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6月11日 星期日

共黨必敗!左派必垮!
--從中東到遠東,共黨處處碰壁鎩羽

從中東到遠東,整個局勢的發展特徵,八個字可以概括一切。這八個字就是:「共黨必敗,左派必垮」。香港的左派分子,在過去四十多天之內所製造的大小騷動,可說是「無役不北」,而且敗得空前悲慘。他們的力量現在已臨再衰三竭,猶不知死活,叫嚷甚麼「港英必敗,我們必勝」。古人說得好:「鳥之將亡,其鳴也哀」,左派分子現在恍如一群無巢之鳥,飄飛空際,無枝可棲,自知來日無多,祇有發此哀鳴!左派分子相信「唯物論」,講現實利害,眼前的現實情勢則是共黨必敗,左派必垮。所謂形勢比人強,共黨和左派分子之中如果有識時務的,唯一的生路祇有低頭認輸,放下屠刀!

先看中東。這次阿聯(埃及)自恃有莫斯科和中共的喊叫支持,大嚷放火,出兵進攻以色列。其餘幾個阿剌伯小國,受了阿聯納塞爾的甜言蜜語誘惑,助紂為虐,同時向以國侵攻。以色列國小民寡,三面受敵,照理說是凶多吉少;殊不知阿聯和其他阿剌伯小國的部隊,原來是「小型紙老虎」,一經接戰,立即敗陣,勢如山倒,失城棄甲,全綫崩潰,比起一九五六年侵以之戰,敗得更慘!

以色列之勝,勝在堅強無比的鬥志戰意。以國打的是衛國戰爭,許勝不許敗;贏了可使以色列繼續享有領土和主權的完整和獨立,敗了將使猶太民族千辛萬苦締造的國家,毀於一旦。阿剌伯國家自恃兵眾,以為可以凌寡,擊敗以國。這正是中了中共「人海戰」的毒素,不知人海不能抵抗正義。因此,阿剌伯國家(特別是阿聯)之敗,咎在中共!阿聯納塞爾因為上了中共那套「犧牲別人、成全自己」圈套,纔落到今天「無顏見江東父老」,祇有請辭總統職位的田地!阿聯戰敗之責,不僅中共要負起,蘇俄也要付起。莫斯科一邊慫恿阿聯,向以色列用兵,一邊在安全理事會中,帶頭提議限期停火,一邊又與英、美協議,互相保證,不擴大戰爭。開羅電訊描述阿聯對蘇俄的兩邊討好手法,痛恨不置,言外之意,大有悔不當初之慨!

阿聯之敗,證明跟隨共黨「盲進」的將會自食苦果。「能吃苦中苦,方為人上人」,阿聯吃了一次苦頭,今後如果迷途知返,放棄黷武,而致力於經濟開發,發揚古埃及文化,亡羊補牢,仍有大好前途。中共卻不同,一次又一次的毒計破產,顏面失盡,信用掃地,成了名符其實的「敗事有餘」者,已經拖垮了蘇卡諾,現在正在拖垮胡志明,納塞爾也「領過教」,試想今後誰還要跟它朋比為奸?共黨必敗,事實俱在。

回頭再看看香港。左派分子強徵苛歛、恫嚇威脅,五月間的「敗績」,彰彰在目。捱了一連串的痛擊之後,至今還想從事困獸之鬥,仍然四出煽動工潮,推人跳火坑,製造騷亂。左派分子這種最後掙扎,分明懷有兩層毒意,一是藉此挽救正在瓦解中的「群眾」,為他們注射「強心劑」。一是藉此向中共報功,解除「押京問斬」的危機。一小撮左派頭目,滴汗不流,滴血不滴,整天「創造」新口號,產製新謠言,希圖誘惑新的盲從者,為他們做代罪羔羊。其實,他們這一套做法,根本是背叛中共的教條,不信「唯物論」而改信了「唯心論」!此時此地,每個居民最現實的問題,莫如生活,跟左派分子去「鬥臭、鬥垮港英」,等於自絕生計。例如九龍亞皆老街水務局倉庫的一個二級工目,具有十年服務歷史,薪金六百五十元,住宿舍,有假期,祇因上了左派分子的當,參加搗亂,結果面臨失業危機。僅此一例,就可以說明萬事莫如吃飯重要,若被左派分子利用,鬥垮的不是「港英」,而是自己!

這也說明為甚麼左派分子連日來鼓動的罷市和罷工,無人響應了。將來就是再攪些新花樣,可以預料還是一定無人理睬,黯然收場。左派必垮,已成定局。

在中東,在香港,已處處證明共黨必敗和左派必垮,在大陸,共黨必敗的形勢更加明顯。僅僅在過去五個月之中,大陸擁毛和反毛分子流血惡鬥的結果,二萬餘人經已喪生。連毛澤東這個獨裁暴君,也要自認大勢不妙。戒嚴令雖已頒佈,但流血惡鬥絕對不會停止。這一新的形劫,說明今日大陸已陷入了混戰和內戰並起的境地,中共已接近死胡同的盡頭,敗象如此具體,其政權焉有不崩潰的道理?

眼前所有的一切,非常生動地說明了這個以血腥屠殺為手段而統治大陸的政權,根基已由腐朽而動搖,目前的混戰一旦發展而成為全民反共之戰時,中共政權就會土崩瓦解。毛、林一夥此時所盼得的「神蹟」,就是天下大亂,亂成一團之後,他們就可以把「內鬥」的視綫轉移到「外鬥」,在大亂之中尋找出路。這也就是中共無時唯恐天下不亂的陰謀所在。阿剌伯國家已同意停火,中共宣傳機器還在喊陣助威;左派分子在香港已敗得抬不起頭,北平仍叫嚷「全國工人、農民、人民解放軍戰士和一切革命群眾,都要做好充分的準備,用實際行動來支援香港同胞的鬥爭。」這類「馬後砲」式的「壯語」,試問能嚇倒誰?

從上面的一切事實看,「共黨必敗!左派必垮!」還會有疑問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