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7月12日 星期三

暴行升級必受加倍反擊

連日港英出動「防暴隊」四出鎮壓中國香港同胞。只要什麼地方有人貼大字報或是發現有少數群眾集在一起,「防暴車」便大舉開到,把附近路口封閉,如臨大敵,展開鎮壓的架勢。這麼一來,群眾更被激怒,湧上街頭,進行反抗。這兩晚北角、灣仔的抗暴戰就是港英這樣挑起來的。他們把局勢挑起來之後,乘機打人、拉人,以至打死人。九日晚他們在福建中學附近濫行捕人,亂槍打死了鄭浙波和馬烈兩位工友,並在灣仔槍殺了另一位工友蔡南。

在他們行兇施暴的同時,他們把前往現場進行正當採訪的新華社記者薛平也綁架了去,雖經新華社嚴重抗議,港英尚未放人。

這都證明了港英蓄意把鎮壓升級,不擇手段地在蠻幹。

更其嚴重的是,這些暴行又是發生於我外交部照會英政府抗議其在沙頭角鎮壓群眾和向我境內軍民挑釁之後。他們不計後果地每次用新的暴行來答覆我國的抗議,這是使人絕對不能容忍的。

我們可以告訴港英:任憑你們如何其勢洶洶,都是遏止不了港九同胞抗暴的怒潮的,你們把暴行升級,只能受到加倍的反擊。毛主席說:「一切反動派的企圖是想用屠殺的辦法消滅革命,他們以為殺人越多革命就會越小。但是和這種反動的主觀願望相反,事實是反動派殺人越多,革命的力量就越大,反動派就越接近於滅亡。這是一條不可抗拒的法則」。

今天港九同胞緊記「下定決心,不怕犧牲,排除萬難,去爭取勝利」的教導,為了反抗迫害,為了民族大義,為了捍衛毛澤東思想,一定同港英鬥爭到底,不勝不休。港英這兩個月來毒打濫捕以及殺死這麼多人,試問愛國同胞曾被嚇倒嗎?鬥爭的隊伍不是反而迅速壯大了嗎?就舉鄭浙波、馬烈等工友為例,他們目擊港英鷹犬把一個學生亂抓亂打,義憤填膺,衝上去救護,根本不考慮個人的安危,對大批武裝到牙齒的「防暴隊」視如無物。他們在敵人的亂槍下死去,是「為人民利益而死,就比泰山還重」。

毛主席說:「成千成萬的先烈,為着人民的利益,在我們的前頭英勇地犧牲了,讓我們高舉起他們的旗幟,踏着他們的血迹前進吧。」徐田波等七位烈士是這樣,鄭浙波等三位烈士也是這樣。他們都是中華民族的好兒女,不愧為毛澤東時代的中國人。

港英昨晚竟突然宣布宵禁,並且不等宵禁開始實行,便派出大批「防暴隊」襲擊我愛國機構華豐國貨公司,包圍開槍,放火破壞。對我愛國同胞作進一步瘋狂的迫害。這種垂死掙扎的強盜行徑,適足以暴露港英的倒行逆施和虛弱怯懦。

衰朽昏庸的英帝國主義者,翻錯了皇曆,用了百年前的舊手法來對付今天香港的中國同胞,他們以為屠刀可以解決一切,但他們找錯對象了。在我們偉大祖國和七億偉大人民給予一切支援之下,港九愛國同胞決不會對任何暴力屈服。港英越是行兇施暴,就越增加他們對中國人民的血債。魯迅說,「血債必須用同物來償還,拖欠得愈久,就要付更大的利息。」

我們警告港英,你們欠債這麼多,難道不怕超過你們負擔的能力?難道不怕這越來越重的債務把你們壓垮?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