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8月18日 星期五

看大陸「人民戰爭」形勢的發展
--毛林集團正對「內戰」危機發出戰慄的哀鳴

大陸到處發生流血武鬥,以反毛為主的「人民戰爭」正逐漸形成,大規模的「內戰」更迫近眉睫,許久沒有活動消息的毛澤東,更有若干跡象正作「準備後路」的打算。看目前情況,無論是「中共中央」、「中央軍委」和偽「國務院」這三個黨政關最高機關,都「號令不出於戶庭」,實際已形同虛設。這一切,都可顯示毛林集團的政治賭本已快要輸光,去敗亡之劫不會很遠了。

關於大陸各地流血武鬥情況的劇烈,據日本「朝日新聞」和「產經新聞」駐北平記者最近分別發出報道稱:本月十二日北平各街道上貼出「緊急通告」,報道「全國」許多地方的「革命組織」已為保守派所佔奪,這包括東北各區,華中的武漢、長沙、南昌,華西的寧廈與蘭州,華東的上海、福州等處,局勢特別嚴重。據稱:劉派已動員市郊區農民,使用毛澤東「以農村包圍城市」的策略,使農民湧入城市,而解放軍單位則被利用於武鬥。這些大字報又說,「中央文革」的要員王力,曾指摘「南京軍區」和「福州軍區」都不聽「中央軍委」的命令行事。據日本記者稱:「公安部長」謝富治於上星期四日在「人民大會堂」,向一個工人大會所發出停止武鬥的呼籲,曾在北平發表。這都足以說明,大陸軍民反毛運動的激烈,連毛派的兩個「要員」,也不敢再予隱諱。

與此同時,大陸局勢的混亂,由最近半月來,大陸各主要鐵路交通的大部中斷或停頓,亦可作為有力的佐證。由於大陸鐵路運輸的陷於癱瘓狀態,已使大陸輸港的牲畜菜蔬,顯著減少,這種情況至今還沒有多大改變。據台北有關方面獲悉,大陸這種交通癱瘓現象的形成,主要即為各地反毛派與毛林派到處展開武鬥撕殺的結果。而這種武鬥不僅影響陸上交通,連空中交通也大受阻擾。如廣州近日武鬥激烈,平日來往北平、廣州的航空客機,已有多日宣告停航,那些原定由北平飛往廣州、前來香港的西方外交人員和旅客,都接到共方通知,請他們繞道莫斯科。曾有一批原擬由廣州飛往北平的日本旅客,在數日前候機北上,適廣州反毛派與毛林派展開大撕殺,該中共客機恐被劫持,竟丟下這日本旅客數十人,提前半小時飛走,把這批日本旅客弄到狼狽萬分,但這毛共飛機逃命要緊,根本也顧不得許多了。

由於大陸武鬥的全面蔓延,愈演愈烈,一場導致重大「內戰」爆發的危機,看來已無可避免。據台北的敵後消息透露,四川成都和重慶這兩個重要地區,反毛派與毛林派集團,業已使用坦克、大砲等武器作戰,這可說就是「內戰」的開始。廣州有反毛派與毛林派兩支軍隊,連日正厲兵秣馬,準備一決雌雄,大規模「內戰」,已呼之欲出。這就足以證明,目前大陸共軍至少已分裂為二,而因反毛派都有一個共同目標,其行動易於此呼彼應,但毛林派的正面敵人不止一個,在在有顧此失彼之虞,如果這種武裝內戰一旦全面展開,毛澤東處此眾叛親離的劣勢,其命運如何,還待著龜嗎?

就是為了這個原因,毛林集團刻正急於在北平召開三軍「駐京」機關代表的控訴彭德懷大會,企圖藉此空洞無力的集會形式,防止毛派共軍的思想動搖和「叛變」。在此項集會中,毛派以揭發彭德懷「反黨篡軍」的滔天罪行為藉口,乘機向「彭德懷之流」展開猛烈的攻擊,同時假借所謂「三軍革命派」之名,發出甚麼「痛打落水狗」和表示向毛林效忠的嘶叫。但毛林集團上演這一幕把戲,除了暴露出北平毛幫勢窮力蹙的窘境,也等於同時承認了共軍中反毛力量的強大。如所週知,彭德懷自一九五九年在「廬山會議」中,因反對毛澤東「大躍進」而被「罷官」後,迄今多年,一直消聲匿跡,過去毛幫也儘量避免提到他的名字。如今毛林集團突然召開這個控訴彭德懷大會,那顯然是彭德懷雖然官位不保,而勢力猶存,並且已經達到足以威脅毛林集團的地步,北平毛幫自感應付不了,更怕一些心存觀望的共軍將領也投入反毛林集團,所以要藉控訴彭德懷為名,作為警告「彭德懷之流」的手段。可是,毛林集團這一作法,在共軍內部四分五裂的今天,這種微弱無力的哀鳴,是絕對影響不了共軍意志的。

在此還應指出,目前大陸各地反毛運動的風起雲湧,固不限於所謂「彭德懷之流」,還有許多退伍軍人、產業工人等,無不站在反毛的行列,這幾種力量結合起來,那就是「人民戰爭」的基本條件已經具備,有足夠力量把毛林集團予以「埋葬」。關於這一點,毛林集團自知無可對抗,現在就祇有把劉少奇作為「人質」,以求阻止大規模反毛內戰的爆發,除此之外,簡直一點救亡辦法也沒有。目前的形勢如此,那麼,試問毛林集團的「小朝廷」,還能支持多久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