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7月6日 星期四

香港市民必須先做的兩件事
一、踴躍捐助「勞工福利基金」,二、速組各區「民安會」

左派分子的「四天罷市」已慘淡收場,所謂麵包工人的一天「罷工」也不過說說算數。當他們有如一頭負傷野獸倒地呻吟的時候,有不少香港市民都在這樣的說:左派的三十六計已經出盡,他們越鬥越「萎」,快要「散檔」了。對於這些充滿「樂觀」的話,雖有事實根據,我們也不敢貿然苟同,因為這些左派分子闖了大禍,人人自知後果嚴重,罪責難逃,決不可能就此不了了之,愈是墮落失敗深淵,愈要作垂死掙扎。正如某些虧空公款的賭徒,其始所負並不太大,為了彌縫賬目,急於翻身,不惜四處張羅,孤注一擲,非至身敗名裂而不止。目前那些左派處境正是這樣,他們已騎上虎背,欲罷不能,愈想死裡逃生,愈加無法「收手」。如果香港市民忽視了這一點,這就可能犯了一項嚴重的錯誤。

左派分子是人民公敵,當然不甘心於連番慘敗,按照毛澤東「語錄」,「失敗、搗亂,再失敗、再搗亂,直至滅亡」,這正是他們命運的寫照。在這期間,香港市民為了個人和集體的安全,不讓這赤色野獸負傷反撲,就應該在牠筋疲力竭、喘息不遠的今天,首先做到下述兩件事:

第一、積極鼓勵維持公共服務的交通工人。這次左派分子最大陰謀的失敗,就在煽動公共交通的「罷工」,他們自知宣傳口號騙不了人,不惜向靠攏商人勒捐鉅款,用來對交通工人展開「銀彈攻勢」。他們當初估計這種銀彈攻勢「威力無比」,以為可以在一朝之間就使全港水陸交通陷於癱瘓,因此「罷工」之勢未成,那些倡亂左報就先作了「千軍萬馬殺向港英」的欺人「壯語」。但由事實證明,受了他們金錢賄賂而甘做「豬仔」的左派工人祇有一小撮,其餘大部份正義工人都不怕威迫,不受利誘,繼續維持公共交通的服務。我們知道這些工人都是「無產階級」,他們拒絕與左派分子同流合污,不僅人格高尚,而且顯然還有一種「匹夫不可奪志」的大無畏精神。而公共交通為現代都市的動脈,左派分子陰謀加以「窒息」,其目的固不正在「鬥倒港英」,而實欲制全港工商百業的死命,假如他們陰謀得逞,香港市民所受的禍害,殆不忍言。現在賴有許多交通工人堅持正義,把左派陰謀擊至粉碎,香港才還不至失去原有的活力。

由於這些交通工人的正義表現感動人心,所以最近以來,許多市民都紛紛向本報和其他報社捐出款項,作為自由勞工的福利基金,直至昨天為止,本報收到此項捐款已超過萬元,其他報社的所得數字也相當可觀,足見對交通工人予以應有鼓勵,香港市民無不具有同感。不過,看那些捐款來源,似乎都來自小市民階級,許多赫赫有名的大工商企業,尚未聞有慨然贊助之意。它們也許容有所待,但已不無使人有「姍姍來遲」之感。我們以為,香港公共交通重要已如上述,為了表示對正義工人的關懷,酬答他們服務的熱心,因而對此項福利基金有所捐助,各大工商機構應該責無旁貸。他們有一必須認識的事實,和平安定是工商百業的命脈,確保公共交通則為和平安定不能缺少的支柱,在面對左派層出不窮的陰謀搗亂中,沒有人能夠置身事外而不受影響,特別以工商業為然。因此各大工商企業的首腦們,為鼓勵交通工人忠於職守,對此項福利基金「大筆一揮」,應該無所用其躊躇了。

第二、加緊推動港九各區的「民安會」組織。最近新界各重要鄉區都已紛紛成立確保地方秩序的「民安促進會」,粉嶺鄉民一馬當先,九十名的「民安互助隊」並已正式出動服務,這就防止左派蠢動言,的確是個實際有效的對策。我們前已說過,對付左派搗亂不能徒託空言,更不能完全依賴警察,因此像「民安促進會」這一類民間互助自衛的組織,實為目前港九市民所不能或缺。舉個最簡單的近例,前天左派宣稱港九麵包工人「全體罷工」,「大公報」刊出有筲箕灣「振興」工廠貼上「罷工通告」和所謂成立「鬥委會」的照片,但據昨天「振興」主事人向報界表示,這張「通告」係晚間被人貼上,該廠工作如常,亦無工人成立「鬥委會」組織。這類左派鬼蜮伎倆已屢見不鮮,而市民防不勝防,這是由於還沒有「民安促進會」這種互助自衛組織的緣故。我們知道,香港四十年前曾有「四環更練」之設,這種更練俗稱「老更」,其主要任務在防盜防火,尤着重於晚上巡邏,這可稱為當時的「輔助警察」。此項更練制度始於我國,香港仿行亦證明有良好效果,特別在警察照顧不及的地方,最有防止宵小竊發的作用。目前香港左派到處搗亂,已經完全失去理性,如果他們狗急跳牆,鋌而走險,就會收買流氓歹徒,從事縱火、搶劫的罪惡勾當。像這種見不得人的盜賊行徑,如果左派認為非此不足苟延殘喘,他們將無所顧惜。香港市民為了防範未然,這就必須早為之所,因此港九各區應有「民安會」、「互助隊」等除暴安良的組織,看來馬上就要加緊推動,不容徘徊膽顧,自貽伊戚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