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8月3日 星期四

有關台灣政風的兩事
--由省府擬大購外國汽車說到立委對鄭彥棻的攻擊

根據來自台北的消息,在台灣長期安定的一個「寶島」環境中,一些為人詬病的政治風氣,又有死灰復燃之勢。其中值得我們提出討論的,有如下兩事:

一、台灣為了節省外匯,對外國汽車進口向有限制,在已故陳副總統兼行政院長時期,對此執行甚嚴,並且三令五申,要行政院以下各機關,須以採用國產汽車為原則,因為台灣有一家民營「裕隆汽車廠」,已可產製客車貨車。裕隆汽車雖非全部自製,有部份零件,要靠外國輸入,但就發展國產汽車工業言,這無疑是一個良好的基礎。陳故副總統為了保護台灣汽車工業,其所定政府機關應要採用國產汽車的原則,當不應有所謂「人亡政息」這事實的出現。但據消息傳來,最近台灣省府當局擬委託中央信託局,為省公路局向日本和歐洲分別標購大型汽車各一百輛,這筆巨額外匯如何撥支和報銷,固然值得研究,而因此舉足以嚴重打擊台灣汽車工業和與該業有關的許多衛星工廠,使那些民營工業和就業工人,無不大為震動。台灣省府此項購車計劃能否獲得行政院予以批准,尚不可知,但省政當局這種有礙於本國汽車工業發展的措施,應是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

「裕隆」自獲得專利權後,多年以來,在生產上尚無重大進步,有許多配件,仍須求之國外,這是事實。但汽車工業是一個現代國家所必需具備的重要工業,政府自當予以保護培植。如果認為「裕隆」辦得不好,便應另忌辦法,從國外整批輸入客車,祇是使這幼稚的工業,更經不起打擊,絕非補救之道。以我們的觀察,「裕隆」經營的毛病,是在國內無競爭對手,因此患上惰性,不必急求改進。我們深信,要挽救這種弊端,而又能達到建立汽車工業的目的,就是多准一家汽車工廠成立,讓它們因求生存而必須進步,這才是治本的辦法。在目前外匯賺取艱難的時候,大批向國外採購汽車,是當局很應慎重考慮的。

二、據說現有種種跡象顯示,在九月中旬立法院新會期開議之前,司法行政部長鄭彥棻,將要面臨立法委員一次嚴重的挑戰。據該項消息透露,在留台立委四百五十餘人中,約有三分之一以上對司法行政部年來的若干施政表示不滿,因此,約有一百五十名立委,現正醞釀在立法院下一會期內,要對鄭彥棻部長攤牌。

這一部份立委行動的醞釀,據說是在最近一次立院院會中,有人對鄭氏提出若干質詢,對鄭氏答覆不表滿意,其中之一是,立委認為法官訓練所所長一職,不應由司法行政部長兼任,應另派專人擔任。當時鄭氏表示司法行政部長兼任法官訓練所所長,過去已有成例,並非由他開始。但立委指稱並非事實,對鄭氏答辯,深表不滿。其次是有關「司法風氣」的問題,據該等立委稱:鄭氏任用有一位廣東同鄉譚某,在司法部掛名任職,配有公家宿舍,不久之後,譚轉到一家私辦商業專科學校工作,但所配公家宿舍仍然佔着,立委指摘鄭氏「公私不分」。鄭氏對此問題答覆說:「機關職員調職之後,不交出原住宿舍,是今日通病,希望行政院能制訂一套有效辦法,把它矯正過來。」立委認為鄭氏此項答覆很不妥當,又是一片不滿之聲。據說,該等立委認為在鄭氏身上找到這兩點毛病,已足夠發動「倒」他的條件。

為了去年轟動一時的黃豆貪污案,鄭部長扮演了一次鐵面無私的「包公」,把幾個牽涉本案的立監委員,運用司法行政部的應有權力,懲之以法,海內外人士都知道鄭氏已因此「開罪」了立監兩院,其將受到某種政治「報復」,僅係時間問題。而鄭氏最為若干立委「銜恨」不休的一點,是在這駭人聽問的黃豆舞弊案發生後,台北各界人士都紛紛指摘充任立委三年即可執業「律師」、「會計師」這項規定的不當,由於輿論沸騰,壓力太大,結果有許多這類立委自動放棄他們那種在各大公私機構掛名為「法律顧問」、「會計師」等「兼職」,亦即是使他們喪失了許多「額外」不菲收入。這次台北所傳一部份立委要對鄭彥棻「算賬」,是不是種因於此,殊使人不無疑問。

假如立院下月開會時果有「倒鄭」的風暴出現,而其藉口又如上面所說那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情,那麼,鄭氏個人的榮辱得失,姑不具論,但台灣政風之久未澄清,就不能不使國人廢然興嘆。以海外人士的觀感,自鄭彥棻出長司法行政部以來,對整頓司法界頹風,不遺餘力,然清除積弊,非一蹴可幾,但即使鄭氏無其他建樹,可資稱述,祇是辦理這宗驚人貪污的黃豆案,就已足置身於歷代剛直大臣而無愧。過去國人常怪政府懲治貪污祇打蒼蠅,不打老虎,台北立院為「老虎衙門」,更沒有人敢將這些立委的「虎鬚」,鄭彥棻不願予人以「伴食」之譏,不惜以內閣官員,充任「打虎壯士」,豈有不會料到可能發生的「後果」,故如某等立委不從國家利益的大處着眼,而要藉小題大做來找鄭氏麻煩,這除了增加國人反感之外,當無損於鄭氏的聲譽。我們相信,立委中潔身自愛的大不乏人,祇要他們明白「公道自在人心」的道理,就應出而主持正義,不要捲入這種污濁漩渦,使個人歷史永留白圭之玷,無可洗濯。我們希望這些傳說祇是流言,不然的話,這種「公報私仇」的行徑,便祇使親痛仇快而已。

綜合上述兩事,使我們深感今日台灣政風,仍有嚴加整肅的必要。尤其是在經過最近共黨嚴重暴亂的香港僑胞,他們眼睛都注視着台灣,誠不願見任何政府官員或中央民意代表仍有使人失望沮喪的言行,我們心所謂危,故不能不在此提出討論,藉供我國當局的注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