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8月10日 星期四

發動居民自衛防暴
--協助警方粉碎左派的血腥暴行

左派暴徒分佈在港九各處的巢穴被軍警圍搜後,已成釜底游魂。他們那副一手舉刀、一手持彈的猙獰之狀,已經完全暴露於港九居民面前。左派叫囂不已的所謂「民族迫害」,至此自揭瘡疤,明明是以中國人為行兇對象,卻用「民族迫害」四個字來掩飾罪行,欺騙得誰?狼子野心,難怪乎人人視他們為兇手,同聲要求港府當局,予以徹底肅清,永絕後患。

自本星期一晚迄今為止的過去六十餘小時之內,左派暴徒展開了一系列的殘暴恐怖行動,其對象是電車與巴士和車上搭客,行兇地點則在人車擁擠的西區和灣仔。其中電車所受破壞最重,西區電車,先後兩度被襲,行兇暴徒竟達數百人,司機。售票員和乘客多人受傷;灣仔電車一輛,則遭炸彈炸毀車頭,售票員和搭客一人受傷。此外,兩名暴徒,在北角登車,用破玻璃樽插傷售票員。至於巴士,在西區電車被襲之時,亦曾遭暴徒毒手,司機、售票員和搭客俱有受傷。在西區行兇的左派暴徒,大部分是以一家中共經營的船務機構作集散據點,復利用附近海面的中共貨輪為庇護,因此有恃無恐,明目張膽的大批出動行兇。過去幾個星期來,左派暴徒的行兇目標,側重公共交通工具的破壞和街道安全的危害,但從未有如同這次在西區與灣仔這樣大規模和大膽的行兇。這不祇說明左派暴徒的膽大妄為,而且充分證明這班無半分人性的嗜殺之徒,在身陷絕境之際,正從事拚死的掙扎,已經害了自己,臨死之前猶想害人。

左派暴徒以手無寸鐵的善良居民作為行兇對象,罪不可逭;但蛇無頭不行,他們祇能算是受僱傭的兇手,真正的殺人兇手,仍是站在幕後的一小撮左派頭目。殺人償命,要償命的就是這班出錢僱用兇手的左派頭目。他們把恐怖屠殺的行動集中於公共交通工具,顯然是要危害港九的中國人,因為電車和巴士的搭客,十九都是普通居民。這種專找中國人下毒手的毒辣手段,不是「以華制華」是甚麼?

港府當局對左派暴徒的殘暴恐怖行徑,絕對必須採取最嚴峻的行動,亂世要用極刑,不能稍存縱容之心。在過去幾個星期來,港府當局已竭盡全力,搗毀左派巢穴,逮捕若干左派頭目,搜尋左派武器和炸彈,其目的都是為了徹底肅清左派分子,瓦解他們製造血腥暴亂的陰謀。警務人員的廢寢忘餐,克盡「人民保姆」的責任,已贏得眾口同聲的讚許。際茲左派暴徒到處用恐怖手段進行殘害居民的時候,警員究竟人數有限,無法處處監視或防範,往往須待暴行發生之後,才趕到現場,執行職務。左派暴徒則利用這一空隙,明目張膽,集體行兇。西區電車的被襲,即為例證之一。

為補救上述的缺點,我們認為港府當局有把居民動員和組織起來,協助警方防暴的絕對必要。過去我們曾提出過此項建議,現鑒於最近左派暴徒的擴大行兇,我們深信此項建議的實行,已到了刻不容緩的時候。我們在上面說過,以有限的警員,殊難應付左派暴徒的到處行兇,動員和組織居民,其最大目的就是為輔助警員,廣佈耳目,與警方保持密切聯絡,遇有可疑跡象或左派暴徒出現之時,可以即時通知警方,趕至現場,使左派暴徒無法行兇。依照現時實施的若干緊急法令,居民即使目睹左派暴徒出現或行兇,亦因人人遠離現場,關門閉戶,以策安全,遂使左派暴徒肆無忌憚,得以為所欲為。吾人深以維持治安,港九居民人人有責,坐視左派暴徒破壞社會秩序而不予反擊,無異是「自掃門前雪」的自私表現。因此,警方有取得居民協助的需要,居民也有協助警方的責任。例如西區居民即主張街坊會應發動坊眾,組織街坊自衛隊,保障安全。在此之前,若干街坊首長,亦曾提出同樣的建議,足見一般善良居民,已認為此事有其必要。

至於組織形式和名稱問題,我們認為並不重要,例如以街坊會為單位,成立自衛隊或巡邏隊,編隊輪值,擔任區內大街小巷的治安巡視;或者把港九分成若干區,每區設立居民安全大隊,下設若干小隊,由居民擔任隊員,負責區內的安全和防暴工作。甚至採用中國過去實施的保甲制度,互保安全。總之,組織形式和名稱,都祇是技術性細節,最重要的問題是動員居民,協助警方,確保公眾的安寧。它的優點頗多,一方面可補警方人力的不足,為警方廣布耳目,無形中成為防暴瞭望哨;一方面則因街坊居民,生熟易辨,大街小巷的通口,瞭如指掌,使左派暴徒所遁形。

戰勝左派暴亂的陰謀,我們相信必須官民合作,携手防暴。自五月到現在,我們從具體事實中已體驗到一項寶貴的啟示,此即在肅清左派分子的暴亂過程中,港九四百萬居民是堅決支持港府的,同心抗暴,緊密團結。目前在進一步應付左派暴徒恐怖行動的時候,居民的自衛力量,必須加以充分的發揮。這是一股無可匹敵的潛存實力,一旦加以動員和組織,左派暴徒便將歛跡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