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7月15日 星期六

看英軍的出動

港英的暴行,層出不窮。它在襲擊摩托總工會和港巴分會以後,昨晨又向九龍船塢勞工聯合會和紅磡勞校下毒手。港英鷹犬向勞聯亂放木彈、催淚彈,鑿牆而入,掠去財物,濫行抓人,還打死了人。此外,港英的鷹犬還把培僑中學四位教職員工當街攔截,連車帶人綁走。這種行徑,同強盜綁匪還有什麼分別?

他們居然還有臉說,這是「恢復秩序與安寧」。這兩個月來,港英的暴行把他們自己的什麼「秩序與安寧」早已破壞盡了,以後一直用這個破幌子來繼續進行鎮壓,越鎮壓,就越不能使他們所想望的「秩序與安寧」恢復。

今次他們使鎮壓大舉升級,不但用「宵禁」來掩護,而且正式地出動了英國的正規軍。他們的「威爾斯兵團」和「香港團隊」連日協同港英警察和「防暴隊」一起出動,行兇施暴。在襲擊上述的機構時,英軍搬了臼砲和機關槍上陣,如臨大敵。

港英動用英軍鎮壓,性質是十分嚴重的。但也說明他們是十分虛弱的,警察和殘暴隊已經不行了,只能乞靈於最後一張「王牌」--英軍,但這又有什用呢?使用軍隊和一切暴力,這種做法本來是老牌英帝國主義百年來在各個殖民地屠殺人民的老手法,就是把殖民地人民當作豬羊般任意殘殺。但是,他們應該知道,香港是中國神聖不可侵犯的領土,香港同胞是這裡的主人,在中國人民已經站起來的今天,在中國人民一再警告英帝不容許它迫害港九同胞之後,它公然用英軍來加強鎮壓,這是對香港愛國同胞和中國人民明目張膽的嚴重挑釁。

在沙頭角,港英已經兩度向邊境我方挑釁,打傷打死了我方的群眾。我們曾經指出,英方已兩次向我們放出第一槍了。現在港英又用英軍在港九對付我同胞,這又是它發出了第一槍。

毛主席說,「希望那班玩火的人,不要過於衝昏頭腦。我們正式警告他們說:放謹慎一點吧,這種火是不好玩的,仔細你們自己的腦袋。

英軍暴行一定會受到應有的懲罰,一切血債統統賴不掉,逃不了,我們是一定要討還的。英方放了第一槍之後,第二槍以至最後一槍就輪不到他們作主了。

港九同胞這場反英抗暴鬥爭是完全正義的,在強大祖國軍民支援之下,已下定決心,同港英周旋到底,不獲全勝,誓不罷休。港英在用盡警察、「防暴隊」和特務等力量,不僅沒有把港九同胞抗暴的怒火熄滅,反而引起更多更大的火頭。出動到英軍,事實已開始證明,它的結果也只能是一樣。被激怒了的群眾,既不把「宵禁」當作一回事,也沒有被英軍的槍砲所嚇倒。九塢勞聯的工友昨晨英勇反擊了包括有英軍參加的港英法西斯暴徒的襲擊,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為有犧牲多壯志,敢教日月換新天」,毛澤東時代的中國人民氣壯山河,什麼都不怕,難道就會害怕區區的英軍?

毛主席教導我們:「中國人民經過長期的調查研究,發現了這個真理。軍閥、地主、土豪劣紳、帝國主義,手裡都拿着刀,要殺人。人民懂得了,就照樣辦理。……被壓迫、被屠殺的人民拿起刀來,誰如果再要殺我們,我們就照樣辦理。」既然港英叫英軍搬出臼砲和機關槍等武器來對付港九同胞,港九同胞總不能束手就斃,勢須用一切手段來目衛,來抵抗。

在鬥爭中,人是決定的因素,英軍雖有看似犀利的武器,但中國人有同自己民族的敵人血戰到底的氣概,而且發揮智慧,會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東西來變成武器,何況,任何武器都會易手的。各界鬥委會發言人就曾指出,「你們的軍警將會變成運輸隊,你們要打到什麼水平,我們一定奉陪到底」。

英軍出動後,港九愛國同胞當然提高警惕,滿懷鬥志,注視着局勢的發展。七億中國人民更不會對此置之不理。如果港英以為搬用英軍就能使它達到什麼目的而又不會自食惡果的話,它就未免把事情看得太容易、太簡單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