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日報社論 1967年6月26日 星期一

XXXX

XXXX電台及電視向本港市民發表廣播,演詞中表示渠個人以為在相當期間內,本港市民還要忍受使人不安的情況,並且要互相合作,互相勉勵,及容忍本身的才智不能克服的其中一些困難的心情,來應付這種情況。港督又呼籲市民要堅決去防範,他說:「無論那一絕對小部份的人怎樣地有決心,假如我們大多數的人能夠緊守自己的立場,他們斷不能將他們的意志加於我們的身上的。因此,香港市民一定要時刻防範,我們一定要準備對抗任何的恐嚇或壓力,無論這些恐嚇和壓力是來自個人的或是團體的。最緊要的是我們千萬不要讓自己個人的或是一般的恐懼,控制我們。倘若我們鼓起勇氣,並且幫助他人提起勇氣,那麼於對這少數人的一切行動,是根本無需顧慮的。」

在機場時,港督在記者招待會中亦發表談話。渠特別透露渠本人希望在五年任滿之前,將專心從事去達成重要的四項建設,即第二個十年房屋建設計劃,醫務衛生的擴展,下七年的小學建設計劃,及食水問題的解決等。港督在記者席上亦透露,渠返英時將與英聯邦事務部商討者,為勞工法例之訂定,探求此次因勞資糾紛而造成暴亂之重點,如何解決及保障勞工利益等。其次則為建議加強地方政府權力。再其次則為社會安全之問題。

從港督廣播詞及其談話中,我們見到港督對於本港目前所發生的動盪的整個問題,是瞭如指掌,其渡假之前,向本港市民所發出的呼籲,確是一個最好應付當前局勢的善法。我們相信本港市民今後對於本港當局必更具信心,而在其個人的行動上,必更堅定其立場,互相合作,來對抗暴力的壓迫和恐嚇。在實際行動上,我們亦見到本港當局已經XXXX

XXXX去作長期的對抗。數日前輔政司增加高級人員專理動亂事件一事,可以知道政府當局在行動上是有了成竹在胸的計劃了。港督認為本港最需要者,為社會的安定,然後才能夠繼續有經濟的繁榮;但同時亦承認,經濟繼續繁榮,始能對煽動動亂者作有效的對抗。所以在應付動亂之時,不能不繼續發展本港各種的經濟建設,因此輔政司正常的事務,不能因動亂而稍有停頓,於是則須多設副輔政司一人去專心辦理動盪之事務。

港督此次之渡假,不獨對其本人身心有莫大的裨益,而且對本港的政務及將來亦有重要的幫助。港督已經明言其返英後將與聯邦事務部商討幾項重大的問題,每一個問題都是對本港市民的前□□□□□□□□□□□□的訂定,不□□□□□□□□保障和利益,而且對□□□有其利在。勞資合作則能使工業振興,經濟則因此而繁榮。地方政府能夠成立,人民與政府並肩行政,則能夠消除政府與市民間的鴻溝。地方安全是需要政府去維持,除了擴大警衛力量之外,尚須龐大的經費,如英政府不予香港以援助,地方安全則難以實現的。

港督在其發表抱負之時,我們見到四大問題能夠在十八個月內達至最足的進步,是十分愉快,我們感覺到本港的前途是光明的。四大問題之實現,亦要依賴社會的安寧才能夠一一付諸實施。我們希望本港市民,在港督於九月回港之前,能夠認清局勢,協助政府當局去維持社會的安定與秩序,使本港早日回復正常的局面,而使政府的計劃能一一推行,經濟繼續繁榮,民生更加舒暢,市民得能安居樂業。

進退兩難的蘇聯外交

蘇聯外交現又面臨另一進退兩難的局面。

蘇總理柯錫金二十日在聯合國大會指摘美國支持以色列「侵略」,但卻承認以色列的存在,並表示為了和平,「有意與大國合作」,這一演說的本身,就已頗為微妙。

同一天,蘇共總書記布里滋湼夫在中央委員會全體會議報告中東情勢時,對於溫和強硬兩派的分歧意見,力謀將其統一。蘇維埃最高會議主席則飛赴開羅,與那塞總統會談,表面上是援助埃及,包括重整軍備等在內,對付以色列。實際上,或許同時促使埃及接受合理的和解。

