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日報社論 1967年8月21日 星期一

澈底剷除左派暴徒

三個多月來,左派動亂份子使用各種暴動詭計陰謀以圖擾亂本港秩序治安,遭遇到全港居民正義的抵抗及政府當局積極的掃蕩,已經面臨完全崩潰及垂死的邊緣,但仍作最後的掙扎,不惜採取無恥卑鄙的恐怖行動,遣發暴徒四出殺人放火,放置爆炸性的品物,作孤注一擲的暴行。在最近半月來,不斷在港九各地施放有爆炸性的所謂土彈,公然襲擊警察車輛及交通工具,及暗中放置真假的炸彈在交通繁盛地點,並製造機會使人群麋集,然後拋擲炸彈,先後傷害軍警、途人、及交通工友十餘人。但在這幾天中,暴徒更變本加厲,竟在樓上隨意拋擲爆炸物品於街中,引致深處家內的居民亦受其傷害。昨日下午,在北角清華街放置有炸藥品物,令到無辜的兒童兩名當場被炸死亡。左派暴徒此種喪天害理,全無人性的暴行,真是人神所不容,人人皆得而誅之。

此次左派暴徒的殘酷罪行,完全暴露出其本來的真面目,本港居民再不能容忍如此兇殘獸性的人在本港存在,我們必須同心合力去將這些兇惡暴徒澈底消滅,不單獨要對暴行實行者採取更嚴厲的處分,更須對其在幕後的主使人加以有效的制裁。所以我們認為政府當局應進一步採取強硬的行動,去將所有製造暴亂及實施暴行的左派份子,一網打盡。左派暴徒現已採取全無理性的殘酷破壞與暴亂,政府當局不能以正常的法律觀點去應付當前的局勢,雖然我們不主張亂世當用極刑的手段,但我們以為政府當局若不採用緊急法令的方法,則不能有效制裁左派的暴行,而仍然容許大部份的動亂份子逍遙法外的。

全世界人士都知道本港左派暴徒的作亂目的是企圖顛覆本港政府。顛覆政府的行動是一種叛逆行為,左派暴徒雖未武裝起來發動政變,但其屬下的機構卻已製造有傷害性的武器和致人死命的炸彈,這是有暗殺的動機。其投擲炸彈攻擊軍警及民眾的暴行,是有集體謀殺的明證。這些不是武裝叛變及顛覆政府的行動嗎?對付叛變及顛覆行動,是不能顧全任何的政治因素,應施行如戰時所採用的緊急法令才可以發生效力。

緊急法令是可以封閉任何有顛覆政府嫌疑的機構,不論其為通訊社,報紙,銀行,出版社,會社,學校及商店。政府皆可向他們採取調查及搜查的行動,如發現其有顛覆證據。則將其封閉。目前本港左派份子公然組織所謂「反港英迫害鬥爭委員會」。這是公然的反政府行動,當然也是實施各種暴行的幕後主持者,政府為何不能將這「鬥委會」的全部委員扣押起來?左派報紙每日所登載的反動和煽動的文章,是公然顛覆政府的證據,雖然目前有三間左派報紙的負責人被控違反擾亂治安等法例,但其他各左派報登載同樣的文章及「新聞」,又將如何對付?教育司日前警告十一間左派學校,認為他們在過去曾破壞本港教育則例,犯有各種不合法的行為,為何祇是警告而不加以處分;本港居民皆知左派銀行職員及商店員工曾被迫參加不合法的巡行,且在其行址貼上反動性的標語,為何政府當局不向這些銀行採取行動?政府目前似乎是未向上述的各種主持動亂的機構採取直接行動,其原因是不是政府認為宣佈執行緊急法令的時機,尚未到達?若其如是,我們認為政府未能把握時機,而仍有投鼠忌器的心理。

最近的爆炸事件日增,左派暴徒的兇殘日甚,其危害市民生命財產的程度日漸擴大,禍及無知的天真兒童,傷及無辜的市民,全港居民皆恨之入骨,即使本港政府宣佈本港進入緊急狀態,實施緊急法令,引到市民許多不便,也是甘心情願,而全力支持政府去澈底消滅左派的暴亂份子,恢復社會地方秩序與安寧,我們相信這是全港居民的期望,願本港政府當局體察民情,依順民心,勇敢地去應付當前局勢,全港市民必誓為後盾,澈底剷除暴亂,重建香港的繁榮。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