國記者,封閉愛國報紙,以至對我新華社香港分社記者進行嚴重的政治迫害,是可忍,孰不可忍!英帝國主義在香港這樣欺侮我國同胞,這樣猖狂地向中國人民挑釁,中國人民豈能置之不理?」

中國人民今天不但要港英立刻停止對愛國新聞事業的一切無理迫害,而且決不坐視廣大愛國同胞繼續遭受港英的瘋狂鎮壓。北京十分明確地告訴了英帝:「偉大的中國人民對香港同胞的反英抗暴鬥爭,是支持定了的。不管港英帝國主義多麼瘋狂,多麼狡詐,它絕對逃脫不了最後滅亡的命運。」

這些強有力的支持,來自親愛的祖國,表示毛主席對我們愛國同胞深切的關懷,使我們增加無限信心,無限勇氣,無限力量。

我們以無比興奮的心情歡呼祖國的支持和鼓勵。我們今後一定更高地舉起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進一步活學活用毛主席著作,努力做好宣傳毛澤東思想的工作,以期不負祖國對我們的期望。

在光焰無際的毛澤東思想照耀下,港九愛國同胞必將更加團結起來,組織起來,行動起來,同英帝在香港的反動統治堅決鬥爭到底。有毛澤東思想做指針,有七億偉大的人民做後盾,我們一定能夠加速最後勝利的到臨。港英反動統治已注定不會有什麼好結局的了,它愈要作瘋狂的掙扎,它的結局就只能更加悲慘罷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