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日報社論 1967年8月7日 星期一

香港忠實朋友的勸告

前英工黨議員及貿易部次官羅德斯勳爵,昨由港返抵倫敦,在機場對新聞記者發表關於香港現況的談話,羅氏強調在本港之所謂共黨人士為數甚少,不會多過百份之四為左傾份子。渠又對所謂船塢罷工及炸彈事件作一個幽默之觀察,指出中國沿岸之混亂,比香港的混亂為重大,而渠在港所見的阻礙,實在少得令人驚異。同時倫敦泰晤士報報導香港未受到暴亂傷害,依然屹立無恙。該報並讚掦香港官民合作,完全穩定局面,又特別頌揚警察對付暴亂的勇敢機智。

這兩種的真實報導是值得我們欽佩的,假若外國通訊員和來港訪問的人士都能有如此洞察入微的觀察,而忠實地作不渲染不誇大的報導,香港在外人眼中的地位名譽會立即提高得多,而香港的各種工業亦會不受到最近暴亂所影響。不忠實的報導往往是中了奸人的詭計,發起暴亂陰謀的人物就是希望利用他們的詭計來損害香港的名譽,繼而打擊本港的經濟。可幸的是有些如羅德斯爵士和泰晤士報的通訊員的人,能夠為香港在海外而闢謠,並能將其真實的情況作有效的報導,他們不失為香港的忠實朋友。

然而忠實的朋友也往往會對香港發出苦口良藥的勸告。羅德斯勳爵評論謂,香港必能安然渡過此次的風波,但香港政府各部門對市民的態度須有急激的轉變。羅氏提出,無疑地香港政府應設立一個強大的勞工處,該處的人員應為勞資兩方所信任者。羅勳爵所言的兩點,值得我們深澈地去思量的。在此次動盪中,警察的聲譽可以說得是空前的提高,這是一種急切的轉變,市民現在對警察的容忍英勇,刻苦耐勞,以及盡忠職守的各種優良表現,深深印在腦海之中,他們已將以前一切的不良印象一掃而空,市民對警察的態度已經作一百八十度的轉掉,我們盼望警察今後亦能有同樣的感應,保持他們的令譽,永遠受到市民的欽敬。

至於政府其他的部門,在本次暴亂中而能盡忠職守的,亦大不乏人,最顯著的是消防人員在極度艱苦的環境下,冒着生命危險,出動救滅火警。其他部門在動亂中不斷執行職務的,但未為人所知者,亦應對他們致萬二分的敬意。署理輔政司何禮文曾指出,此次左派暴動,反使本港各階層人士更為團結,官民更加合作,這是確實的情況。但我們仍盼望經此動亂之後,政府各部門對市民的態度真確如羅德斯勳爵所言,有良好的急激轉變。以前市民對一般公務員的高傲態度與禮貌工作的問題,曾有多少怨言,政府方面亦曾注意改進公務員對市民的態度問題。我們想在這裡重新提出這些問題,希望政府當局再三考慮去尋找急激改進的方法。

羅德斯勳爵提及設立強大的勞工處一事,也是忠實朋友的勸告。香港勞工處的組織和工會的組織都是有改革的必要。這不單獨是政府立法及行政的問題,而也是勞資雙方了解現實的問題。要本港繼續繁榮,工業繼續發展,勞資合作和了解是先決的條件。經此動亂之後,我們的認識更加清晰,勞資雙方在政府領導之下,應加速去尋求一種永久的合作辦法,排解糾紛的制度,增進雙方了解的措施,和推進雙方福利和關係的種種活動。

泰晤士報的勸告,是叫我們以忍讓的精神去與鄰邦相處。這一句話在表面上看來,可能有多種解釋,但若我們平心靜氣去思量一下,這是中國人傳統的美德,以和為貴,在任何情況下都是名言至理。香港市民所盼望的是什麼?是不是安居樂業嗎?在這三個月來,本港居民的容忍與支持政府維護社會和平與秩序的表現,就是為着安居樂業。所以我們盼望市民接納忠實朋友的勸告,繼續保持鎮定,堅忍下去,必能渡過任何的困難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