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8月20日 星期日

「紅衛兵」向死亡之谷前進!
--經過一年的殺人放火,他們祇有死路一條

「紅衛兵」的正式出現,距今恰為一年。在去年八月的中共「八屆十一中全會」閉幕後,毛澤東在北平天安門第一次接見「紅衛兵」,從那時起,「紅衛兵」就成了中共毛、林派「造反」的主力,作為毛澤東的鷹犬,放火殺人,橫行無忌。他們不僅是大陸全體人民的公敵,而且也觸發了中共幹部和士兵的極端仇恨,大家把「紅衛兵」視為「妖孽」,隨時隨地等待機會,報仇洩憤。

毛澤東本人實際上是「紅衛兵」的催生者。在上述的中共「全會」中,曾通過了「關於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決定」,其中有這麼一段文字:「一大批本來不出名的革命青少年,成了勇敢闖將。他們有魄力,有智慧。他們用大字報、大辯論的形式,大鳴大放,大揭露,大批判,堅決向那些公開的、隱蔽的資產階級代表人物舉行了進攻。」(見一九六六年八月九日「人民日報」)這段文字說明毛澤東在接見「紅衛兵」之前,已經早已有所陰謀,決心利用大陸的無知青少年,作為新血腥整肅的兇手,來確保他個人的獨裁地位。毛為甚麼要在大陸的青少年身上打主意呢?理由如下:

(一)毛深知面對的黨內新敵人,具有根深蒂固的群眾基礎,絕不像過去的李立三、王明、高崗、饒漱石和彭德懷等人一樣,在黨內祇有部份的影響力。劉少奇在黨內的歷史和地位,除毛以外,無人可與比擬,特別從一九四九年以來,劉已成為「國家領導人」,他的心腹,遍佈各階層,名義上雖然是「黨掛帥」,事實上劉的權勢,與毛相埒。毛要芟除劉少奇與其黨羽,絕對不是輕而易舉之事,僅憑黨和軍的力量,毛很可能要失敗。再說黨和軍之中,毛、劉力量勢均力敵,毛有甚麼把握可以擊倒劉少奇?

(二)狗急跳牆,人急智生,毛於是聽從「枕邊人」的計策,朝大陸青少年身上打主意。這班青少年,向來患有自大狂,經不起毛的一捧,烏合之眾,遂傾巢而出,以毛澤東為「最高統帥」,甘心供其驅使。毛看穿了他們的弱點之外,又因為以青少年「造反」,可以擺脫反毛分子(黨內和軍中的)的影響與控制,不顧死活,為毛「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經過了「紅衛兵」橫行一年的結果,毛此時此際可能已感懊悔,因為「紅衛兵」既沒有把毛的主敵劉少奇鬥垮,破舊立新又難破難立,無怪乎上海一家共報最近承認「紅衛兵」低能,「政治上未成熟」。言外之意,指他們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中共的「人民日報」特將此轉載。反映毛對「紅衛兵」的估價錯誤,大有悔不當初之慨。「紅衛兵」所造成的禍害,豈僅止此。他們不但使整個大陸陷入血腥的、無政府的空前大混亂狀態,而且招致了普世對中共政權的仇怒,發展下去,「紅衛兵」不但無法為毛鞏固權位,很可能反而成了毛的埋葬者。

大陸從北到南的遍地內鬥,有的地方甚至展開了大規模的武裝血戰,肇因俱是由於「紅衛兵」的橫行,觸發空前憤怒所激起的。毛澤東的「命令」出不了北平城門,全大陸生產癱瘓和交通中斷,這都是對「紅衛兵」的報復。毛澤東以為「紅衛兵」一出,大陸反毛分子就會投降,這是毛主觀想法的錯誤。像「紅衛兵」這類乳臭未乾的小妖孽,不知天高地厚,他們居然把自己視作「革命功臣」,試想中共黨內和軍中的「老幹部」,誰肯心服?至於一般人民,對這班小妖孽的作為,認識更深,如今手舉「毛語」,就以為不可一世,人民怎肯對他們的罪行饒恕?北平以外的「紅衛兵」,其行徑與流氓無異,以上海為例,搶劫姦淫,經常發生。毛想用他們來「保江山」,結果將是「江山」不保,玩火自焚。

海外的情形更懷,與中共有外交關係的地區,今年以來所發生的反中共事件,無不是因「紅衛兵思想輸出」而造成。緬甸的例子最顯明,受中共僱用的學生,佩「毛章」,持「毛語」,公開對當地法律挑釁。結果發生流血衝突,使一向靠攏北平的緬甸政府,也因無法忍受而公開譴責中共,雙方關係瀕臨中斷邊緣。港九五月以來左派分子所製造的暴亂,又是典型的「紅衛兵思想輸出」的例子。左派分子企圖在這一法治社會,以「紅衛兵」手段從事騷動,公開向法律挑戰,以為如此做法,一定可以嚇倒本港當局和四百萬居民。但一百多天來的事實,證明「此路不通」!「紅衛兵」可以在大陸橫行無忌,若想在一個崇尚自由法治的地方,搬演「紅衛兵」那一套殺人放火的勾當,等於癡人說夢,休想獲逞。港九左派分子現在已成為甕中之龞,離死亡不遠,這都是拜「紅衛兵」之「賜」!

不論毛、劉互鬥的結果孰勝孰敗,「紅衛兵」俱將是代罪的羔羊。毛若勝劉,「紅衛兵」的利用價值無存,毛一定會把這班小妖孽下放勞改,甚至把他們關在「集中營」。反過來,劉若壓倒毛澤東,還能讓「紅衛兵」生存?說來說去,「紅衛兵」的前路祇有一條--向死亡之谷前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