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8月11日 星期五

港英只能搬起石頭打自己的腳

港英昨天向「香港夜報」、「新午報」、「田豐日報」、「商報」等被濫捕的五位負責人提出所謂「控告」,其中「罪名」有多至三十項的,亂指他們刊載「虛構新聞」、「煽動新聞」,甚至連在報上要求交還被港英殺害的烈士的遺體,也成為「罪名」。港英這樣羅織大量莫須有的「罪名」,以圖達到瘋狂迫害愛國新聞工作者的罪惡目的,這真是十足的法西斯行徑。

「檢察官」並且聲言,「審訊」期間,各該報如刊登「違反」「法律」新聞,將向「法庭」申請禁止它們出版。

同時英國的「路透社」發出一條電訊後,「據接近政府方面的消息」,港英逮捕愛國報紙負責人的行動乃是一種「警告」,「要他們使反政府的煽動文章降低調子,如果他們不理會,則下一步驟將是封閉其中一些報紙」。

一面迫害,一面恫嚇,表示港英一心敵視愛國報紙,企圖把規模擴大,在大迫害之上再加迫害。

其實港英這一切恫嚇與迫害,都是徒勞的。愛國報紙決不能像美蔣分子所搞的漢奸報那樣依照港英的意旨辦事。既然是愛國報紙,首先就是站在中國人民的立場,熱愛祖國,熱愛自己偉大的領袖毛主席,學習和宣傳毛澤東思想,為港九廣大同胞的利益服務,堅決反對帝國主義反華、反毛澤東思想和迫害港九愛國同胞的一切惡行。過去如此,現在如此,將來也如此。

任何橫逆之來,決不能改變我們這種正義的立場。過去三個月來,港英肆意製造白色恐怖,幾乎沒有一天不在恫嚇我們,誹謗我們,不斷向我們挑釁,一再毆打和綁架我們的記者,以至使用所謂「法律」手段來向我們進行政治迫害,前天更大舉把四個報紙有關的五個負責人捕去。試看港英究竟達到什麼目的沒有?不但沒有,而且它只能收到與預期相反的效果。

被濫捕的新聞工作者,從來沒有在港英的暴力之下低頭,無論在「法庭」上,在黑牢裡,他們都英勇不屈,在在表現出他們不愧為毛澤東時代的新聞從業員。直到昨天,港英還在「審訊」最近被濫捕的五名記者,和每次的「審訊」一樣,記者們義正詞嚴地駁斥港英的「法官」和「證人」,用自身所受的迫害,進一步揭露港英的法西斯行徑。「證人」烏龍百出,「控罪」無中生有,「法官」時常狼狽退「庭」,簡直不成樣子。被審的實質上不是記者,而是港英。

「香港夜報」等的負責人被綁後,這幾家報紙的職工堅決表示,要同港英鬥爭到底,鬥志更加旺盛。十三家新聞單位發表聯合聲明,也表示要頑強戰鬥,加倍回擊港英的迫害。我們不僅在這裡同港英周旋,並將呼籲亞非和其他地區的進步同業,共同控訴港英,揭露港英,把港英迫害港九同胞和摧殘新聞自由等法西斯暴行,傳播到全世界去。

儘管港英把所有愛國新聞工作者統統綁架了去,把所有愛國報紙統統封閉,它的惡毒企圖也不可能得逞,而只能是「搬起石頭打自己的腳」。從港九愛國同胞三個月來英勇抗暴的光輝事例中,誰都應該看到毛澤東時代的中國人是不可侮的。港英把百年前老殖民者的野蠻手法來恫嚇和迫害港九愛國同胞和我們愛國新聞工作者,是完全看錯日曆,找錯對手了。

媚外成性的漢奸報就曾對港九同胞的愛國反帝的頑強精神表示不懂,問我們何所恃而無恐?它們和港英是一樣矇查查的。現在我們可以一併告訴它們:我們所恃的首先是毛澤東思想。它是反帝反修最強有力的武器。它是我們的精神原子彈。有了它,鬥爭的勇氣和力量就無窮無盡。我們所恃的是「我們中華民族有同自己的敵人血戰到底的氣慨,有在自力更生的基礎上光復舊物的決心,有自立於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我們所恃的有強大的祖國做我們的靠山,七億偉大的人民做我們的後盾,有四百萬港九同胞同我們甘苦與共,休戚相關,而且香港是我們中國神聖的領土,我們才是這裡真正的主人,我們有在這裡生活、學習、工作以至辦報等一切不容侵犯的權利。正義在我們一邊,什麼恫嚇和迫害,都將是枉費心機,無奈我何的。我們完全相信毛主席的教導:「不管中外反動派如何猖獗(這種猖獗是歷史必然性,毫不足奇),我們是能夠戰勝他們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