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6月17日 星期六

算算左派「捐款」的「糊塗賬」
--「捐款」來源既可疑,用途更不堪詰究

在左派分子的許多宣傳中,所謂「抗暴捐款」也是他們的「重點」之一,特別在他們鼓煽「罷市」、「罷工」一敗再敗後,這種捐款數字據說更是直綫上升,「大得驚人」。到目前為止,據左報發表的捐款數字共有兩大筆,一筆由香港左派商行、職工和左派學校員生等捐出的,據稱已突破千萬港元大關,另一筆由北平「總工會」匯來的,為一千萬港元。目前左派的捐款運動還在繼續進行,這些紙上數字可能還要「大加特加」,當是意料中事。

左報如此着力於這種「捐款」宣傳,當然有它的目的,但我們也同時發現,這種宣傳不僅不能表示他們「反抗港英」的熱心,而且還處處露出了許多不堪詰究的破綻。例如:

一、「大公報」曾自稱收到有「南洋辦莊」的捐款一百萬元,這「南洋辦莊」既非社團名義,亦非商號名稱,「大公報」是否收到這筆捐款,祇有「天曉得」。

二、據左報宣稱,它們收到了八、九百萬元捐款後,已撥出二百萬給予「鬥委會」,其餘巨款如何分配使用,則未見公佈。

三、北平的「中華全國總工會」不是甚麼「財團」,何來一千萬港元的鉅款?而且,假如中共真的要支持香港左派的反英鬥爭,何以所有黨政機關都一毛不拔,亦不出面,祇有這個「總工會」如此慷慨?

四、香港有許多左派銀行,每家的「職工捐款」最多不過二、三萬元,但銀行本身則分文不捐,其故安在?又「鬥委會」中有不少身家千萬的靠攏商人,除王寬誠據稱已捐出十萬元外,其餘的「資產階級」,沒有一人表示響應,亦不見左派提出追討,這是甚麼的道理?

根據前述四點疑問,可知左派大吹大擂的「抗暴捐款」宣傳,除他們宣稱已有二百萬元撥給「鬥委會」,姑且假定其為事實外,其餘的天文數字,簡直就是一筆「糊塗賬」。許多市民認為左派正在玩弄「數字遊戲」,也是出於這一觀點。就左派的當前策略予以分析,他們所以不惜大耍「數字遊戲」的原因,顯然是由於內部精神陷於崩潰,所有嘍囉走卒都提不起勁,他們為要向那些悲觀失望的左派工人「打氣」,空頭支票已開不了許多,索性在捐款數字上大劃「圈圈」,表示「要錢有錢」,不成問題。反正那些捐款人是張三李四,根本無可稽考,數目的多少真假,更不必論。但是,他們這種做法,不管能否欺騙那些左派工人於一時,至少還有一點不能向群眾有所交代,那就是他們祇宣佈各方捐款的收入數目,面對支出用途則諱莫如深,如此鬼鬼祟祟,顯然就是作賊心虛,見不得人的把戲。但我們知道,這些捐款雖非全部真實,至少亦有一部係由左派的商行和職工所捐出,「鬥委會」如何使用,人人都有權追究。這就發生了一個嚴重問題,假如他們是藉機歛財,浮報濫銷,捐款者情有不甘,自必會跟他們清算這筆「糊塗賬」。要是他們把這些捐款用於收買歹徒作非法活動的支出,那是一種犯法行徑,必為港府當局所不容。左派分子祇知作偽而不顧後果,這重大責任是必為他們所擔負不了的。

同時,我們還應指出,香港左派如此拚命在捐款題目上大做文章,這不僅犯了「文化革命」的大忌,且亦暴露了本身莫大的弱點,因為這種靠「錢」來支持政治鬥爭的作風,借用大陸毛派攻搫當權派的話,就是不折不扣的「經濟主義」,如假包換的「鈔票掛帥」,「上海市長」曹获秋之流,便是給套上這種罪名而被押着遊行示眾,被鬥垮台的。如今香港左派居然吹起這一股「經濟妖風」,這在毛派的上級看來,真是「好大的狗膽」(左報罵人語)。在另一方面,這等於證實左派分子的「反英鬥爭」,都是「唯錢是視」,無所謂恩仇,更無所謂「思想信仰」。「有錢使得鬼推磨」,原來正是那些左派頭子鬥爭的哲學。他們對「資本主義」中毒如此之深,試想這種鬥爭還有前途嗎?

最後說到那大陸「總工會」匯來的一千萬港元,該會「錢從何來」,本來是個疑問,香港左派銀行不捐款,而要大陸「總工會」捐款,這更不可思議。不過,無論這筆捐款是真是假,這個消息既屬由北平「新華社」發出,這亦可使人們切實了解中共的態度。那就是,毛幫對香港左派所作的暴亂,表面上雖不好反對,但由他們「政府」到「黨中央」,俱不願支持,因此這一筆真假難明的鉅款,便祇好作為由「總工會」滙出,表示那是大陸的「工人行動」,與中共中央不相干涉。這是一個大關鍵,亦是中共決策和「高度機密」的外洩,全港居民都不可忽略。我們曾說香港左派是「斷綫風箏」,在此已獲得證實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