三位首腦分頭活動,顯示蘇聯當局亟圖解決中東問題的積極性。

自從赫魯曉夫時代以來,蘇聯的主要外交方針是:一方面要和平共存(以美蘇共存以至美蘇妥協為中心),一方面要支持亞洲、非洲、拉丁美洲新興國家民族解放鬥爭。這兩項勢力,本身矛盾衝突,蘇聯卻一直苦心孤詣,多方設法,希望巧妙地同時進行。

但是,對於揭業「反帝國主義」的民族解放運動的支持,往往損害美蘇的協調,在越南戰爭中,蘇聯援助北越,致與美國對抗,就是一個最顯著的例子。反過來說,假定不想損害美蘇協調,就非抑制新興國家的民族解放運動不可。蘇聯當古巴危機緊急階段所採的措施,又是另外一個例子。

對於此次中東糾紛,蘇聯究將依循甚麼型式解決呢?「古巴型」,「越南型」,抑或另外創出一個新的「中東型」呢?現在自然尚難逆料,但是無論如何,蘇聯決其不會冒核子大戰的危險,免致與美國攤牌釀成世界的空前浩劫;卻是幾乎可以斷言的。從這一點來看,蘇聯所謂和平共存的基本路綫,大概不會有實質上的改變。

蘇聯過去曾以「和平攻勢」困擾西方,自從古巴事件以後,對於越南戰爭,希臘軍事政變,及此次中東戰爭的以色列「侵略」,以美國為對手,都處於下風;克里姆林宮的首腦未免困窘。以前的「和平攻勢」,現在有轉成「和平守勢」模樣。加以中共抨擊蘇聯的路綫,指為並非與美國對抗,而是迎合投降美國,出賣越南,阿拉伯國家的和平共存云;於是,更加增多一層困難。

目前在蘇聯的領導層中,關於越南問題及中東問題等,傳說意見分歧,形成對立。處於錯綜複雜情形之下,原屬在所難免,與蘇共主流派布里茲湼夫、柯錫金等抗衡,主張採取強硬態度以政治局委員兼書記處書記謝立平,及前任安全委員會主席謝米恰斯內等。有些西方觀察家稱其為「新斯大林派」;因為這些人的氣質作風等等,與斯大林頗為相同。

不過,目前崇拜斯大林者只佔少數,其中以老一輩的人為多。大多數蘇聯人,尤其是知識份子及受過高等教育者,有頭腦,有理性,傾向自由;對於專制、獨裁、殘暴、守舊,殊不以為然。

此次蘇共中全會雖發表聲明,指摘「中東戰爭、越南戰爭與帝國主義有關」,呼籲加強蘇聯與阿拉伯的友誼。但卻同時指摘「毛澤東集團的誹謗運動及分裂運動」。蘇聯是念念不忘對付中共的。

還要指出:第一、此次中全會的議題有二:一為中東形勢;一為革命五十週年問題。關於前一議題,由布里滋湼夫報告;對於後一議程提出報告者,則有政治局委員兼烏克蘭第一書記,哈薩克第一書記,總工會主席,莫斯科省弟一書記,科學院院長等。單單看此名單,即可知道此次全會的重心在於國內問題。蘇聯人不會把國外問題看得比國內問題為重的。第二、柯錫金本已拒絕與詹森會談,現又改變初衷。根本上,對於各項重大問題,兩國首腦均有親自接觸的必要。

年來蘇聯外交誠屬進退兩難,惟以此次中東問題而言,蘇聯儘管要支持埃、敘等國;但正視現實,到了最後,除與美國妥協之外,恐怕別無其他打破僵局的辦法。

(XXXX/□□:文字丟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