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8月17日 星期四

左派學校脫校學生的安置問題

港九各中小學的暑假,已過了三分之二的時間,新的一學年,大約半個月後就要陸續開始。大部分青年學生,經過了一個多月的休息和康樂活動後,現在正準備返回課室,繼續攻讀。今年與去年的情形,稍稍不同,因為在各中小學未放暑假前的五、六兩月份中,共黨暴徒到處搗亂,少數迷失方向的青年學生,受左派驅使,參加搗亂;從暑假開始後迄今,左派分子雖遭受一連串挫敗,但仍在拚死掙扎,社會秩序,仍未復常。因此,若干曾在左派學校讀書的青年學生,在今年暑假結束前,便要面臨一個前所未遇的嚴重問題,這就是他們之中,不少已自動的或由家長決定,準備脫離左派學校,轉學他校攻讀,從此與左派分子劃清界綫,不再受他們的欺騙和利用。對於這班學生,無論是教育當局或學校負責人,俱應予以鼓勵,設法成全他們的志願,使他們能享受正當教育的權利。

教育當局對於這件事,尚未見採取若何具體措施,可能仍在籌劃之中,未作最後決定。教育界個別人士和輿論方面,則對這一重大問題,邇來已有討論,例如曾任香港教師會主席、現任私立培正中學校長的李孟標先生,他在兩天之前,就在英文報章上,對此發表了一項頗具見地的意見。綜合他的意見,可得下列兩點:㊀由港府設立兩間臨時學校,一在九龍大坑東區內,一在香港跑馬地區內,收容左派學校的轉學生;㊁對左派學校的轉學生,在「公民」課程中,加授政治課目,使這班學生增廣見識,改變學習觀念,因為一般學校,不能講授政治課目,所以必須另設專校。李氏的上述建議,解答了兩項問題:一是如何安置左派學校的轉學生,二是對他們應該如何重新教育。

在尚未有更良善的建議公開提出之前,我們對李氏的意見,原則上認為是一個可行的方案。李氏在其建議中,摒除了一般私校收容左派學校轉學生的可能性,顯然是顯到了三項事實:第一,私校學額有限,無法安插;第二,由左派學校轉學的學生,需要一種新的課程和教學方法;第三,一般私校的學費較高。除此之外,李氏可能攷慮到一般私校對此認為茲事體大,責任綦重。我們對李氏的建議,願提出幾點補充的意見。

第一、李氏建議的臨時學校,過去在大陸曾實行過。當抗戰初期,不少曾受中共煽惑的青年,不辭跋涉,紛紛入關中而赴膚施(延安),準備投攷中共的「陝北公學」和「抗日大學」,但其中一部份在抵達陝西咸陽時,因沿途耳聞目擊中共的殘暴,決心改變,放棄前往膚施,我政府於是在陝西咸陽、武功等地,設立臨時中學,收容他們,培養了不少有為人才。此點證明設立臨時學校收容左派學校的轉學生,不但已有先例,而且是一項平易可行的具體方案。

第二、設立臨時學校,祇能解決問題的一小半,其餘的工作,最重要的是師資問題。一般學校的教員,殊難擔任臨時學校的教職,因為對由左派學校轉學的學生,思想教育最為重要,必須把他們過去在左派學校所吸收的毒素思想,全部滌除,然後逐步誘導他們產生新的人生觀和新的世界觀,成為民主自由思想的青年。這一責任,非有優良與具有高度反共思想的師資,無法勝任。

第三、若干學生所以就讀於左派學校,原因是為了學費較低。臨時學校在收費方面,自無法破壞教育當局規定的收費標準,予以特別優待;但對家境清貧而成績優良的學生,不妨廣泛給予補助,使他們的家長負擔減少。此外,對每個轉學生的家庭背景,必須有詳細的了解和調查,如家長之中仍有在左派機構中任職者,彼輩的子弟即不能任其入校攻讀,否則,不啻引狼入室,預伏「害群之馬」,後患無窮。對左派控制的「職業學生」,尤應慎重甄別,此輩「職業學生」,均曾受過左派的長期訓練,對於滲透顛覆和挑撥離間,無所不為,平時偽裝「老實學生」,暗中則進行不可告人的活動。例如庇理羅士女校,新近即曾將三名左派「職業學生」開除。若容彼輩混入臨時學校,無異成了左派分子的新溫床。

港九左派學校,數近三十間,過去大約容納一萬五千名學生。據聞現時舊生註冊繼續就讀的,為數無多,其中兩間最大的左派學校,舊生註冊者僅及百分之十。如上述估計正確,則過去在左派學校讀書的學生,暑假後準備轉學的,將超過總數一半以上。此點說明教育當局對這一重大問題,若不及時採取適當措施,將會鑄成一個新的棘手問題,小焉者,無數青年學生將徬徨歧徒,無校可進,愈增加彼等對現狀的不滿,因不滿而走極端;大焉者左派分子乘機加以利用,繼續驅使彼輩,作為殺人放火的兇手,使左派分子增加了不少從事恐怖屠殺的「賭本」。因此,我們願呼籲教育當局,莫再猶豫等待,趕快採取行動,拯救這班不能再失足的青年學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