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7月16日 星期日

英國人對香港局勢的看法

香港是戰後英國碩果僅存的殖民地之一,倫敦對於香港目前的局勢,自然極度關懷和重視;特別是中共民兵偷襲沙頭角警署後,更震動全英。報刊紛紛著文,對香港左派分子的暴行和未來發展,予以分析。例如日銷逾一百三十萬份的「每日電訊報」,它就強調香港不可能成為「澳門第二」。同時促請工黨政府,如果中共不停止在港九製造暴亂,英國就必須與北平絕交。權威的「經濟學人」雜誌,肯定港九所發生的暴亂,並非獲得北平的支持或授意。它舉出沙頭角射擊事件,「似乎是出乎北平意料之外的」。綜合上述評論的中心意見有二:一是主張港英當局必須採取強硬手段,對付港九左派分子的暴行和陰謀;二是港九左派分子的暴行,完全是一小撮左派頭目策劃的,北平不但未予直接支持,而且有點突兀驚奇之感。

英國報章的觀點,大致上與此間一般看法相同。中共一向心懷叵測,滿腹詭計,笑裡藏刀,自由世界已吃過它的不少苦頭;但以「五月暴動」的當時環境和事後種種發展而觀,不但倫敦輿論傾向於港九左派分子未得北平授意和支持的看法,就是此地各方面的意見,也作如是觀。過去一個時期內,此間自由報刊所發表的分析或評論,大多數俱持與此所見相同的看法。前天的英文「南華早報」讀者投書欄中,刊出了一篇長函,所述尤見具體。它說:港九左派頭目,屬於擁劉反毛一系。「五月暴動」慘敗,北平曾着彼等「北上」說明,但無人前往,事後乃發動各種恐怖活動,企圖換取北平的「信任」。這種看法,似合邏輯,而且與倫敦報章所述,不謀而合。

上述看法的接近正確性,我們也可以從此地各共報的反應窺及。共報一方面在評論中,全力渲染和誇大北平所發表有關港九暴亂的言論及聲明,甚至不惜工本,以「聯合號外」隨街派送;一方面強調「祖國的支持」,企圖欺騙受他們煽惑的盲從之徒。若干共報,居然大造「解放軍來了」的謠言,企圖為身處絕境的左派分子打「強心針」,同時藉謠言惑眾,動搖港九居民的抗暴鬥志。共報這種做法,充分暴露它們內心的虛怯,自知來日無多,祇有製造荒謬謠言,自欺欺人!

左派頭目企圖製造港九暴亂的結果,現在證明已全部失敗。最近使用卑鄙無恥的殺人放火手段,不但無法挽救他們的最後命運,反是觸發了廣大居民的普遍仇恨心理。新近曾訪問香港的英國全國出口理事會亞洲委員會主席孟達古,返抵倫敦後談及港九情勢時說:「中共已喪失了香港居民的大量同情心,香港居民並且對中共極端憤怒。」孟氏之言,可說一針見血!如果說左派暴徒窮叫「鬥垮港英」有甚麼「成就」,那就是中共已成為香港四百萬居民的頭號敵人!對所有參加暴動的左派分子,人人皆曰可殺!

左派頭目為了打算「將功折罪」,正在全力誇大「港英經濟已被癱瘓」的宣傳。若干外國報章,不明底蘊,信假為真,例如日本的「每日新聞」,最近就刊出該報駐港特派員的一篇通訊,竟把香港經濟描述為「一片漆黑」,祇憑左報捏造的資金外流和貿易下降等等新聞,便作出這種報導。須知左派頭目故意散播「香港經濟癱瘓」的謠言,其企圖是向北平「報功」,想證明他們策動暴亂的「方向正確」。自由世界若受其愚,無異做了他們的幫兇!

事實是真理,無法爭辯。我們現在舉出若干數字,揭穿左派分子的漫天撒謊:工商管理處最近調查六十間工廠,結果證明從五月迄今,它們生產並未停頓。若干大的工廠,新的訂貨合同有增無減。輸出方面,今年一月至五月,較去年同期增加了百分之十七。至於所謂資金外流,官方的統計僅為百分之一點六至一點九。上列數字,充分證明左派分子「癱瘓」香港的工業、貿易和金融的陰謀,不論是採取罷工、罷市或恐怖行動,統統落空。他們的陰謀不但沒有實現,反是「搬起石頭打自己的腳」,使左派資本經營的商店,受到嚴重損失。據此間「遠東經濟評論」週刊的估計,目前左派的百貨公司,生意祇及平時的百分之十。此項估計,事實上已極保守,而且是十幾天前的事;若以最近一個星期的情形而言,左派的百貨公司,門堪羅雀,與停業無異。試想誰願進入打手把門、暴徒聚散的「店舖」購物呢?至此,左派暴徒該自問一聲:「究竟鬥垮了誰人?」告訴你們:就是鬥垮你們自己!

一切的發展,無不說明左派暴徒在過去六十餘天來的所有陰謀,已遭港府當局和四百萬居民的鐵拳全部粉碎。不論左派暴徒有甚麼新的陰謀,其結局也必然是逐個被打破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