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6月16日 星期五

看他們還能橫行多久?

港英竟悍然「撤銷」銀都戲院營業執照,並出動便衣特務在新蒲崗連開六槍射擊張貼大字報的青少年。這是港英暴行的新升級。

港英半夜三更去偷襲銀都戲院,破門衝入,見人就打,連在宿舍睡覺的女職工也拉起來打,打後還拉。他們不但把院內的一些機器和其他財物掠走,甚且打毀偉大領袖毛主席的塑像和撕掉宣傳毛澤東思想的圖片文字。行同盜匪,無法無天,他們卻有臉皮說這是執行「法令」,橫遭毆打逮捕的職工,被加以莫須有的「罪名」,受到「法庭」審訊,事主變成「被告」,兇手充當「證人」,在世界法律史上恐怕再找不出另一件這樣荒唐的醜案了。這就十足證明,這種「法令」是法西斯強盜的「法令」,無非是實行無理迫害的手段。

港英意猶未足,看見少數職工堅持鬥爭,繼續營業,便索性再出動人馬把戲院的營業執照「撤銷」。

這不但是肆無忌憚的法西斯行為,而且是對港九同胞的故意挑釁。更其嚴重的是,我外交部發言人剛剛給與英方以最嚴重、最強烈的警告,港英就公然採取了這種行動,這就表明了他們存心同全中國人民為敵,已到了極其狂妄與瘋狂的地步了。

港英特務的鬼祟勾當,從盯梢、跟蹤、恫嚇、綁架等等發展而為任意開槍,竟以青少年做靶子。試問港英是否要製造更多的徐田波、黎松等血案?是否要把血債大大增加?

港英這樣其勢洶洶,表明了什麼呢?正如「人民日報」所指出,「它力圖用加倍的殘暴來掩蓋它的怯懦,用加倍的瘋狂來掩蓋它的虛弱,這恰恰反映了它的那種朝不保夕的恐慌心理」。事實的確是這樣。他們的「防暴隊」和特務完全像魑魅魍魎一般,月黑風高就出動,那一晚不幹一些壞事,就連覺都睡不着了。到處出現的大字報,嚇得他們心驚膽寒,大有草木皆兵之勢。

這也同時表明了,反動派不會放下屠刀,當然也不能成佛。他們已經放棄了臨崖勒馬的機會。現在他們一手把局面推到如此十分嚴重的地步,恐怕連他們自己也不知如何收科了。

誰都能看到,港英這些暴行是絕對鎮壓不住抗暴的怒潮的,適得其反,港九廣大同胞從港英的暴行中受到更多活生生的反面教育,使得人人覺得其欺人太甚,「佛都有火」,非奮起抗爭不可。

當前鬥爭形勢大好,抗暴的隊伍一天比一天壯大,無論港英怎樣造謠來「安定」人心,僅僅在工人的罷工行動上已經受到了多麼沉重的打擊,他們應該「冷暖自知」。他們擴大行兇施暴,只能受到擴大反擊。

尤其他們這樣兇悍地向全中國人民挑釁,中國人民是好惹的?會輕易放過他們?北京的表示一次比一次強烈,一次比一次具體,難道只是同港英開玩笑?全總匯來一千萬元,是祖國工人兄弟支援港九同胞鬥爭的實際行動,顯示出祖國工人兄弟同港九同胞親切的戰鬥情誼。今天全國軍民都做好了充分準備來支援這個鬥爭,我外交部發言人這個宣告,嚇壞了反動派。所有港英的喉舌以及美蔣報紙竭力封鎖這個新聞,唯恐引起內部恐慌。有的蔣報拿全總的匯款來做文章,說什麼祖國對港九同胞的支援就是這樣的了。這完全是胡說八道,自欺欺人。

當前的局勢很明顯,港英手上那點兒本錢未曾賭光,總要蠻幹下去,較量是免不了的。港九同胞有偉大祖國做後盾,高舉毛澤東思想的偉大紅旗,為了正義,也為了生存,抱定不怕犧牲的決心,是完全有能力、有辦法把港英鬥倒鬥臭的。港英在掙扎中的每一項暴行,必將受到加倍反擊;他們的每一筆血債,必將要如數加息清償。

且看他們這些大大小小的牛鬼蛇神還能橫行多久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