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7月20日 星期四

香港市民決定香港的安全
--由嘉華將軍談話說到市民積極「動員」的必要

遠東英軍總司令嘉華將軍,最近來港視察駐軍防務,與本港軍、政、警首長都有過會議,在前天離港返回星洲英軍基地時,曾在記者招待會上談及香港局勢。據嘉華將軍稱,他認為香港駐軍士氣旺盛,對警察人員的積極表現也深具信心,但他同時指出:「香港市民需要深切了解,防衛香港的第一道防綫,乃是香港市民本身。」嘉華將軍說:「香港市民的思想以至行動,均將決定香港的安全。」嘉華將軍對香港局勢的看法,與我們的基本看法相同,目前香港發生的暴亂,乃是一個共黨典型的內部顛覆行動,所有造謠惑眾、破壞交通、殺人放火等等,都是這種顛覆活動的一部份。而由過去迄今的事實證明,策動這種顛覆行動的,是以香港一小撮共黨分子為主,中共雖然有過一些空言的鼓勵,但實際並不予以支持,「人民日報」早就清楚表示:「決定香港命運的是香港同胞」,亦即是指絕大部份的中國居民。這與嘉華將軍所稱「香港市民的思想以至行動,均將決定香港的安全」之說,在基本上並無衝突。

如所了解,共黨顛覆活動是一種毫無理性的鬥爭,如他們一再焚燒灣仔「貝夫人健康院」和襲擊醫院救護車和消防人員等,都屬這種野蠻手段的表現,因此香港軍警雖能鎮壓暴動,和先後搜捕了不少非法分子,但要拔本塞源,使共黨的顛覆陰謀一敗塗地,仍有賴於全港居民對軍警行動的密切配合,方克有濟。以日來所見,那些共黨暴徒儘管備受打擊,但仍標榜所謂「游擊戰術」、「麻雀戰術」,作為垂死的掙扎,自更非有全港居民運用各種組織行動來支持政府,仍恐不足迅速撲滅這種共黨暴亂和陰謀。

就人們所知的事實,香港居民對共黨暴亂無不深惡痛絕,對於那些指揮暴徒無惡不作的「鬥委」,更皆欲得之而甘心,目前有六百多個社團表示支持政府,當可說明這種廣大人群的意向。但是,這種支持祇是一種精神的象徵,並非實際的行動,在「防衛香港」也即是保衛居民自己這一意義上,可說尚未「動員」,證以連晚港區仍有暴徒出沒,彷彿肆無忌憚,即是由於居民尚未「動員」起來的緣故。我們所說的「動員」,主要是指一些協助政府的行動和組織,而非如正規軍警的荷槍實彈,從事必要的戒備。明乎此,則這種「動員」應為香港居民所勝任,亦當無待於解釋。

記得本月六日,在我們題為「香港市民必須先做的兩件事」的一篇社論中,曾經談過這個問題。我們在文中指出,香港居民為了個人和集體的安全,第一件事是踴躍捐助「勞工福利基金」,第二件事應是儘速籌組各區「民安會」和「自衛隊」。現在時隔半月,而各方反應未如所期,我們更有在此重申的必要。在我們提出前項主張之初,適為沙頭角血案發生的前一日,我們曾就公共交通與各大工商企業的密切關係,詳論他們首腦對此項勞工福利基金的「大筆一揮」,應該責無旁貸。隨後沙頭角五名忠勇警員殉職的噩耗傳來,香港總商會立即發起籌募殉職警員撫恤金,不句日而獲得捐款六十餘萬元,這些鉅款能夠一呼而集,主要即在獲得各大工商機構的響應。殉職警員應該優予撫恤,人同此心,我們決無異議,而那些工商巨子慷慨捐輸的熱情,亦為我們所敬佩。可是,我們卻認為,那些為維持公共交通而奮不顧身的正義工人,他們也是對抗共黨暴亂的鬥士,他們有不少人因被暴徒襲擊而受傷,充分表現了他們不怕暴力威脅的勇氣,他們需要社會大眾給予鼓勵,與警察大致相同。因此,在工商巨子已對警察教育基金和撫恤基金有着熱烈捐助的同時,實在沒有吝於捐助這種勞工福利基金之理。而且至目前為止,此項勞工福利基金雖然獲得無數小市民捐贈,但各大工商企業尚未慨然動筆,以致集腋不易成裘,所得數目比之殉職警員基金,實在相差太遠。根據讀者的意見,為了使此項基金達到比較理想的成績,以對捐助慈善事業有名的賽馬會,就該對此作出應有的表示。而各大工商機構的負責人,祇要他們了解公共交通和他們業務關係的重要,其不應躊躇觀望,自不待言。而且我們還有需要指出的一點,目前的香港居民已是禍福與共,不應再有種族之別與階級之分。為了不讓共黨分子有任何挑撥離間的藉口,那許多赫赫有名的外國商行,是更應對勞工福利基金多所捐助,方足以表示我們居民上下一心,團結一致的。

還有關於組織街坊自衛隊問題,我們早已說過此事急不容緩,日前灣仔英京酒家被共黨暴徒縱火焚燒,該酒家由昨天開始被迫宣佈晚間暫停營業,足為這個問題提供了正確答案。目前共黨分子儘管已成強弩之末,但百足之蟲、死而不殭,我們要使它徹底失敗,不再為非作惡,一種來自居民自衛的組織,還是不能缺少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