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8月13日 星期日

港英不必做夢了

港英挑釁在邊境所引起的事件,看來並未了結。

文錦渡的工人再一次經過頑強鬥爭迫使港英低頭認罪後,港英曾聲言對「在威脅下」被迫簽押的文件「拒絕承認」。這當然又是無理取鬧。上一次它的軍政警官員簽字認罪,接受工人所提出的要求,它是承認了的;可是不久就違背諾言,向工人武裝挑釁。它承認也好,不承認也好,反正照樣撒賴。在工人的拳頭下,什麼都答應,一轉眼就反悔,這是帝國主義的典型作風,充分反映出它不見棺材不流淚的性格。

所謂「在威脅下」被迫簽字,也只能自暴其醜。港英出動了四百英軍重重佈防,架齊槍砲,向着工人,這不算是對工人的威脅,反而是幾乎赤手空拳的工人「威脅」了港英,豈不正好自招是不折不扣的紙老虎?再說,世界上帝國主義那會有一種低頭認罪投降的文件是自動自發地簽署的?如非迫於正義,格於形勢,懾於對方的威力,誰會乖乖地接受自己所不願接受的條件呢?當然是被迫的了。這還用說?事後港英並沒有依約如期把賠償兌現。工人群眾曾聲明過,如果港英不履行各項保證,就要給予更大的還擊。道理在工人一邊,港英是逃賴不掉的。

在打鼓嶺,港英無理阻止我方農民回到他們的田地上工作,並打傷三個農民。農民提出交涉,英軍和「防暴隊」竟向他們亂放催淚彈,並連開兩槍,農民不被嚇倒,檢起石頭,掄起扁擔和鋤頭,就同港英的鷹犬打起來,打了幾個港英軍官警官等英國佬,並把他們一枝衝鋒槍繳去。農民提出六項條件,港英還未答覆。

跟着在沙頭角,港英昨天又對在新樓街揮寫抗暴標語的群眾大放催淚彈。

在每個地方,港英都是用封鎖和軍隊佈防來滋事,每處都受到還擊,都遭到失敗,失敗後都表示不甘心,還企圖胡搞下去。它是依照「搗亂,失敗,再搗亂,再失敗,直至滅亡」的邏輯在辦事;同時也是在投石問路,「窺測方向」。

無論在文錦渡,在打鼓嶺,還是在沙頭角,我方工農群眾都一次又一次地給予港英以有力的還擊,鬥志昂揚,意氣風發,不怕對方多麼其勢洶洶,高舉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既敢於鬥爭,又善於鬥爭,把港英鬥得出盡洋相。他們為所有反英抗暴的同胞們樹立了光輝的榜樣。

他們在鬥爭中所取得的成就,首先是活學活用毛澤東思想的成就,同時也是在偉大祖國支持下和有七億人民做後盾所取得的成就。

港英在血腥鎮壓港九愛國同胞的同時,對我們祖國人民是害怕極了。它一直宣傳港九同胞的抗暴鬥爭得不到祖國的支持。它不斷胡說解放軍怎樣阻止群眾過境「鬧事」。它的喉舌「德臣西報」談到文錦渡事件時,大談港英的「忍耐與克制」,還故意挑撥地說解放軍是保持克制的,但因為文化大革命的關係,不能不給一些頭腦發熱的紅衛兵多點自由。美蔣報紙也應聲狂吠,要「對中共客氣,對港共強硬」,「肅清內患,邊界可無事」。它們這樣胡思亂想,無非自欺欺人。

港英在格殺打捕港九同胞時,有過什麼「忍耐與克制」?在它出動軍警對付邊界我方群眾時,又何曾有過什麼「忍耐與克制」?只有在我方群眾沉重打擊下才不能不忍耐與克制一下罷了。港英的宣傳機器還給港九愛國同胞發明一個「港共」的名堂,把港九當作什麼「獨立王國」,把港九愛國同胞同七億中國人民完全隔絕開來,然後任由港英揮舞屠刀,為所欲為,這種想法是如意的,但也是愚蠢的,難道有這樣的可能嗎?

港英電台前晚的廣播,曾再三把「新界」稱為「英國領土」,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真是狂妄到了奇瘋極狂的地步了。

港英和它所卵翼的美蔣分子不要做夢了。香港從來就是中國神聖的領土,港九同胞同祖國人民血肉相連,香港的命運只有港九同胞和中國人民才能決定。這場鬥爭,不僅反對港英的法西斯暴行,也是反對民族壓迫,反對帝國主義侵略。祖國早就莊嚴聲明,政府和全國人民全力支援港九愛國同胞鬥爭,直至最後勝利。周總理的講話、外交部的聲明、以及「人民日報」的評論,再三表明了這一立場。最近代理總參謀長楊成武再一次加以強調。「人民日報」最近還指出,「罪大惡極的英帝國主義分子以及他們的鷹犬,在香港任意殺人放火,而又指望不受到香港愛國同胞和中國人民的嚴厲懲罰,豈不是白日做夢嗎?」

文錦渡、打鼓嶺和沙頭角的群眾不是迭次明白告訴港英,他們堅決支持港九同胞反英抗暴嗎?反動派企圖挑撥離間,混淆視聽,完全是白費心機。

今日港九愛國同胞像文錦渡等處的同胞一樣,學用毛澤東思想,不怕犧牲,排除萬難,敢於和善於同港英進行鬥爭,在偉大祖國和七億人民的支持下,完全可以把港英鬥臭鬥垮。港英目前頻頻在邊境製造事端,又不斷加劇對港九同胞的鎮壓,實在是自套絞索促人拉緊的做法,徒然增加它自己的罪孽,決不會改變它的悲慘下場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