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7月22日 星期六

除惡務盡,勿存幻想!
--由港府逮捕「鬥委會」首要湯秉達說起

除惡務盡,這是對付共黨暴亂一個必須堅持的原則,在這種暴亂勢力未被徹底消滅前,誰也不應存有不切實際的幻想。昨天香港警方逮捕了非法「鬥委會」主要首腦之一的湯秉達,加以扣留偵查,這是一項極具意義的行動,全港市民無不表示高度的快慰。與此同時,前任警務處長戴磊華,已由英國聯邦事務部正式宣佈因「健康不佳」而「退休」,這對目前香港警察人員的士氣,也必然具有良好的影響。這些事實表明,由英國政府以至本港當局,都正抱有最大決心以求肅清共黨亂源,確保本港安寧,有如署理輔政司何禮文最近在立法局會議席上提出保證一樣,言出必行,義無反顧。

這次警方繼拘捕傅奇、石慧等一干左派分子後,再扣留「鬥委會」的「常務委員」湯秉達,這是港府決心清除暴亂禍首的行動表示,當然獲得全港市民的無條件支持。在此我們應予指出,這個完全是非法組織的「鬥委會」,它是對共黨暴亂分子發號施令的最高機關,這個機關雖然沒有固定的辦公處所,但其組織性質卻與一個公開叛亂的「偽政府」同。最近港府對暴亂分子採取強硬措施,這非法「鬥委會」居然對左派暴徒發出「指示」,要他們使用「任何武器」去對抗軍警,或者從軍警手中「奪取武器」來達到其叛亂目的。他們如此明目張膽的表露其叛亂組織的面目,其不惜與香港政府和全體居民作對,業已無可懷疑。因此我們以為,港府本於「除惡務盡」與「擒賊擒王」的原則,應即明令通緝那些有名有姓的非法「鬥委」,以便警察人員隨時隨地展開緝捕的工作,特別是那十幾名所謂「鬥委」中的「常委」,他們是領導暴亂的渠魁,更應當在優先搜捕之列。

另一方面,港府為了使那些暴亂分子失去精神的憑藉,對於幾家長期公開倡亂的左報,也該予以法律應有的制裁。如前天「新晚報」在一項報道左派暴徒使用魚炮襲擊軍營警署的消息中有說:「據魚炮鋤奸隊來信表示:他們決意給予講錯電台及漢奸報以應有的懲罰,並號召以魚炮殺敵的戰友,統一行動,不炸郵局及普通車輛,而炸電台、漢奸報及其車輛。」這事實表明,最近連續向軍營、警署、車輛、郵局投擲魚炮逞兇的暴徒,與那些倡亂左報實有聯繫,而「新晚報」這個目無法紀的消息,更充滿了「發號施令」的口氣。姑勿論他們這種危言恐嚇會否見諸行動,這都是對香港法律秩序狂妄的挑戰。他們所以明言要對各電台、報紙予以傷害,正是由於許多電台、報紙都在全力支持港府,而那些倡亂左報卻迄未受到應有制裁的緣故。同時我們還可了解,這些無惡不作的共黨敗類,其始一再強調「集中矛頭指向港英」,如今受到港府大力鎮壓,「怕得要死」,卻轉而遷怒於許多電台、報紙,給以跖犬吠堯的污衊,可見他們最感畏懼的正是輿論界力量。港府當局為了保障這些公正輿論不受威脅,更沒有繼續容縱這些罪惡左報而不採取行動的理由。因此我們必須表明,前天刊在「新晚報」上的消息,就是左報公開犯罪無可抵賴的罪證,以後任何電台、報紙損及一草一本,都要唯他們是問。而港府當局為了除暴安良,其不應默爾而息,那是更不待言的。

其次,鑒於近日各方盛傳非法「鬥委會」發生內鬨、引起分裂的消息,許多社會人士認為這罪惡組織瀕於解體,偃旗息鼓,將指日可期。我們認為這種過份樂觀的心理,實有從速糾正的必要。人們對此有一必須理解的事實,「鬥委」之中雖然有不少是生活腐化的「資產階級」,在他們自知鬥爭「港英」已告絕望時,可能會急於趨利避害,搖身一變而為「罷手派」,但要知道,始終掌握這個非法「鬥委會」的是共黨中的「死硬派」,這些「資產階級」的附庸,平日已是軟骨動物,如今給他們牽着鼻子走,一切言論行動都受到監視縛束,即使後悔搭上賊船,但身不由主,要想中途「罷手」,又談何容易?而這些死硬派分子,他們闖了這個大禍,愈是面臨失敗,愈不敢獨負其責,如此一來,他們就勢必加強控制這些資產階級的動搖分子,寧願大家同歸於盡,也不會讓他們有中途「罷手」的自由。因此有關非法「鬥委會」可能「散檔」的消息,不管其真相如何,都祇能注視其發展,不能無條件接受,否則有了這種盲目樂觀的心理,那是非常危險的。

在此我們必須指出,在港府現行政策下,祇要我們上下一心為撲滅共黨禍亂而努力,勝利一定操在我們的撐握,這點決不成問題。但那些左派禍首和暴徒,他們雙手沾滿了殺人放火的血污,已經變成失去人性的野獸,祇要一息尚存,他們都會伺機「反撲」,決不甘心失敗。在這一個重要關頭,香港市民除了全力支持港府除暴安良的措施,使共黨暴亂分子不復再有翻身反噬的機會,便不應再有其他的幻想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