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5月30日 星期二

必須立即放人

在港英最近幾次血腥鎮壓中,除了大批愛國同胞在現場被毒打外,還有成千愛國同胞被無理非法拘捕、審訊、判刑、拷打和監禁。

從連日報上所載各方的控訴和揭露,港英這些行徑都是無法無天,殘酷透頂的。

向工人慰問和到「港督府」或「法庭」去抗議的人,手無寸鐵,秩序井然,唱歌、讀語錄,提抗議,試問犯了什麼「法」?而港英的警察和特務卻揮動兇器,大打出手,打之不足,又濫加逮捕。抗議的被捕,有的過路者也被捕;白天逮捕之不足,又乘「宵禁」於黑夜加以逮捕。

「法庭」的「審判」,根本不問人證物證,就像平時濫審濫判一般所謂「阻街」小販一樣,整批「過堂」,胡亂一問,便隨意宣布「押候」或「判刑」。後來索性禁止旁人進入「法庭」,並出動特務阻撓愛國報紙的記者採訪,連「審判」的詳情,外間也不易獲悉了。有些人失了蹤,至今下落不明。

不特如此,被捕者在被「審判」之前之後,頻遭拷打。鷹犬輪番施暴,專打要害。其中以「七」字頭的警察最為手狠心毒, 連十多歲的少年都被裝入蔴袋中毒打,甚至強迫人們吞下毛主席像章和語錄。有些女同胞被打得衫甩褲甩。有些重傷者被夜半用氈包裹運走。種種滅絕人性的暴行,其駭人聽聞,實有甚於納粹集中營。

港英也自知這種罪惡勾當見不得人,還企圖加以否認,但是受害者的傷痕血漬具在,這是港英所無法抵賴的。現在連有些良心未泯的華警也不值其他鷹犬所為,把真相向人透露。「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港英及其鷹犬們這筆血債是欠定了。清算之期,決不在遠。

港英出到了這一槓,嚇不倒愛國同胞,卻反映出他們十分虛弱和懦怯。

在這場「法庭」鬥爭中,港英是完全慘敗了。他們多年來賣弄的「民主」、「法治」等花招,被他們自己一手打破了。在鐵一般的的事實面前,人人更看清楚他們的「法律」是什麼一回事了。「文明」「紳士」的架子也丟盡了。

受這種「法律」之害的同胞,沒有在暴力之下低頭,表現出威武不出的氣慨,樹立了反帝愛國的好榜樣,用鮮血寫出反迫害鬥爭光榮的詩篇,以巨大的形象把行兇施暴者對比得渺小不堪,不齒於人類。

對於港英這種暴行,凡有正義感的人都要加以譴責。任何一個真正的中國人都不能不義憤填膺,出來反抗。港英的行徑實際上在起着動員人們奮起反迫害的作用。

可見港英是不能從暴行中檢到任何便宜的。

我們可以告訴港英:中國人的血永遠不會白流。你們越逞兇,你們就越被動。你們必須停止這些暴行,把所有無理非法拘禁的愛國同胞立即釋放出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