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6月25日 星期日 (2)

斥戴麟趾的講話

戴麟趾昨天發表的講話,仍然想向自己臉上塗粉,歪曲人所共見的事實,一意詆譭愛國同胞的正義行動,絲毫沒有改變港英加緊進行迫害的意圖。

他說香港局勢在過去兩周已「恢復安靜」,「局面十分平靜」,顯然是信口雌黃。過去兩周港九愛國同胞繼續受到種種迫害,「六.八」、「六.九」兩血案後,特務挑釁打人捉人,「法庭」亂審亂判,罷工工人遭受威脅恫嚇的事情,層出不窮,白色恐怖瀰漫;所謂「恢復安靜」,試問根據何在。

另一方面,愛國同胞正進一步反擊港英的迫害。大字報到處出現。各界各行各業更多的人被激怒了,紛紛出現反英抗暴組織。港英機構及英資企業工人實行了首次聯合罷工,給予港英越來越大的打擊。

整個市面的情形,兩周來不是好轉了,而是更惡化了。這都是港英一手造成的。所謂「局面十分平靜」,簡直不知所云。

就在戴麟趾講話的前夕,港英鷹犬襲擊九龍廣東道樹膠塑膠總工會會所,打死打傷許多工人,引起工人反抗,附近的群眾同抱不平,造成一場群眾性的抗暴行動。這絕不是什麼人事先策劃的「暴動」,責任至為分明;而戴麟趾竟顛倒黑白,把這個事件反而歪曲說成好像是別人挑起來的。

港英一直把廣大愛國同胞的抗暴鬥爭,指為「絕少數人」的事,把二十個鬥委會昨天宣布開始進行的大罷工,也說成是工人受到「威嚇和金錢引誘」,還指金錢的來源「不正當」。這種胡說八道是對香港中國工人和愛國同胞的莫大侮辱和肆意污衊。

由於港英殘酷迫害港九同胞,激起了廣大同胞的憤怒反抗,今天站在抗暴戰線上的人是空前地眾多,而且隨着港英迫害的升級,參加這個抗暴鬥爭的人還會越來越多。一個多月來參加抗暴的工人、農民、漁民、青年學生以及各行各業的同胞,早已擺出聲勢浩大的陣容,現在各處成立的鬥委會如雨後春筍,難道這些都不是大多數?反而那些代表不了誰的專為港英搖旗吶喊的一些御用社團的少數頭子是多數?

工人同其他各界同胞一樣,奮起抗暴,完全是由港英的法西斯行徑所激發起來的。他們本身久已受盡剝削壓迫,現在又面對港英的大迫害,為了維護中國人民的尊嚴和生存權利,反抗是必然的,屈服才是怪事。對罷工工人威迫利誘的,正如各工會所揭露,不是別人,而正是港英自己。工人在罷工當中,受到祖國工人兄弟的關懷,匯來款項,並由各界鬥委會在各界支持鬥爭的捐款中,撥出慰問金,都是堂堂正正,光明磊落的,誰敢說是「不正當」?

最荒謬的是,戴麟趾在幹盡反華勾當的同時,居然還說「與鄰邦和諧共處」,把自己毒害中英關係的責任推卸,指為「受少數人破壞」。如果這「少數人」指的是英國政府以及戴麟趾一夥人,倒是對的。這些年來,港英包庇縱容美蔣分子,從事種種對中國破壞和顛覆的活動;容許美帝利用香港作為侵略越南和向中國挑釁的基地。此次追隨美帝,勾結蔣匪幫,有計劃地推行反華大陰謀,殘害港九愛國同胞無所不用其極。中國駐港機構人員受到迫害特重。港英不惜濫用「緊急法令」來「取締」有關毛澤東思想的宣傳。北京每就港英迫害港九同胞的暴行提出一次抗議,港英就用一次更大的暴行來答覆。所有這些反華的罪行,中國人民筆筆記上,一定清算。是英帝國主義一意孤行,把中英關係「毒害」。在鐵一般事實面前,罪責難逃,因此所引起的一切嚴重後果,非由英國政府、港英當局承擔不可。

「道理」、「公平」、「尊重別人意見」、不用「暴力」……等等,都很好聽,但騙人的「好話」掩蓋不了壞事。試問濫用暴力把人亂打亂拉亂審亂判亂殺的是港英,還是廣大港九愛國同胞?道理何存?公平何在?

戴麟趾這次講話最可注意的一點只是:港英毫無悔禍之意,擺出來的態度是要蠻幹到底的。這並不出乎一般的意料。他提醒了愛國同胞,敵人是絕不甘心於死亡的,鬥爭是要堅持下去的,必須依照北京的號召,進一步組織起來,行動起來,加強鬥爭,去爭取勝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