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6月2日 星期五

「我們絕對不會軟弱下去!」
--從輔政司的發言,勸左派頭目尋求生路

過去的一個月來,港、九先後發生了局部性的騷動。每次騷動,都是左派分子所主使,脅迫和收買手段兼施,驅使無知之輩為其先鋒,其目的在破壞香港的法律和秩序,動搖社會的安定。對政府和居民而言,這都是痛心疾首的重大不幸,由於一小撮唯恐天下不亂的狂徒喊打喊殺,製造混亂,使社會安定我去了重心,經濟上造成嚴重的損害。在另一方面,政府和居民卻因左派分子的不法行為,表現了空前的團結一致。英、港當局在左派分子動手搗亂之初,即以堅定和強硬的語氣,闡明對以暴力破壞治安的行動,絕不容忍或姑息。港督和倫敦所發表的聲明,聲聲相應,立場一致,證明無論是倫敦政府或香港當局,對履行除暴安良的責任,具有高度決心。絕大多數的居民,亦一致聲言反對暴力破壞,人人願為當局後盾,支持平亂措施。這種官民携手抗暴的全面合作,若無騷動的發生,也就無從如此具體的表現出來。正如立法局首席非官守議員鄧律敦治所言:「香港在最近的危機中,正在作為一個更堅強和更團結的個體站起來。」這是我們在目前局勢暫告平靜下來的時候,痛定思痛的最寶貴啟示。

目前的平靜能不能繼續維持下去,此刻誰都難於預料。不過,經過上月騷動後,當局和居民不僅有了抗暴平亂的經驗,而且決心和信心都較過去更形堅定,祇要我們維持這種決心和信心,縱使左派分子再度騷動,圖作困獸鬥,其結果仍將全面慘敗,甚至可能被擊至片甲不留。輔政司祁濟時前天在立法局的發言,就充分說明了這點的重要性。

祁氏的發言,強調了下述兩點:(一)香港絕大多數居民,一致期望享受和保有和平生活,此心此志,堅定不移。當局的抗暴平亂立場,已獲得居民的壓倒性支持,因此,當局在任何方面,絕對不會軟弱下去。(二)過去的騷動,是出於一小撮人使用卑鄙恐嚇和暴力威脅所造成,當局與居民均具決心,不僅要維護和平與秩序,而且要恢復信心。這段話,意義非常重要,他不但重申當局的堅定立場,而且等於正式警告左派分子,如果他們不知悔改,再度發動新的騷亂,那就要遭受無情的反擊。「我們絕對不會軟弱下去」,祁氏斯言,不啻對左派分子的當頭棒喝!

當局嚴正昭示其堅定的立場,對安定社會心理而言,也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經過了幾度騷動之後,我們無法諱言,少數居民中有了波動的心理,對未來的一切缺乏自信,再加上左派分子加工趕製種種謠言,更使少數人對安全感的信念失去平衡,於是產生此地不是安命立身之所的想法。當局現在既以堅定語氣強調不會軟弱下去,無異是對此少數居民的一種心理保障,使他們不致胡思亂想,自亂步伐。說老實話,這班少數居民,大都是社會中堅分子,他們的一舉一動,對整個社會具有深遠的影響力量。大家必須堅信,祇要緊密團結,信心百倍,則左派分子的任何暴力企圖,都必將慘敗。我們敢於正面戰鬥,就有光明的未來!

在此,我們對站在幕後策劃騷動的左派一小撮「領導分子」,也願向他們提出最後的勸告。他們平時衣冠楚楚,「好話說盡」,不知者也許把他們當作是個善良居民,但深知他們底細的,卻早已把他們當做「人渣」。經過「五月騷動」之後,他們的偽善面孔,全部揭穿,社會上無人不識穿他們心懷叵測,以破壞絕大多數居民的安定生活為目標,壞事做盡。到了今天,他們已成為千夫所指的罪人,社會的垃圾,在光天化日之下,已不敢見人。

他們不獨見不得香港的居民,甚至他們的主子中共,對他們的盲動和衝動,也認為已犯了無法寬饒的「偏差」。毛澤東過去所指的「左的、盲動的冒進主義分子」,就是中共要加於他們頸上的罪狀。廣州「紅衛兵」譏他們為「愚蠢的大飯桶」,北平要查究他們的謊報「實力」和對客觀條件的估計,就是中共要向他們開刀的伏擊。中共祇要一紙命令,他們就要「押返」大陸,清算問罪。他們之中,誰敢「違命」?明知凶多吉少,他們也得去送命。

現在是他們要用最冷靜理智為自己的命運設想的時候了。一方面,他們已無法在這一社會容身,成為絕大多數居民口誅筆伐的對象;一方面,他們以為用騷動來邀功,結果反找來了莫大的罪名,得不償失,何等愚蠢!此時此際,他們的處境,可說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再冒險攪騷動和返回大陸,都是死路一條。可是自由世界胸懷寬大,最能恕人,對所有的人都畀予自新機會,他們在這樣窮途絕路之時,不如及早大徹大悟,放下屠刀,撕毀假面具,向社會認罪,做一個有人性的人。自由世界一定不會拒絕他們的自新,向他們提供一條生存的途徑。這是他們重新做人的最後機會,祇看他們能否拿出勇氣來,拯救自己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