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7月30日 星期日

揭穿港英嫁禍的毒計

這兩個多月來,港英的宣傳機器及其御用下的美蔣報紙肆意攻擊誣衊港九同胞的抗暴鬥爭,特別強調的一點,就是指反英抗暴行動影響廣大居民生活。它們天天在胡說什麼「左派說是要鬥港英,實則是鬥一般居民」。

為了加強這種歪曲的宣傳,它們最近還不斷玩弄嫁禍的手法,自己做了壞事,硬把責任推向別人身上。

人人所關心的供水問題,不停被它們拿來大做文章。香港目前存水估計不會少過五十億加侖,完全沒有理由實施這麼嚴格的制水,製造這種人為的緊張。港英嚴格制水的用心,現已昭然若揭,就是企圖叫人埋怨東江。日前港英在徙置區張貼的通告中,公然指「中國當局停止供應東江水」。事實是東江供水正常,連港英要求增加的十八億加侖也給予滿足。

日前港英的軍警襲擊摩分,據說發現有人用膠管將水喉的水引入溝渠,於是齊聲大叫大嚷,並找人在電台「發表意見」,指「左仔故意浪費食水」,這完全是惡意捏造。若說浪費食水,試問有比港英用食水來洗淡水湖更甚的嗎?

港英整天裝成關心民食的樣子,但對於食米進口,一貫採取無理管制的辦法,特別對中國大米進口加以歧視限制,叫居民吃貴米。最近華潤公司決定中國大米運港不再存入受罷工工人制裁的貨倉,而安排存入工人同意卸貨的其他貨倉(並不限於招商局等四個貨倉),這是無可非議的決定;而港英誣指華潤企圖強迫入口商將食米儲存於招商局等四個貨倉,並悍然把這四個貨倉的儲米許可加以撤銷。這種做法表明,港英蓄意不願多讓中國大米來港,勢將使港九同胞在主副食品上遭受威脅。蘇弼昨天仍圖否認干預中國大米入口,竟認為撤銷這四個貨倉儲米許可,沒有什麼「影響」!真是蠻橫無理到極。

在港英最近出動軍警對港九同胞加劇迫害中,這種反咬一口的事例,不一而足。他們襲擊中藝公司時,用槍指着手無寸鐵職工,發射催淚彈,用槍托打人,臨走把門外地上裝冷氣機廢水的一個玻璃瓶拿走;而港英電台的報道卻說有人奪取警員的卡賓槍和投擲玻璃瓶。

日來港九兩地多處出現爆炸性物品和疑似品,據說有些在候車的地方和公園裡兒童遊樂場地附近發現,港英電台就用一切惡毒語言,醜詆愛國同胞。人們都知道,隨着港英法西斯鎮壓的升級,愛國同胞響應北京的號召,要反擊敵人;但北京的號召明確指出,「在香港,我們所要直接打擊的對象,是英帝國主義,是一小撮英國殖民主義者和極少數死心塌地為英帝國主義效勞的民族敗類」,連在敵人營壘中做過一些壞事的人,也希望他們將功贖罪;除了漢奸,都在團結之列。毛主席教導我們說,「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這個問題是革命的首要問題」。愛國同胞在反迫害鬥爭中是敵我分明決不會把矛頭指向自己的同胞。在這個時候,人們要特別警惕敵人移屍嫁禍和淆亂聽聞的勾當。幾天來,已經發現多宗栽贓嫁禍的勾當,妄圖以此惡毒污衊我愛國同胞的抗暴正義行動,這完全是一個有計劃的陰謀,這從他們事前的精心安排和事後的惡意宣傳中可見端倪。

應該看到,罷工罷市等抗暴行動,無疑會給我們生活上帶來一些不便;但是誰為為之?孰令致之?如果不是港英欺人太甚,這樣瘋狂地反華和剝奪港九同胞愛國、愛領袖、愛毛澤東思想的神聖權利,那個工人願意在白色恐怖下去罷工?那間商號願意犧牲營業上的利益去罷市?各界同胞怎會不惜冒險、不怕犧牲投入鬥爭?民族大義當前,要看清大是大非,要權衡利害輕重。港英頒布了那麼多苛酷的「緊急法令」,目的就在迫使每一個港九同胞做它的奴隷,凡是有血氣的中國人都不能不表示反抗。如果港英這樣反動的統治不根本改變,連生存權利都受到威脅,遑論生活的便利?

港英「副輔政司」祁達昨仍揚言要用「強硬行動」對付「搗亂分子」,「以保障大眾的生活和利益」。他指抗暴的某些行動使人「感到不便」,造成對別人「肉體的傷害」。他忘記了這場反迫害鬥爭,是港英的迫害迫出來的。迫害越大越多,反抗就越猛越烈。港英打了捉了甚至殺了那麼多人,直到現在,還不停出動軍警,四出挑釁,格殺打捕,肆無忌憚。這種行動才真正是使人「感到不便」,造成「肉體的傷害」。

紙包不住火,事實勝於謊言。港英企圖撇開自己的血腥鎮壓不談,裝出關心居民的「生活與利益」的模樣,向愛國抗暴的同胞亂拋帽子,這是絕對辦不到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