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8月22日 星期二

英國拒絕中共的無聊「抗議」
--附論香港政府應該急辦的兩件事

據「新華社」二十日的一則新聞報道說,中共「外交部」的西歐司負責人,在二十日晚召見英國駐北平代辦霍普遜,交給他一份外交照會,要求香港當局須在四十八小時內撤銷對「香港夜報」、「田豐日報」和「新午報」的停刊令,撤銷對「大公報」、「晶報」以及南昌印務公司和香港報業印刷公司的訴訟,並恢復上述各報紙和印刷公司的正常業務,「否則英國政府必須對此承擔一切後果」云云。對於中共這個所謂「最緊急和最強烈的抗議」,因為它是極其蠻橫無理的干涉香港政府的內政,有意破壞英國司法獨立的制度,根據來自倫敦的消息,英國政府已決定拒絕中共此項「政治勒索」的抗議。但是,由於這個毛幫「抗議」首次向英國政府提出有「限期」性的恫嚇,我們也不妨就其照會內容和有關動機,略予評述。

第一、年來中共對外顛覆活動到處失敗,事後為了卸責掩羞,不是嗾使一些紅衛兵發動示威,就是向它的對手國家提出所謂「強烈抗議」,而此項抗議的一句「口頭禪」,照例是「一切後果由你們負責」。過去中共向美國提出幾百次「抗議」固是如此,向蘇俄、向印尼、向緬甸和自香港暴亂發生後向英國提出的幾項指摘或「抗議」,也莫不如此。因此它這次恫嚇英國政府,「必須承擔一切後果」,那是毛共外交文書的「老生常談」,一點也沒有「新」的意義。英國政府的視為無理取鬧,置之不理,那是十分正確的。

第二、現被港府申請法院勒令停刊的三家左報,其造謠惑眾、煽動暴亂都有憑有據,不容狡賴,如所週知,現被令停刊中的三家左報,都是充滿「黃色毒素」和靠「狗經掛帥」的低級報紙,中共政權即使更墮落,也該沒有公然袒護這黃色、狗經報紙的理由。如今毛幫竟死不要臉向英國提出「抗議」,要求撤銷對這些尾巴報紙及其人員的停刊控訴,這決非表示中共有愛於那些穢德彰聞的尾巴分子,而是想藉此試探香港政府的態度,看看能否替其餘幾家倡亂左報給它們加上一層「保護網」。這亦即是說,在毛幫根本無力支持這些倡亂左報的今天,除此以外也更無辦法了。

第三、現被港府公務員引用誹謗法向法庭提出民事訴訟的「大公報」和「晶報」,其原告屬於私人,而非香港政府,根據暴亂發生以來共黨分子所持的「蔑視」本港法律態度,「大公」、「晶報」不敢對簿公庭的成份很高,將來一個可能的發展,當是由法庭執行缺席審判,予以應有的處分。這兩家報紙鑒於刑責重大,後果堪虞,唯一辦法就是向北平毛幫提出哭訴,要求「援手」。這次中共向英國提出的抗議,故意把停刊中的三家左報和「大公報」等相提並論,無非是想向「大公報」賣個「順水人情」,希望能用虛聲恫嚇來破壞香港的司法制度,但我們相信,毛幫這種無聊妄想是一定要歸於幻滅的。

第四、中共以所謂「四十八小時」的期限,向英國和香港政府作政治訛詐,這種欺人手法,窮極無聊,不值一哂。我們記得,在幾年前中共與印度發生邊界爭執時,也曾限期印軍在四十八小時內拆除被毛幫指為越界的工事,到時印軍沒有依限拆除,中共又再主動宣稱「延期四十八小時」,也不敢向印軍開火。當年的中印邊界之爭,其性質的嚴重,較諸目前香港左報因造謠煽動而被控超過千萬倍,此刻大陸亂作一團,毛幫正自顧不暇,這個四十八小時的期限,不是小題大做得過於滑稽嗎?

第五、唯其中共此舉出於小題大做,故其所稱要香港政府「承擔一切後果」之說,充其量祇能做到兩點:一是為了掩飾大陸內亂、交通中斷而致影響土產輸港的事實,把近期大陸副食品輸港銳減的現象,說成為是對「港英」拒絕毛幫抗議的「制裁」。二是加強爆炸行動,多殺死一些像清華街炸彈事件的無辜兒童,以求增加香港社會人心的恐怖,作為他們所說的「後果」。除此以外,已經成為釜底游魂的香港共黨組織和分子,恐怕就無計可施了。

基於上述,我們以為香港政府對中共「抗議」根本不必理會,但卻必須儘速採取如下的兩項對策:

㊀為了四百萬居民的生活着想,應即全力增加副食品來源,其中特別是台灣,中國政府當局曾經一再表示要增加對港各項副食品的輸出,港府應該儘量協助該業商人向台方採購,俾能供應本港市場,而減輕近來各項副食品漲價的壓力。港府過去對此種措施表現不夠積極,那是非要認真改變態度不可的。

㊁鑒於共黨暴徒的「炸彈戰術」已經完全喪失人性,非有各區街坊「自衛隊」組織不能有效遏阻共黨的殺人兇燄。目前各區街坊心存觀望,也許是尚未獲得港府明示支持的緣故。但今日之事非官民協力不足消滅共黨亂源,港府自應徵召若干富有經驗的退休警官,介紹與各區街坊,作為組織此項「自衛隊」的骨幹。這事並非難辦,港府當局是再也不應無所作為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