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5月31日 星期三

政府應緊急準備安定人心
--從連日左派不斷發動各業短期罷工說起

處處與香港全體居民為敵的赤色分子,在一連串的暴亂行動失敗後,最近又改採所謂「長鬥」戰略,一方面利用幾家左報天天造香港政府的謠言,使港府當局忙於闢 謠,分散了它的注意力,另一方面則策動公共交通事業和私人企業的短期性「罷工」,藉以支持其所謂「升級」鬥爭,表示其仍有力量向港府的法治挑戰。而這兩者 的目的,就是要造成社會人心不安,為伺機瘋狂反撲的張本。

正如人們所有目共睹,這些赤色分子煽動公共車輛和渡海小輪的停航停駛,根本是與居民作對而無損於香港政府,但因港府當局沒有採取實際行動予以干涉,他們卻可藉此自鳴得意,表示他們可以任意破壞公共交通,而「港英」也莫奈伊何。這種詭詐,就左派本身的當前策略言,顯然是急於向內部「打氣」,故雖與全港居民公開作對,亦所不惜。

共產黨人的傳統作風是祇講目的,不擇手段,這可由左派分子日來所攪油蔴地小輪早上停航和水務局停工兩小時等擾亂行動獲得證明,如有關油蔴地小輪停航一事,全港市民交相責難,皆不值他們之所為,但昨天的左派報紙明知犯了眾怒,仍然為文詭辯,把責任推給香港政府。完全蠻不講理,視全港居民如無物。某一左報竟狂妄的說:「反迫害是一場嚴重的鬥爭,鬥爭中就總有些要犧牲小我的事情,………譬如為了抗擊敵軍,要主動毀掉一座橋梁,這樣引起的不便,該由敵人負責還是由自己人負責呢?」它的結論更對全港居民提出威脅說:「沒有車坐,沒有船坐,有朝一日如果沒有水用,沒有電用,也都要唯港英是問。」它們的蠻橫無理一至於此,難道還不需要港府當局和全體市民「認真對待」嗎?

我們從上面所指出左報的評論,他們要和全港居民作對,已到明目張膽,了無止境的地步,如果大家還不嚴予防範,加以制裁,後禍真不堪設想。因此,我們願向香港當局提出一項緊急建議,認為政府應立即組成一個公共事業安全機構,在該機構之下,分別設立巴士、電車、渡海小輪、水務、電力各小組,即行聘請有關專家和各業自由勞工領袖充任顧問來負責籌劃,以積極態度和各項相應措施,來應付赤色分子的挑戰。如所了解,公共交通事業的一般技術,軍警部門就有許多該項人才可以應付裕如。記得在戰後初期,天星小輪發生過一次純勞資糾紛,勞方採取罷工行動,港府曾抽調了一批海軍人員,執行該綫輪船的駕駛工作,當時交通如常,並無不便。至於如巴士、電車、水、電等技術,除了現有的自由勞工足以對抗赤色分子的破壞行動外,必要時亦可徵調陸軍中的工程兵隊相助為理,維護這些公用事業服務的正常。而為了防患未然,以免臨時工作程序的脫節,港府當局現在就該採取行動,徵集各有關技術人員予以短期的作業訓練,以備不時之需,如此則無論左派分子何時「停工」,均可隨時加入替補,好讓他們的「罷工」陰謀,全盤粉碎。

我們這種建議,在執行上並不困難,也許港府當局有見及此,業已有所準備,但因未見公開宣佈,這總會使人們誤認為左派可以為所欲為,而港府則毫無辦法。目前那些左派宣傳,就是以此作為一種恫嚇大眾的憑藉。

我們一貫認定,對付左派暴亂分子絕對不能姑息,而港府的當前急務,當無過於以硬朗態度,安定人心,然後才能遏止亂萌,提高大眾對政府的信仰,並使各業自由工人獲得支持鼓勵。左派分子的宣傳標語有說:「敵人擁護的我們反對,敵人反對的我們擁護」,現在全港居民都支持政府,要求安定,但他們卻毫不諱言的「反對安定」,並以「擁護暴亂」為得計,這該是港府當局認真提高警惕的時候。現在港府當局既有廣大居民作後盾,復有世界公論作支持,祇要有決心,又何須顧慮這些赤色分子的冥患不靈,譸張為幻呢?經過這次左派分子的騷亂,本港百業已受嚴重影響,今後的出口貿易,也會因外國定單的減少和採辦人員的裹足不前,而深受打擊。港府為多數人的利益計,為本港的前途計,應該從速起而安定人心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