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7月8日 星期六

放眼看鬥爭的主要戰場

港英機構和一些英資企業工人罷工後,二十多個行業工人又展開聯合大罷工,已經以豪邁的步伐踏入了第三週。它的威力顯得愈來愈強大了。

面對工人這一聲勢浩大的正義行動,港英的做法不外這幾種:對於罷工的工人,盡力威迫利誘。軍警、特務、「法庭」、監獄一切專政的工具出齊,毒打、拘捕、囚禁、通緝,甚至襲擊工會,公然殺人都沒有絲毫動搖工人鬥爭的堅決意志,例如樹膠工人,他們在暴力之下,不但不屈服,而且採取了自衛的抵抗措施,把來犯者加以應有的教訓。至於資方玩弄的什麼「登記」、「解僱」、「迫遷」以至各種分化利用等手法,也無一不被工人頂了回去。

港英另一做法是拉東補西,竭力去填塞空缺,如女警改充巴士賣票員,寫字樓職員到碼頭理貨之類,可是空缺太多,不易填塞;那少數濫竽充數者技術生疏,效率低微,並不能給港英解決問題。

港英對外宣傳卻隱瞞了真相,大吹大擂,胡說什麼「正常」與「安定」,企圖叫人相信,罷工的作用不大,天下已經太平了。這完全是打腫臉充胖子。

不可否認的事實是:港英一開始推行其鎮壓港九愛國同胞的反華大陰謀,就立刻在政治上和經濟上給它自己帶來無限災難。法西斯的兇惡面目徹底暴露出來了,它的殘酷民族壓迫引起了香港工人和愛國同胞對它仇視、蔑視和鄙視。在經濟上,它吃到了空前大的苦頭。依照它在「憲報」上自己承認,香港七十多家銀行五月份存款額就減少了五億多元;五月份一個月內增發鈔票竟達五億六千元之鉅;香港銀行存在海外銀行的數字也減少了近七億元,據說這是支付香港匯出大量資金的結果。

六月份港英繼續製造了更多的暴行,激起了大罷工和許多行業的四天罷市,六月份的經濟情形,絕不會比五月份為好,這是毫無問題的了。港英當作命根的出入口、地產、旅遊以至股票等行業,全部得一個「慘」字。在船塢和卸貨等工人罷工期間,來往輪船和貨物流通大見減少了。新建樓宇有的照成本三成出售,都沒有人過問。遊客來的逐月稀少。股票市場一片蕭索。資金一味外流。其他許多行業隨而衰落,更不在話下。經濟危機的深化,是與日俱增的。這種情形持續下去,非把港英「陰乾」不可,就好像慢火煎魚,終必把港英煎到燶為止。

事實證明,香港的經濟命脈是掌握在中國同胞手中的。工人大罷工的確在經濟上動搖了港英的統治。在當前這場鬥爭中,北京早就指出,「主要地應當依靠香港的工人階級,他們是革命的主力軍。」「人民日報」五日的社論進一步指出,「工人的罷工是目前香港反英抗暴鬥爭的主要戰場,店員、城市貧民、小商小販、學生、知識分子以及一切愛國的同胞,都應當用各種鬥爭形式,同英帝國主義作鬥爭。」

毛主席也曾這樣教導我們:「對帝國主義進行鬥爭當中,採取正確的路線,依靠工人,農民,團結廣大的革命知識分子、小資產階級和反對帝國主義的民族資產階級以及一切愛國反帝力量,緊密地聯繫群眾,就有可能取得勝利。

港九工人階級受港英的剝削最深最大,港九整個城市今天的規模也是工人的氣力血汗所凝成的。他們的階級覺悟高,又比較最有組織,尤其具有敢於鬥爭、敢於勝利的傳統。以前省港大罷工,在極差的條件之下,工人都能克服一切困難,取得勝利,何況今天?

這兩個月來工人兄弟在鬥爭中所表現的英勇頑強以及他們在行動中所發生的重大作用,已證明他們不愧為主力軍,罷工的確是一個主要戰場。這個主力軍的潛力是巨大的,正如工聯會負責人所說,還有許多兵種未曾動用。目前的大罷工不過是反擊港英的第二步罷了。到目前為止,學生一天的停課和部分工商界四天的罷市,也只是初步的配合。今後各界愛國同胞一定會依循祖國的號召,用各種鬥爭形式來進行進一步的配合,使這個主要戰場發揮更大的殺敵致果的效用。放眼看這個主要戰場,情景是使人興奮的。

這次反英抗暴的鬥爭,不但在反對港英殘暴的迫害,並且在反對英帝的侵略,在維護中國人民的尊嚴,在捍衛毛澤東思想,這是正義的事業,是一定勝利的。中國七億人民將用一切支援來保證這個勝利。

為了促使勝利的到臨,工人兄弟正進一步展開活學活用毛主席著作的運動。罷工工人把學習作為日常功課,許多人越學越得到甜頭,越學越覺得心明眼亮。毛澤東思想是反帝反修最有力的武器,在鬥爭中邊學邊用,就更易學到手,用得對。工人兄弟掀起這個學用的高潮,真是太好了。

當前另一個任務就是響應祖國的號召,「要對一切愛國的人們作好團結工作,發動他們參加反英抗暴鬥爭,歡迎他們的一切愛國行動。」儘管在港九工人之中,還有不少受到港英的挾持或矇蔽,甚至有些貪小利而忘大義一時還未投入鬥爭的,但是形勢在教育每一個人,港英的暴行也在刺激每一個人,民族大義當前,歸隊的人一定是一天天多起來的。只要依照祖國的號召,一面堅持鬥爭,一面放手發動群眾,鞏固和壯大自己的陣營,蔚成汪洋浩淼的大海洋,如果英帝不低頭,就把它活活地淹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