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6月6日 星期二

從中東到香港 英帝末日近了

中東的戰火燒起來了。

美帝以蘇修和英帝為幫兇,以以色列為工具,一直在給巴勒斯坦製造災難,對阿拉伯國家進行顛覆活動和侵略陰謀,使得中東局勢日益緊張。最近美英蘇大搞外交上的祕密交易,企圖撲滅阿拉伯人民的反帝怒火;美帝還把艦隊開到「中東危機的焦點附近巡邏」,揚言闖進亞喀巴灣,實行軍事恫嚇。以色列這條走狗在主子唆使下,張牙舞爪,叫囂要對敘利亞用武。到了昨天,以色列就大舉侵犯阿聯邊境,並向開羅進行空襲。阿聯人民奮起抗戰,其他阿拉伯國家也紛紛出兵投入戰鬥。

這個戰局不管如何發展,形勢都是對阿拉伯人民有利的。美帝是紙老虎,它在中東的處境並不妙,阿拉伯人民是有辦法制它於死命的。中東號稱歐亞兩洲的十字路口,戰略地位重要;擁有地球上藏油量百分之六十,美國在這個地區的投資多逾二十五億美元,它最怕阿拉伯人民在這些方面斬斷它的魔爪。它依靠軍事恫嚇,無非色厲內荏。上次英法出兵蘇彝士運河,美帝做後台撐腰,一見形勢不對,倉皇撒手逃遁。現在美帝用「第六艦隊」炫耀武力,來給以色列打氣壯膽,儘管聲勢洶洶,其實是二仔底。它在南越已被打得走投無路,如果它再在中東開個戰場,它的狗命不是更快完蛋了嗎?

美帝顯然還是企圖使用軍事恫嚇來遂行其政治陰謀,它想搞個四國會議,又想通過聯合國去進行干涉。

在這裡,人們要注意蘇修的鬼祟活動。它口頭上表示支持阿拉伯人民,暗中卻同美英勾勾搭搭,一意撲滅阿拉伯人民反帝的戰火。

四海翻騰雲水怒,五洲震盪風雷激」。今天全世界人民反帝的怒潮是不可阻擋的。阿拉伯人民絕不孤立,中國已鄭重聲明,全力支持他們這一正義鬥爭。只要阿拉伯人民不聽美帝蘇修的「好話」,又不怕它們的恐嚇,勝利是一定屬於阿拉伯人民的。

在中東問題上,英帝是窘狀畢露,醜態百出。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它在中東的利益很大一部分已被美帝取而代之,它只能追隨美帝做「傍友」,實際沒有多大發言權,但是它這個破落戶,還要靠中東來「吃糊」,它每年從中東油產掠奪到五億美元。美專欄論客阿爾索普曾指出,如果英帝保持不了這點利益,它就要破產了。

中東戰訊傳出後,倫敦的股票市場立起波動,英鎊跌勢尤大。整個倫敦在發抖。布朗連忙表示「不站在任何方面」,想打扮成為「局外人」;並通知預定通過蘇彝士運河的英輪先看風色,不要前進。前一陣威爾遜神氣活現,到處奔走,跟在美帝的屁股後面,出謀獻策,怎麼忽然作出置身事外之狀?這個老朽虛弱的帝國主義顯然被阿拉伯人民的槍砲聲嚇破了膽。不管它真的介入或不介入,它的中東的日子也不多了。

曾在蘇彝士運河事件吃了虧垮了台的英前首相艾登發出悲鳴,說「時間不在我們這一邊」。何止時間不在帝國主義一邊,除了滅亡以外,一切都不在帝國主義一邊。毛主席說:「美國壟斷資本集團如果堅持推行它的侵略政策和戰爭政策,勢必有一天要被全世界人民處以絞刑。其他美國幫兇也將是這樣」。英帝在中東陪同美帝受絞刑,只是或遲或早的事。

這樣虛弱不堪的英帝,竟要勾結美帝蔣匪幫在香港推行反華大陰謀,堅持對港九愛國同胞施行鎮壓,悍然向七億中國人民挑戰,它顯然活得不耐煩了。

港九同胞現在響應祖國的號召,實行反擊它的瘋狂挑戰,仇視它,鄙視它,蔑視它,清算它百年來的滔天罪行,從政治、經濟、文化各方面,採取一切可能的行動,向它的殖民統治發動強大的反擊。各行各業的愛國同胞已加緊進一步組織起來,行動起來,等候祖國一聲號召,就把英帝在香港的反動統治加以粉碎。日來新華社香港分社和其他我國駐港機構以及各社團等紛紛舉行誓師大會,人人鬥志昂揚,表示最大決心,做好準備,迎接搏鬥。

港英氣息奄奄,還在搬弄「法令」,不斷進行法西斯鎮壓,甚且把那些紙紮戰艦當什麼活寶似的,一再拿來演習,向中國人民挑戰。你們還有什麼玩意兒就統統拿出吧,中國人民已經被你們激怒了,收拾你們的決心是下定了。你們身上發癢,我們就不吝力量讓你們早日舒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