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8月2日 星期三

刻意反華 不顧居民生活

最近這段時間,港英把鎮壓瘋狂升級,不但大舉圍搜愛國工會、學校、社團,而且還向商業機構下毒手。華豐是被公開縱火搗亂的。其他散在港九「新界」各地的國貨公司,幾乎沒有一家不曾被港英的軍警包圍撕塗宣傳毛澤東思想的標語,進行挑釁,或強行搜查,侮辱和逮捕職工。陽光國貨公司被襲擊之外,還藉口迫遷,把全部貨物席捲而去。規模小到像馬金龍所經營的土產公司,也要挨幾十枚催淚彈,父女三人橫遭逮捕。

中國國貨近年在港大受同胞的歡迎,對廣大港九同胞的生活大有裨益,無形中也起了緩和香港經濟危機的作用。港英蓄謀反華,卻把國貨公司視同眼中釘。它開始對港九同胞進行鎮壓以來,它的宣傳工具就造謠詆毀國貨公司,說什麼買東西「不找錢」等;最近這樣向許多國貨公司突襲圍搜,分明想摧殘國貨公司的營業。

目前港英繼續炫耀它的「鐵腕」,對愛國商業機構的迫害又進了一步。招商局、協記、南洋商業和中旅等四個貨倉,竟被撤銷存米許可。先是華潤公司曾與進口米商協商,將米存入罷工工人同意起卸貨物的貨倉,事實上並不限於上述四個貨倉。港英當局硬指華潤「強迫」米商存米入這四個貨倉;並把這四個貨倉的存米許可也撤銷。港英「工商處」長蘇弼說,「將食米儲存於上述四個貨倉係一項不正常的措施,妨礙米商自行選擇儲米地點之商業自由」。這完全是不顧事實不講道理的詭辯。

試問把大米存入這四個貨倉有什麼「不正常」?它們所在的地點,交通便利,容量也大,提存方便,適宜於存米。它們經營了多則十多年,少亦三五年,服務一向為米商所滿意。連「工商處」的官員都不能不承認這些是事實,例如招商局貨倉本來只用三層以下各層存米,「工商處」的官員建議改用六層以下各層。港英誣衊別人「妨礙」「商業自由」,它無理撤銷存米許可又算是什麼「自由」?是不是把米統統存入港英所指定的英資「兩大公用貨倉公司」才算發揮「商業自由」?正如中旅職工們所指出,「這純粹是一種政治上進行反華,在經濟上進行迫害,在商業上進行破壞的行徑。」港英的用意,除此以外不可能再作其他的解釋。

香港的米價本來就不正常。由於港英的管制,常使居民無端吃貴米。港英對中國大米進口向加歧視,限制進口數量,現在索性連儲存都加以無理管制了。

其實港英老早就對中國有關的貿易,諸多刁難,以前利用「來源證」問題向商人肆意壓迫,就是盡人皆知的事例。現在撕下畫皮,刻意反華,就更為猖獗罷了。

這不是一個生意做多少的問題,問題在於港英如此不擇手段地破壞中國在香港的貿易活動,不顧居民生活,存心同中國為敵,這是港九愛國同胞和全中國人民所不能容忍的。港英當局這樣一意孤行,它就不能不承擔由此所產生的一切嚴重後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