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7月27日 星期四

請九龍巴士公司答覆幾個問題

在香港水陸文通機構中,最使市民深感不滿的,是九龍巴士公司。自月前共黨發動所謂「大罷工」以來,其他的交通事業,在公司當局應付有方和許多正義工人全力支持下,對公眾服務效率不斷提高,即使部份未完全恢復原狀,亦已獲得市民的同情,惟有九巴公司的所謂「有限度服務」,在過去一個多月來,幾乎無大改變,直至最近,雖有元朗一線恢復通車,但與其他公共交通事業比較,仍然相差太遠。港九市民對此,無不嘖有煩言,而對該公司內部組織是否健全,尤不無疑問。

自本報根據讀者和曾向九巴公司申請求職的工友投訴,就若干問題向該公司提出質疑後,我們獲得的反應,是九巴公司兩次提出非正式答辯,第一次是本月十八日,據九巴公司發言人稱:在六月左派搗亂分子策動大罷工時,該公司七千四百名工人中,有二千人因未上班而解僱。大部份被解僱者並非真正左派分子,而是觀看風色的騎墻分子。該發言人說:已被解僱的工人,如願意復職而能被證明係曾被恐嚇者,公司將優先錄用。數以千計的居民向該公司申請空缺,目前申請書正陸續甄審中。第二次是本月廿二日,據九巴公司當局表示說:最近接獲各界人士詢問,關於僱用新職員事,該公司現將僱工手續澄清,俾各界人士易於瞭解。該公司對申請復職函件,優先處理,使舊日員工,陸續復職。又云:大量申請者經已復工,或於數日後復工,其他申請者,將於數日後獲得答覆。該公司收到求職信逾一萬五千封,現正在審查中。在復職工作辦理完畢後,便可開始處理新求職者,盡力使各級員工恢復原有人數。

綜合這兩則由九巴公司公開發佈的消息,在這一個月來,該公司所定的基本政策是:㊀一心等待已被解僱工人的申請復職,並且絕對給以「優先」權利;㊁在這些解僱工人復職之前,寧願九巴各線交通陷於「半癱瘓」狀態,不管市民蒙受如何損失,也不考慮僱用新人,補充那些離職工人的空缺。這一政策的制定與執行,我們不知道享有「專利權」的九巴公司,究竟是對廣大的市民負責,抑或是對策動罷工的左派組織及其工人表示「善意」?這一點,在公司的兩項解釋中,顯然還沒有對社會公眾有所交代。再就該公司的「政策」內容看,它無法獲得港九市民諒解的,至少尚有如下這四點:

一、該公司准許曾經參加左派罷工的工人復職,在原則雖無可厚非,但事實證明,該公司「痴心等待」了一個多月,而九巴的「有限度服務」依然無大改進,至少可以說明這些離職工人尚未覺醒,痛悔自新。然則該公司所謂「優先錄用」云云,究竟算是什麼的政策?而且,像天星小輪、電車公司等都可藉補充新人而維持良好服務,九巴何以非要依賴舊人不可,這也顯然缺乏了足以「自圓其說」的理由,為任何港九市民所無法同意。

二、在這二千多人離職的期間,九巴交通都是賴有現時的正義工人勉力支持,才能維持局部車輛的行駛,他們工作繁重固不待說,而且還一再受到共黨暴徒的暗算襲擊,如今未聞九巴公司對這些正義工友有何鼓勵,反而口口聲聲要對那些離職工人「優先」照顧,似此是非不分,輕重倒置的態度,究竟是在鼓勵工人忠於職守,抑或有意替搗亂分子大開方便之門,俱不能使人無所疑惑。

三、由於九巴交通的不正常,市民蒙受的金錢、時間等種種損失,不可以數計。上月九巴當局透過報紙刊登招請新人的申請書(本報曾照式刊登),許多市民為了反擊共黨的罷工陰謀,致有逾萬人士參加申請,但今由該公司發表的消息證明,九巴當局對於此項申請,歷時月餘,根本未作認真處理,該公司「利用」報紙來和緩輿情,我們姑且暫置之不論,但九巴當局以如此態度對付求職人士,試問又當作何解釋?

四、在這一個多月來,九巴公司既先後收到市民求職信一萬五千多封,假使其中三分之一為司機,即有五千人。如果該公司在登報徵求新職工的初期,於接到申請書後,立刻從中選出具有司機資格者予以訓練,則在歷時一個多月後的今日,必能有三數百人可派出服務,駕駛單層巴士,使各線服務為之大告改進。而該公司不此之圖,祇寄望於罷工工人的復工,寧讓市民在烈日下等待車輛,否則便要改乘其他交通工具,增加負擔。該公司為專利事業,試問何以對本港的市民?

又據交通諮詢委員會主席司徒惠和交通事務處長薛璞最近的談話表示,對於呼籲兩巴工人申請復職,也與九巴當局抱有類似的見解,但前天「新晚報」就故意向他們公開挖苦說:「港巴、九巴及電車的罷工工人們,對這『議員』及乜乜『主席』之言,都當作笑談。他們說:當罷工後,港英早就恐嚇工人要『復工登記』,否則開除,如今這陰謀被工人們粉碎後,又重耍『復工』花招,誰會上當?工人們說,『現在是我們炒他們的魷魚,何來『復工』?」對於這些左報宣傳,我們當然不必重視,但目前九巴有一未向公眾解釋的問題,就是假如那些離職工人始終不復工,該公司的「等待政策」究竟準備維持到幾時?

對於上述這些問題,我們希望九巴當局在事實面前,能夠給予港九市民一個具體而非空泛的答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