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日報社論 1967年7月3日 星期一

體育與社會的關係

體育專家及運動教練金貝爾,日前在討論本港派遣運動員參加在日本舉行之亞洲大學校際運動會時曾發表一篇重要的談話。金氏感嘆香港運動及體育人材缺乏,而現有之人材水準亦遠不及亞洲其他各地,他指出本港體育不發達的原因,大抵是由於體育及運動場所與設備的不足,及青年過於學業重視而忽略體育。金氏的談話是值得我們注意的。體育不單是教育中五育之一,祇是對運動員身心有所裨益這樣簡單,而是對整個社會有重大的影響的一件事業。所以我們要對這一個問題去詳細研討一下。

一個體育不發達的社會,是有許多無形的損失,對於青年人格和體格的訓練,是沒有其他方式或辦法去代替體育的,所以在教育理論中,常常提及德,智,體,群,美五種分類的教育,而其實體育與其他四育是完全貫通,其影響性比較任何四育更為重要。社會上一般人往往有一種錯誤的感覺,認為體育良好的青年未必是一個優良學生,或甚至有一種要不得的成見,認為體育是妨礙學生的學業。事實上適得其反,體育良好的學生,其學業大多數是超過普通水準。在香港,並不是體育妨礙學業,而是功課妨礙體育。

以前已經有了許多有識的人,討論過體育的重要,他們一致承認本港的少年犯罪及亞飛問題,都是由於本港缺乏體育及娛樂場所所引起。一個社會的少年犯罪增長,是這社會重大的損失,不獨他們要花費許多金錢去設置教養所來改革那些犯罪的青年,而且他們卻喪失了一班可能有為的人材。這一種損失是雙重的,因為教養所或感化院未必能夠改革已經敗壞了的青年。那一筆費用就用得極為冤枉,若用之擴充體育場所及設備,則可以有益於社會,而同時防止了少年犯罪的趨勢。

體育發達不單是教育的發達,在經濟上是一項重要的事業,可以替社會賺回許多正常的收入的,亦可以成為體育員一項正當的職業,在商業上來說,體育是一門最有發展的企業,我們看看文明國家的體育如何替社會及個人獲致財富,就明白體育對於社會的經濟是如何重要了,本港雖然沒有其他的重要體育,祇是足球一項受人歡迎,但足球在香港亦曾經有過其黃金的時代,若其他體育同時發達,市民對體育觀念轉變,香港的體育大可以發展到與任何文明國家媲美的地步,那麼香港的運動場所與設備將可以達到國際水準,可以足夠資格去擔任奧林匹克運動大會的東道,若奧林匹克大會能在,香港舉行香港旅遊事業將如何的發達呢?

但體育的提倡,並不是政府當局的單獨責任,而是社會人士全體的責任。我們首先要社會人士轉變其對體育的觀念,然後能夠提倡體育。所以我們再三提出,專家的意見認為香港體育是受到學校功課的妨礙而致低落。這一個意見我們是否承認是事實?若我們承認這是事實,就首先要去怎樣改革學校的功課,和怎樣令學校及家長明瞭體育的重要性。其次政府當局及社會團體應要計劃如何興建適當的體育場所與設備,因為這是提倡體育先決的條件。第三、所有愛好體育的人士都要一同起來組織有效的訓練體育機構,去提高青年對體育的興趣和訓練合適的人材。上述的幾項發展及提倡體育的步驟,將如何施行?我們認為必需由志願的團體去擔承責任,施行實際的行動才有結果的。在其他國家,政府中是有國民體育的部門去負責,但在香港,我們能夠有同樣的政府部門嗎?抑或我們要追隨英國的非職業性組織?我們希望社會人士給我們一個答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