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日報社論 1967年5月26日 星期五

展開善後工作

騷動事件已告一段落,不管今後之演變如何,都是香港四百萬市民所完全判明的,因之,當前最重要的事,便是如何迅速的展開善後工作。

那些工作是要急切辦理的?茲就管見所及,略陳如次:

第一、人造膠花工廠與青洲英泥廠尚未復工的工人,必須協助他們復工,大家要有一種光明磊落的態度,我們只知道他們是工人,不問思想,不分信仰立場,只要他們是守法的,他們如果需要復工,便要協助他們復工。我們的口號是人人有工作,人人有口安樂茶飯吃

第二、在騷動時期,受影響的市民很多,例如小販們,工人們,流動小販們及一切貧病無告的市民們,他們已經在極度痛苦之環境下渡了十多天了,他們沒有衣食,沒有工作,沒有倚靠,我們主張,他們應首先受到適當的救濟和協助,救濟是使到他們有飯吃,病的可以入醫院,無告的受到照料。協助是指小販和流動小販而言,他們應獲得無息貸款,俾得有資本恢復所業,然後才可以說是有工作。

第三、關於救濟與協助的工作,應有具體計劃,迅速實行,我們主張由社會福利處主持此種工作,由街坊會,同鄉宗親會,同業組織等協助辦理。

第四、為了廣泛展開救濟與協助,我們當然同意另行成立一個由官民代表參加組成的機構,在社會福利處指導下,分擔責任。

第五、在騷動時期若干地區街道所受到之破壞,應立即修理,以免有影響市容。

第六、從速展開對國際宣傳,以澄清國際人士對香港之錯誤觀念。我們要告訴國際人士,香港是安定的,香港是安全的,香港是美麗的,香港是和平的,香港是繁榮的,我們歡迎大家一如過去的前來香港,向香港投資。對於一部份國際人士或報章對香港事件錯誤之評論,我們認為是十分遺憾的,此種工作,旅遊協會、政府新聞處、對外貿易機構應該負責。

第七、善後工作,第一要大量財力,第二要大量人力,因之,我們最後呼籲全港四百萬市民,不分國籍,不分職業,不分思想,不分信仰,不分立場,大家為了從速實行善後工作,大家都要盡一點責任,有錢出錢,有力出力!

約敘交惡與中東大局

綜合各西方通訊社自約旦首都安曼發出的消息,約旦政府要求敘利亞派駐安曼的大使離境,及關閉大使館;雖然沒有正式發表,惟實已無異斷絕邦交,約旦且於二十三晚宣佈全國進入緊急狀態,旋於次日上午封鎖約敘邊境,並「下令全國採取特殊防備,以便應付可能的突襲」。約旦、敘利亞都是阿拉伯國家,同為阿拉伯聯盟的會員國;正當阿拉伯集團與以色列衝突醞釀戰爭之際,上述變化關係極大。

上星期日,約旦邊界檢查站發生爆炸案件,約旦人十六名喪生。約旦總理佐瑪對國會說:「敘利亞政權參與此次爆炸計劃」。一國政府首腦公然向國會指出友邦牽涉此類行動,殊屬罕見,可能掌握了充份證據,否則不致如此,同時,約旦既然宣佈全國進入緊急狀態,它面對的危機諒必非常嚴重;絕不單是邊境檢查站一項小小爆炸而已。

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電台指責約旦的動作,顯示它成為「以色列的盟邦」,這究竟僅屬一般宣傳,抑或確有事實根據呢?

約旦與以色列種族、宗教迴異;特別是,以色列要把約旦河改道,此項計劃一旦完成,捐害約旦極大。約旦遂與阿拉伯諸國採取共同步驟,予以阻止;同時改變外交方針,與埃及和解。

然而,阿拉伯集團之間︳分為兩大派。一派是已經實行民主共和的「革新派」,如埃及、敘利亞、伊拉克、阿爾及利亞等國是。一派是仍然維持帝王制度的「保守派」,如約旦、沙地阿拉伯等國是。近數年來,後者成為前者「革新派」「解放」的目標。埃及總統那塞及敘利亞政權在約旦組織那塞主義者,不斷策動示威、暗殺、要搞政變顛覆。這由約旦看來,生死攸關;比起以色列問題,還嚴重百倍。

約旦可能認為:埃及、敘利亞等國迄今尚未公開以武力攻擊它,原因固多,以色列的存在實為其中最主要的一項,因此,儘管它贊同阿拉伯聯盟成立聯軍,統一對付以色列;但卻一直反對此項聯軍派駐約旦。

約旦面積九萬六千平方公里,人口一百八十多萬。陸軍有四個獨立旅,兩個裝甲團,約三萬人,另有三萬國民警衛軍。空軍有戰鬥機二中隊,及若干運輸機,並且因為一九六二年曾與沙地阿拉伯訂有共同防衛條約:殊不可侮。

沙地阿拉伯面積一百六十萬平方公里,人口六百多萬,實行義務兵制,有陸軍一萬五千,另近衛軍七千人,空軍有F八六式戰鬥機,B26轟炸機,班拜耶戰鬥轟炸機及運輸機等。沙地乃中東富國,除了獲得美國大量軍事援助之外,還向美英購買二億美元的軍火,包括鷹式飛彈,超音速截擊機等等,實力不小

這兩個國家都派過軍隊赴也門與埃及援也軍隊作戰。埃及總統那塞最近抨擊約旦、沙地為帝國主義走狗。沙地王費沙爾日前訪問倫敦,逗留多日,與英首相會談,意義殊不簡單。沙地最近曾遭埃機轟炸四次,竟未報復。前天宣佈動員,目的何在呢?

還要注意,在地理上,約旦與以色列毗連,邊界幾達四百公里之長,佔以色列陸地邊界綫的一半以上。倘若約旦對以色列無敵意,以色列便可把軍隊集中到南面及北面對付埃敘。埃敘要想速戰速決,就不容易了。

蘇聯二十三日突然聲明支持阿拉伯諸國,但只是抽象的,沒有表明採取怎樣具體的措施:似乎留有談判餘地。莫斯科外交官相信:蘇聯已勸埃及「在目前的爆炸性危機中審慎將事」,大有理由;以上所述,可能就是其中的一部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