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7月13日 星期四 (2)

何禮文的「主動」

港英「立法局」昨天演出了一幕醜劇。這幕醜劇目的在嚇唬人,但是卻暴露了自己的虛弱,暴露了港英臨死掙扎,壽命已不長了。

李福樹是一個民族敗類,他昨天在「立法局」粉墨登場,說狗話,搖狗尾,說什麼「要嚴格地、無私地和公正地執行法律」。「如果不聽警告,將面臨嚴重後果」。他還瘋狂到叫中國人離開本來就是中國領土的香港。

另一個醜劇的主角是何禮文,他坐了一段時間的冷板櫈之後,好不容易最近才「官運亨通」,當上一個「署理副輔政司」。他所講的話更是張牙舞爪,說什麼「爭取主動的時候已到了」。何禮文的所謂「爭取主動」,從今晨所發生的事實證明了,就是出動英軍,對香港中國愛國同胞從事鎮壓,把暴行又升一級。

前天晚上,港英以「宵禁」的手法,實行強盜的勾當,開槍縱火,包圍華豐,武裝挑釁;今晨又在「宵禁」之時,出動英軍,布置鐵絲網,荷槍實彈,強搜我愛國工會,肆意捕人,至截稿時詳情尚未清楚。港英這些瘋狂鎮壓行為,就是何禮文的所謂「爭取主動」。

用毛澤東思想武裝起來的香港愛國同胞,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港英的籐牌、警棍已經失靈了;催淚彈、卡賓槍也失靈了,現在又出動了我們沙頭角群眾的手下敗兵英軍,企圖最後掙扎。在香港愛國同胞鐵拳之下,無論什麼鬼把戲,最後都還是逃脫不了被拋在垃圾堆裡的命運。

何禮文等聽着:你們的所謂「爭取主動」,不過是加速走向滅亡的主動,你們越是「主動」,你們就滅亡得更快。等着瞧吧,看你們還有多少日子可以「主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