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日報社論 1967年6月6日 星期二

民主政治與香港前途
呼籲香港選民明天熱烈選舉市政局議員

六月七日是香港市民一個重要的日子,市政局五位民選議員出缺,李有璇、張永賢、葉錫恩、張有興、馬超常五位議員任滿,市民在六月七日選舉新任議員。值得注意的,是本年度之選舉比較過去任何一年為重要,政府固然有了長時間的籌備,而負責這一項重要工作的監選官徐淦,對世界民主政治有深切研究,對香港政治實際情況有深切認識,其長年累月致力於選舉事務、法例與工作之安排,不但一一完成了政府所預期之計劃,更重要的是推進了香港的民主政治運動,市民們知道民主政治的重要性,知道了香港遠大前途,是有賴於真真正正實行民主政治的,本年度選舉市政局議員,所以能夠熱烈展開,選民重視,候選者努力爭取選民,一個新的、大好的選舉形勢之形成與發展,在香港來說是史無前例,這是香港文化政治進步之表現,也是四百萬香港市民愛護香港,為香港做事的表現。當然,凡此表現與成就,都是通過了監選官徐淦夙夜匪懈之努力,大公無私的努力,一心一德的努力而獲得的。所以我們讚揚徐淦主持下的選舉機構,徐淦實際是香港民主政治的先行工作者。現在是要看我們自己的努力為如何了。為了保證今年的選舉辦理得更好,為了保證我們能夠選出理想的真正代表市民的議員,我們呼籲選民,要熱烈參加選舉,向候選人投公正神聖的一票。

凡是有資格的選民,明天必須到投票站投神聖的一票,不管天氣如何,那怕是狂風大雨,我們也要到投票站投神聖的一票,這是每一位選民的權利,萬萬不能放棄權利,如果放棄了權利,就是本身逃避現實,逃避責任,因為每一位選民發揮其權利以選舉議員,正是我們作為市民一份子的,對香港應盡的責任。

其次,在競選最後階段,候選人要表現良好的民主政治風度,我們可以公開爭取選票,但我們不能在幕後爭取選票。民主政治就是公開的、公正的競爭,絕不容許幕後的操縱。只要緊守着民主政治的精神,不管失敗或勝利,都是值得驕傲的,因為我們已向廣大市民們盡了教育的任務,我們的踏上選舉舞台是光明磊落,我們退出選舉舞台也是光明磊落的,這樣便不必關心於成敗得失了。

又其次,候選人必須清楚認識,我們一旦獲選為議員,便要知道自己的責任。選民們並不是要求我們消極的批評政府施政,而是希望我們積極的督導政府施政,表達市民的意見,為地方作出具體貢獻。只知消極批評,或是吹毛求疵的批評,只有落後的,衰老的議員才會這樣做的,這是錯誤的觀念,我們不要這錯誤的觀念!

最後,我們要告訴香港政府及全體市民們,此次選舉完結之後,我們仍然要繼續培養民主政治精神,繼續展開民主政治教育。因之,監選官徐淦及其主持下的選舉工作機構,不但要繼續工作下去,而且要擴大其組織,增強其工作,務使四百萬市民更懂得民主政治,更知道保有選舉權之可貴,果如是,香港才算是真真正正的推行民主政治。

中東爆發戰爭與美蘇關係

中東戰爭爆發,一如越南戰爭,這是與美蘇有關係關係的。

蘇聯停泊北越金巴港的輪船被炸,且有船員死傷,已向美國提出強硬抗議;並警告如再發生類似事件,將採取適當措施。中東方面,關於埃及以色列的戰爭,美蘇正在加深對立,兩國關係進入惡劣階段。足以左右世界大局的兩國頭等強國,對於中東及越南問題將怎樣做呢?

就某種意義來說,中東目前局勢使美國極感憂慮。因為第一,美國在中東地區有很大的石油權益;第二,有許多美國人的祖先是猶太人;美國不能坐視以色列的危亡不顧。但是如果除了越南之外,又在中東□□戰爭,美國的擔子更重。何況,蘇聯表示支持阿拉伯國家,美國國內則有許多人主張強硬。倘若中東危機轉成美蘇對抗之局,問題豈非更大。

至於蘇聯,越南問題固然重要。惟因中東地區接近蘇聯;中東戰火一旦爆發,將立刻燒到身邊。如果不幸而與美國武裝衝突,演成核子大戰,勢必兩敗俱傷。不僅如此,蘇聯戰後縱能保存數千萬甚至一億人民的生命,一部份工業;實已殘破不堪,淪為弱國。蘇聯又不像美國那樣,有海洋把它從敵對國家隔開。蘇聯與中共有長達數千哩的邊界,假如中共要算舊賬,包括恢復失土之類;蘇聯如何應付,中共最近一方面向中東援助及煽火,一方面指蘇聯勾結美國,出賣阿拉伯國家;一石數鳥,用意甚深。此外,西德念念不忘復仇。處於此種情勢之下,莫斯科對中東危機,可能比華盛頓尤為焦急。

美國方面,因為越戰已使它吃力,自然不願另在其他地區發生事故;這是可以推想而知的。由美國看來,蘇聯在政策上,顯然有意乘機把中東危機與越戰聯在一起,就中尤其是對美機轟炸北越問題,向美國施展壓力。

不過必須同時注意,蘇聯的政策外表上硬化了,但是頗為微妙。蘇聯領導層內部意見分歧;據傳失勢的謝立平一班人對越南問題是鷹派。克里姆林宮當權者可能為了封堵謝立平之口,做出凍結美蘇關係採取強硬方針的姿態。

關於中東問題,安理會已開會討論十一天,尚無結果;美國懷疑該會能夠解決,於是欲在聯合國以外想辦法。美總統日前與英首相協議,擬宣言亞加巴灣的航行自由,作為第一個步驟。蘇聯或許要求達達尼爾海峽自由航行以為交換。但主要困難在於阿拉伯國家是否接受;如其不然,此項妥協亦難成立。美總統以親筆函致蘇總理,後者亦已回信。再看蘇代表十天來在安理會辯論中東危機之際,對於目前許多關鍵問題,諸如應否讓以色列船舶通過亞加巴灣太蘭海峽之類,避免闡明立場;往往扯到越南、古巴、多明尼加問題,及指責美國把核子武器置於蘇聯附近等;似乎有意與美國作「整批交易」。如果獲得相當代價,將會多方努力,抑制阿拉伯國家。

但現在中東戰爭爆發了,上述西方國家的努力完全崩演了,毫無意義了。問題在於美蘇兩國最後能否抑制,能否互相發揮壓力,以迫使阿聯及以色列讓步,俾得初起的戰爭馬上停止。如果美蘇在這一方面不採取行動,或是新的努力失靈,中東戰爭無疑是殊堪憂慮的。

(□□:文字丟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