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8月5日 星期六

為軍警的行動喝采!
--由昨日大破共黨機關說到今後加強行動的必要

被全港市民公認為共黨暴亂巢穴的「僑冠」、「新都城」、「明園」三大廈,經過警方嚴密部署之後,業於昨天晨早發動「拂曉突擊」,把這些暴亂機關予以完全摧毀。在這次搜捕行動中,警方第一次使用艦上直升機分在該等大廈的天台降落,軍警人員聯合出動的數以千計,規模之大,前所未有。經搜查結果,證實此等樓宇確為共黨的暴亂巢穴,除搜出有幾籮「炸彈」,其真偽有待軍火專家查驗判明外,其內部復有一個面積二千餘呎的「戰地醫院」和「手術室」的設備(按:即我們前此所稱的「臨時急救室」),在這些機關的入口正門,又裝置有強力電網,以備隨時發出殺人的「生電」,此外如複室、暗壁等設施,都應有盡有,而炸彈以外的各式武器,更不具論。照這些共黨機關的部署,如果軍警人員貿然登樓搜捕,難免不因觸動「電網」及受到武力頑抗而發生死傷慘劇,所幸警方事前掌握了充分情報,用直升機從天而降,使暴徒們自以為「銅牆鐵壁」的機關,在頃刻之間化為廢物。此次軍警人員為民除害,勞苦功高,自必獲得全港市民無限的敬意。

共黨組織在本港鬧市的高樓大廈設置此等暴亂機關,其用心險惡,不言可喻。特別在近日港九各區到處發現真假炸彈案期間,這些機關之作為囤存殺人武器和供暴徒出沒之用,已極明顯。我們前此論述港府對付共黨「恐怖戰術」的應有措施時指出,對於那些藏有爆炸物體的樓宇,不論其是真是假,都應視為非法樓宇,准由業主收回或由警方執行封閉。昨日由警方執行圍搜的有關大廈,既被證明為共黨暴徒的罪惡淵藪,那自應該知會法庭立即採取前項措施,作拔本塞源之計。其中特別為「新都城」大廈,人所共知這個業主「大元置業公司」,就是非法「鬥委」首要王寬誠擁有的資產,別的「鬥委」也許出錢便算,而王寬誠竟容許其私有樓宇供作共黨殺人放火的魔窟,他身為業主,不能諉為不知情,則港府本於除暴安良的原則,除該大廈售出部份,准由置業者保有,已租出單位,仍准現有正當住客暫時租住外,其餘都應運用緊急法令,予以全部封閉。而王寬誠是「大元置業公司」的董事長,更應由港府明令通緝,限期緝拿歸案,予以法律最高的懲罰。苟非如此,則警方今日搜去他們的殺人武器,明日他們又將再予囤存,這次的圍搜行動便等於白費,而任令有關首惡逍遙法外,不予追究,尤為不可思議。

同時我們還要附帶的指出,鑒於前天鄰近啟德機場太子道有數十暴徒向警探突襲,擬圖奪取警槍的一幕,港府更非認真嚴厲對付所有共黨暴徒,儘速封閉那些非法樓宇,嚴緝那些「鬥委」禍首,則目前香港的騷亂局勢,仍將不易在短期之內,完全平息。而因奪取警槍事件的再三發現,則共黨暴徒之懷有極大恐怖陰謀,尤不難於想見。據一個未經證實的消息,自該非法「鬥委會」對暴亂分子公開發出「使用任何武器」或從軍警手中「奪取武器」的所謂「加強戰鬥」指示後,共黨組織業已自外地運入若干手槍之類的殺人武器,據說他們經過秘密會商的結果,恐怕一旦將此等武器交與職業暴徒之手,暴徒們乘機四出搶劫,難保那些資產階級的「鬥委」,亦不免成為被光顧目標。另一個為他們躊躇不決的問題,是恐怕這些暴徒不幸失手,給警察人槍並獲,則警方勢必窮追禍首,不肯干休,如此嚴重後果,亦為那些愛惜身家性命的「鬥委」之流,不能不心存顧忌。但由現在情形看,共黨組織的行動計劃似乎是這樣:一方面到處放置真假炸彈,危害公安,擾亂人心,打擊本港經濟,另一方面收買暴徒襲警奪槍,祇要有一次僥倖得逞,他們便可給予暴徒以更多武器,故意向港九市民造成一種印象,以為那些武器都是從警察手中「奪取」而非由外地運入的。如此一來,則共黨暴亂可以任意擴大,而武器來源亦不致過於暴露形跡,這在共黨勢窮力蹙的今天,不能說他們沒有這種垂死掙扎的詭計。因此,共黨是否已經運入若干軍火武器固有待於事實證明,但警察當局之必須嚴加防範,和廣購綫眼,展開搜緝,這都是絲毫不容有所忽視的。

綜合前述兩事,共黨組織危害香港的罪惡活動已經無所不為,故亦有理由相信,他們活動基地當不限於「僑冠」、「新都城」等樓宇,其他未被搜捕的左派機關,可能仍有武器囤存和作為暴徒的藏匿之所。警方除了獎勵居民告密,亦應擴大搜捕行動,加緊分頭出擊,以期除惡務盡,使暴徒無所容身,雖欲「轉移陣地」以謀喘息而不可得。昨天軍警人員表現卓絕,全港市民無不同感快慰,現在更是他們對一切「賊巢」匪幫展開全面掃蕩的時候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