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8月18日 星期五 (2)

要向港英算這一筆水帳

港英「水務局長」盧秉信昨天下午招待記者談目前供水的問題,事先人們還以為他會宣布放寬制水了,因為截止昨晨十時不到一天的時間,熱帶風暴「愛莉斯」就給香港帶來了雨水二十億加侖以上了,香港的存水量已經超過八十五億加侖了,而且天未轉晴,雨還繼續在下;然而他還是說不能把制水放寬,並要「極其謹慎地注意水的消耗,用一切可能的辦法節省用水」。

港英不願放寬制水,故意引起居民生活上極大的不便,然後又把責任推向大陸,這個陰謀再明顯不過了。它的花招一次又一次被戳穿了,它仍想把這篇蹩腳的反華文章做下去,反華反得如此瘋狂,只能使它在廣大居民的面前現形。

居民對於香港這筆水帳,是並不陌生的。在香港歷年制水的紀錄上,當風季雨季到臨而存水量在三十億加侖以上,幾乎連隔日供水的情形都未有過。現在存水量高達八十五億加侖以上,雨季還未過去,颱風隨時會帶來豪雨,此時仍實行四天放水四小時的辦法,怎能叫居民服氣呢?

在嚴格制水前,港英「水務局」發言人曾說過,到七月底如果有五十億加侖存水,到八月底如果有七十五億加侖存水,到九月底如果有九十五億加侖存水,這就比較理想,可以放寬制水了。現在還未到八月底,存水量已超過預期的目標十億加侖了,為什麼說過的話還不兌現?

本月十一日「南華早報」刊載「水務局」發言人的談話,說「若到九月底前本港天文台獲得二十吋雨水,則不考慮進一步制水」。這句話說了之後,天文台紀錄獲得了六吋多雨水,可是過了幾天,「新聞處」就改口說,新近獲得的六吋多雨水,並不包括在那二十吋之內。關於這二十吋雨水,「水務局」還要是「平均分佈和集中的雨水」,否則可能「更進一步制水」。

光從港英自己在存水量和雨水紀錄的數字上所玩的花樣,就充分表明它有意刁難,不顧居民生活。

它一開始限水,就直接間接造謠說「中國大陸不供水」;但是誰都知道東江依照合同如數供足一百五十億加侖之外,並額外供應了十八億加侖。七、八、九三個月不供水,是港英自己認為這三個月是香港的雨季,不願「買」水的。它無法抹煞這項鐵一般的事實,現在又改用一種腔調,說什麼「不知道大陸十月還供水不供水」,作為抓緊水喉不放的一個藉口,仍然企圖把居民對目前港英制水的不滿情緒引導到中國大陸方面去。

港英這一嫁禍的手法太愚蠢了。這筆水帳認真算起來,對港英說來是極不光彩的。祖國關切港九同胞,由東江供水香港,初時表示過可以不要付價,港英卻要當作生意來做,硬要付出一些價錢,這個價錢比廣州市民所付的自來水價錢還低,港英「買」了水回來,不久就向港九居民增收水費了。港英多年來拿了納稅人的錢,說要自己設法解決水的問題,建築幾個水塘,曠日持久,至今還未能正式派上用場,難道這點工程竟還比東江供水工程更艱鉅?

廣大居民的眼睛是雪亮的。關於水的問題更其有數可計。港英今天在大舉迫害港九同胞,瘋狂向全中國人民挑釁,無端假借供水問題,妄圖挑動港九同胞對祖國的反感,妄圖向東江供水方面濫施壓力,這是萬萬辦不到的。相反地,人們更清楚地看到,港英完全不顧居民的生活,在進行「政治制水」和「反華制水」。這種做法同它的整個反華計劃與對港九愛國同胞所進行的民族壓迫是分不開的。

這筆水帳,以及英帝所欠下中國人民和港九同胞的纍纍血債,將來都要一起清算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