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8月9日 星期三

群眾是真正的英雄

港英在文錦渡向英勇抗暴的搬運工人低頭認錯後,躀了一交還想抓回一把沙,通過它的電台和反動報紙極力歪曲事實,掩飾它的紙老虎本質和狼狽相。倫敦外交部居然還要就此事向中國政府提出抗議,真是「駛銅銀夾大聲」,使它的面子更難看了。港英的軍警頭子們簽押了認罪書,白紙黑字具在,還要抵賴什麼呢?

「崩口人忌崩口碗」,虛弱的帝國主義者最怕別人揭露出它的虛弱本質,它整天張牙舞爪嚇人。五月底它開始對港九愛國同胞進行血腥鎮壓,出動警察、「防暴隊」、特務,格殺打捕了這麼多人,並沒有把愛國同胞嚇倒,反之,反英抗暴的怒潮更為洶湧:聲勢浩大的罷工全面展開;各種配合的行動紛紛出現;更多的群眾上街,用石塊瓶子同港英的鷹犬周旋,聲東擊西,忽聚忽散,你走我來,你來我走,把港英那點警察和「防暴隊」力量調動得暈陀陀,氹氹轉。

港英依照「搗亂,失敗,再搗亂,再失敗……直至滅亡」的邏輯行事。何禮文、祁濟時大叫「爭取主動」,祁達狂呼「採取強硬行動」,推出一大堆「緊急法令」,甚至出動英國正規軍以及航空母艦的飛機,實行大圍搜、大鎮壓,襲擊了五十多個地方,濫捕了一千多人,又殘殺了我同胞多人,尤其「北角之役」,港英海陸空三軍兩千人出齊,攻打三間大廈,把和平居民區當作「戰場」把居民當作大「敵」般來對付,也許自以為「威風凜凜」,可以把人嚇唬一下子了,怎知這一法西斯手法的表現,更露出紙老虎的原形,成為人們的笑柄。

就在港英三軍大鬧北角不久,近千青年學生示威的隊伍就在北角出現。三間被襲大廈內的居民,談及被無理騷擾及港英鷹犬的醜惡形狀,既憤慨,又好笑。人們更加鄙視和蔑視它了。這又是港英始料所不及的。

儘管港英的迫害還在升級,但是反英抗暴的鬥爭力量不是削弱了,而是加強了。主力軍的罷工,對港英的打擊越來越沉重,各界愛國同胞在各條戰線上配合行動,正把鬥爭進一步展開。懲罰港英的爆炸物在港九「新界」隨時發現,連港英的海軍基地都傳出隆然巨響,西區最近也有群眾勇戰鷹犬,以及成千群眾擊退港英特務走狗挑釁的動人場面。

港英三個月來的暴行,不但給自己帶來經濟危機、政治破產,和欠下更多將來不得不償還的血債,而且在暴露出法西斯面目的同時,進一步暴露出紙老虎的本質。它完全沒有學到一點兒乖。它只相信警棍、催淚彈和軍隊的槍砲,就是目無群眾,把群眾的力量完全估計過低。

毛主席說,「我說一切所有號稱強大的反動派統統不過是紙老虎。原因是他們脫離人民。」港英搞出那麼多迫害港九中國同胞的「法令」,終日調動軍警,就充分反映出它不但脫離人民群眾,抑且自知犯了人民群眾的公憤,自陷於孤立,心裡充滿「恐懼與沮喪」。

由於階級的本性所限,直到港英被送上絞刑台,它也不會懂得群眾,尤其是用毛澤東思想武裝起來的群眾是多麼勇敢、機智知不可屈服的。馬金龍三父女敢於同大批警察「防暴隊」戰鬥一兩小時。文錦渡的搬運工人不怕過百英軍用槍指嚇,赤手空拳奪了英軍的輕機槍和衝鋒槍,鬥到港英低頭認罪。敵人越是橫暴殘酷,激起的反抗就越為激烈。港英的鎮壓升級後,群眾反擊的手段也在升級,由石塊瓶子發展為土製武器了。「人民日報」前天就指出,「香港愛國同胞用自己多種多樣的土製武器,開始對英帝國主義的反革命暴力,實行了自衛反擊。這是階級鬥爭的規律,是不以人們主觀意志為轉移的。英帝國主義既然可以使用軍隊、警察、『防暴隊』和各種武器以至裝甲車和直升飛機來鎮壓香港愛國同胞,而香港愛國同胞為什麼不能夠用一切必要的手段進行自衛反擊呢?罪大惡極的港英帝國主義分子以及他們的鷹犬,在香港任意殺人放火,而又指望不受到香港愛國同胞和中國人民的嚴厲懲罰,豈不是白日做夢嗎?」

祖國對於香港愛國同胞在這場反迫害鬥爭中的表現,給予極佳評價,認為「不愧為用毛澤東思想哺育起來的英雄的中華兒女」,稱讚愛國同胞「不怕犧牲,前赴後繼,奮勇衝殺,用鮮血譜寫了一曲又一曲威武雄壯的凱歌」。

在祖國這樣關懷鼓舞之下,港九愛國同胞一定要更高舉起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堅持鬥爭,去收拾港英的反動統治。這場鬥爭的勝利是一定要到來的,因為港英在進行嚴重的民族壓迫,迫使愛國同胞非反抗不可,而且我們不但有全國軍民的全力支援,尤其是有了毛澤東思想。「人民日報」就是這樣指出,「香港愛國同胞有了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就有了精神原子彈,就能夠壓倒一切敵人,而不被任何敵人所屈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