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7月11日 星期二

墨寫的謊言與血寫的事實

面對中國港九同胞風起雲湧的抗暴鬥爭,港英當局採取了火上添油的辦法,蓄意製造事端,瘋狂地加劇鎮壓。

由前晚到昨晨,港英出動「防暴隊」分別在西環、北角和灣仔三地撕毀愛國同胞所張貼的刊載我外交部給予英政府照會的號外,向群眾開槍、放催淚彈,打死打傷和非法逮捕我同胞,又一次製造嚴重的血腥罪行。

事情最早發生在西環,大批「防暴隊」在前天下午五時左右開到福建中學門前,手持卡賓槍和手槍,剛跳下車,就向街上密集的群眾開槍,並濫行捕人,多人中槍,一位搬運工人趨前救護,被密集射擊,身中七彈而死,造成我同胞兩死兩重傷的嚴重事件。原來從前天早上開始,港英的特務已在那裡進行勘察地形,從事監視等活動,以便後來下毒手,此事是經過陰謀策劃的。在北角和灣仔兩地,也是港英一再派遣「防暴隊」去向群眾挑釁,唯恐製造不出流血事件。他們曾槍擊華豐公司的櫥窗,扯下交通銀行和商務印書館所懸掛的「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萬歲」等布條,他們的圖謀更昭然若揭了。

港英這種做法,並沒有撿到什麼便宜,只是激起更大的公憤,受到更大的還擊。西環的群眾以牙還牙地反擊暴力,使行兇施暴者也遭到一死數傷。瓶子、石塊滿天飛,打得「防暴隊」狼狽萬狀。在北角和灣仔的群眾也是一樣,不怕槍彈,用磚頭瓦片來回敬侵犯者,時聚時散,你進我退,相持數小時,使「防暴隊」疲於奔命。

「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這種日子是再不會有的了。港英對中國香港同胞的迫害已經太瘋狂了。北京一再號召,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並指出「誰要想在香港殺害我愛國同胞,而又不受到應得的懲罰,那是絕對辦不到的。」現在全港九都像火藥桶一樣,如果港英「唔知死」,一定要繼續玩火,亂向中國同胞亂下毒手的話,那就一定要被這桶火藥炸得粉身碎骨。

在這一次挑釁事件中,中國香港同胞的死亡數字還在增加,截至目前已有三名。七位烈士的死因還未交待,現在又添上新的血債,這都必須由港英逐筆償還的。

港英喉舌的「南華早報」,妄想轉嫁港英在西環挑釁殺人的罪責,胡說什麼是「當地左派唆使者」的「暗殺意圖」。但是,墨寫的謊話,怎能掩得住血寫的事實?

它甚至連港英在沙頭角向中國挑釁和製造緊張的事實,都企圖加以否認。它裝傻扮呆地說:港英的「目的」受到「百分之九十九的居民支持的」,是「保持和平與安全」,這個「目的」適用於邊境地區。這完全是一派謊言鬼話。

可以指出,港英這個「目的」,正是在於推行包括鎮壓中國香港同胞在內的反華大陰謀。正是這個「目的」,才受到中國香港同胞和七億中國人民的反擊,誓必把它連同港英的反動統治加以粉碎。港英老是要把手下一小撮嘍囉來代表「百分之九十九的居民」,早已令人齒冷。試計算一下參加罷工罷市罷課有多少人;同情他們的又有多少人?如果這麼多的人只佔香港人口百分之一,香港的總人口豈不是要以億計?港英的「防暴隊」所到之處,成百成千的居民拿起瓶子和石塊來表示「支持」,這種「支持」倒是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

港英以「維持和平與安全」為名,而加強鎮壓和挑釁是實。就拿西環、北角和灣仔的事件來說,起因都是「防暴隊」去撕號外。這張號外是北京的聲音,是中國外交部給予英政府的正式文件,中國居民要聽取來自祖國的消息,閱讀這個外交文件,試問犯了什麼罪?為什麼要被打死、打傷和被捕?「和平與安全」不是分明由「防暴隊」來破壞的麼?沙頭角的群眾兩次被港英的軍警毆打殘害,港英的催淚彈和槍彈射到我方境內,把我方群眾當作槍靶子,這算是為了什麼「和平」?什麼「安全」?

顛倒是非,倒行逆施,一至於此。一種統治反動到了這種程度,還能持續下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