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6月4日 星期日

大家沉着堅定.粉碎左派謠言
--左派「武鬥」失敗之後,現正全力造謠惑眾

香港的左派分子在連吃敗仗之後,活動的方式和重心已轉至另一方面,就是製造大大小小的謠言,來掩飾他們「武鬥」的失利,使騷動甫息的社會,陷入了風聲鶴唳的氣氛中,人心動盪,市面不安。左派分子這種毒計的最終目的,仍然是想繼續製造新的騷亂,達到破壞社會安定的陰險目的。謠言惑眾這一伎倆,向來是中共政治滲透和顛覆的活動方式之一,左派分子精於此道,固優為之的。

左派分子以散播謠言來代替流血「武鬥」,原因有二:一是「武鬥」結果,證明不堪一擊,形勢比人強,他們不得不承認手上的力量極度脆弱,香港不是大陸,「武鬥」一旦失敗,就找不到槍桿撐腰,不敗則已,一敗塗地。既告失敗,他們就不敢再想碰破鼻子。二是「武鬥」慘敗後,原由烏合之眾拼湊而成的「群眾」,紛紛作鳥獸散,潰不成軍,左派幾個頭目就是想再攪「武鬥」,也將盲從無人,徒呼奈何。造謠不需要「群眾」,正如中共所說的「多快好省」,一方面藉謠言掩飾失敗,一方面離間當局和居民的抗暴合作。左派分子這種困獸鬥的想法,其實是非常愚蠢,反而把自己心虛膽怯的真面貌,徹底揭破!

如果對連日以來左派製造的謠言加以進一步分析,我們可以看得出左派製造謠言,分成三種方式,每種方式都有不同的作用,互相發揮之後,合而為一--動搖人心。

第一種方式是公開造謠。左派頭目透過有限的外圍報紙,聚精會神,設計種種最富刺激性的「新聞」,由外圍報紙刊出,表示並非「正統共報」的消息。例如前天左派外圍報突然刊出一段怪論,說中共炮艦數十艘,出現青山灣海面,而且繪聲繪形,說中共炮艦的炮口,遙指香港。除了文字之外,還附有地圖,來加強謠言的聳動性。

像這種謠言,就是當局不加斥駁,也不值有識居民的一笑,無稽愚蠢,莫此為甚。左派分子心裡其實明白,製造類如這樣的荒唐謠言,徒然反映自身的低能;但他們明知荒唐而不顧,就是因為他們另有打算,此即藉這一謠言,替一班喪家之犬「打氣」,不使他們失望動搖。澳門事件緊張階段時,中共砲艦不是出現過澳門海面嗎?他們製造這一謠言,目的也在於此,「安定」一部分盲從者的心理,防止他們的「開小差」。

其實,左派分子的愚蠢還不僅止於此,他們對英國航空母艦「堡壘」號的訪港,驚惶失措之餘,狂吠不休,指英國採取「砲艦政策」。左派分子實在過於健忘,澳門事件時,中共不是以「砲艦政策」脅迫澳門當局嗎?青山灣如果真的出現中共砲艦,何嘗不是「砲艦政策」?口口聲聲指英國「玩弄砲艦政策」,實際上真正玩弄這一政策的,卻是中共,左派謠言等於「夫子自道」,蠢到萬分!

第二種方式是間接造謠。左派報紙最近兩三個星期來,不惜工本,增加篇幅,大量刊出「讀者來信」和他們自己的長短「傑作」,一方面全力誇大「港英暴行」,一方面暗示讀者,新的、更大的風暴就要到來。例如昨天那個非法的「各界鬥委會」和「工人鬥委會」,就同時發出「緊急號召」,說「風暴在港九新界全面興起,立即行動,準備戰鬥」。這種煽惑掀亂的造反文字,原則上已屬於違法宣傳,藐視當局和破壞法律,應該繩之以法,不能容忍。他們這種宣傳的真正目的,就是間接散播謠言,用最煽動的字句,動搖民心,使居民受其所愚,發生大難臨頭的恐慌心理。祇要左報逍遙法外,不受應得的懲戒,左派分子這類謠言,一定會源源出籠,「目不暇給」!

第三種方式是裡應外合造謠。這種方式非常簡單,由中共在大陸策動示威、貼「大字報」等等,大喊大叫,與此地左派分子的陰謀緊密呼應。示威和「大字報」已見報導,三天前「人民日報」發生的那篇「評論員文章」,就是裡應外合造謠伎倆的最明顯暴露。那篇文章的題目是「向英勇的港九愛國同胞致敬」,中共的無恥作風,的確大膽。它把幾個左派頭目和一小撮盲從之輩,居然稱為「愛國同胞」!百分之九十五香港居民是反對左派暴力行為的,他們熱愛自由和安定,卻絕對厭惡那些破壞法律秩序的左派分子!「人民日報」表錯了情,徒貽香港百分之九十五的善良居民以笑柄!

北平何嘗不知道是低能謊話,香港的居民,對中共的「致敬」是一律「敬謝不敏」的;但中共為了「安撫」此地左派分子的敗後心情,不能不出此一招。在另一方面,它企圖藉此恫嚇香港當局和居民,造成緊張心理。

總之,左派分子在黔驢技窮之時,惟有乞靈於謠言。粉碎左派謠言的方法,以當局來說,必須沉着堅定,運用所用法律賦予的權力,取締一切非法宣傳,制裁一切非法行動。以居民來說,堅持以不變應萬變的態度,信心百倍,站穩立場。官民能以這樣的堅決態度來應付左派造謠,則任何謠言都會不攻自破,左派分子的狡計,也就無法獲逞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