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日報社論 1967年8月9日 星期三

吳叔同投奔自由

是中共××書局董事長及當權者,當然是此次暴亂事件的「鬥爭委員」,又係「政協委員」的吳叔同,突然在台北出現,與國防部長蔣經國會晤,報告左派在香港的暴亂情形,表示其反共決心,不論從任何方面來說,這都是大新聞。

左派在香港製造恐怖事件,視投擲炸彈,殺害婦人小孩子為「快事」,美其名曰「人民戰爭」,兇殘無恥,史無前例。其為四百萬市民所鄙視痛恨者,已不必贅言了。吳叔同在這個時候覺悟起義,投奔自由,正是對香港左派暴徒的嚴重打擊。

香港左派暴徒,口口聲聲說組織如何強大,鬥志如何堅強。其實都是謊言,用錢買工人罷工,何得謂之罷工,用錢買暴徒做兇手,到處投擲炸彈,危害市民,何得謂之「人民戰爭」。如果「罷工」與「人民戰爭」真是如此這樣的,中共所認為傑作之「罷工」與「人民戰爭」,才是可悲。吳叔同作為「鬥爭」領導人而起義,這證明左派暴徒的組織原來就是這般脆弱的。

吳叔同投奔自由,從反面來說,是給予左派暴徒最好的教訓。在許多「鬥委」之中,「鬥委」知道有多少吳叔同,說不定「鬥委」的朋友,與「鬥委」密商爆炸電車的朋友,他就是吳叔同。吳叔同知道逃走,知道潔身自愛,但「矇查查」的,鬥委便做了豬仔,一任吳叔同之流利用,到頭來,一走了之的是吳叔同,走不掉的是鬥委,鬥委是誰,就是湯秉達、石慧、傅奇之流了。你只好坐牢。

或曰進入左派暴徒圈套便很難脫身了,這話並不可靠,執迷不悟,不知道退的如湯秉達、石慧、傅奇之流,當然是不易脫身,他們最後是坐牢。如果稍為清醒,隨時都可以脫身,隨時都可以一走了之,便可以做吳叔同,返回自由中國,參加反共行列,蔣總統再三勸導共黨份子,覺悟來歸,只要深明大義,決心參加反共行列的,國府不咎既往,歡迎來歸,共同反共,摧毀共黨,光復大陸,重建國家,這是正確的道路,也是救國家,救民族,救同胞道路,吳叔同選擇了這條正確的道路,是值得讚揚和支持的。

就退一步而言,「鬥委」們可以就近向香港政府自首,或是要求政治庇護,也不失為潔身自愛,奉公守法的良好市民。打開天窗說亮話,此次香港事件,是極少數左派無知份子所一手搞起的,既缺乏理由,亦沒有目標,數月來所做出來的事,大大小小,無一不是傷天害理,破壞地方,危及市民的。是故大失人心,人人視之如仇敵,恨之如仇敵,「鬥委」們不少是一介商人,何必盲目的跟着左派無知者走,害己害人呢!

所以我們說吳叔同是「鬥委」們的好榜樣,你們應該跟隨吳叔同之後,擺脫左派控制,投向自由中國或是要求政府庇護,這是救自己,也是為香港地方做好的正確做法。吳叔同已為你們開了一條大道,毫無困難,只要你們起步,你們便可以踏上光明前途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