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5月25日 星期四

看誰在煽動 誰在造謠

連日港英當局宣布了許多「法令」,禁止這樣,禁止那樣,一意用高壓手段來遏制人們對港英的血腥暴行表示反抗。訂定一條「法令」,出動一批軍警,是容易的,反正這些都是握在港英自己手上的東西,要在什麼時候和怎樣使用都是很方便的。問題在於:這樣是否能夠有濟於事?

連續幾次對中國同胞大施毒手,製造了血淋淋的事件以後,只要宣布幾條「法令」,加強鎮壓,就可以萬事大吉,天下那有這麼輕鬆的事!現在還有幾百個中國同胞被非法拘留在監獄裡;還有許多人下落不明;許多中國國家機構的人員都被打受傷和被捕。尤其是在中國外交部發表聲明以後,港英不但不對他們的罪行負起責任,作出交代,反而變本加厲地肆行鎮壓,還要頻頻宣布「法令」,以便繼續升級鎮壓,這是向港九同胞的怒火上添油,也是對七億中國人民猖狂的挑釁。將來後果如何,看他們怎能承擔得起。

港英當局動輒揚言要取締「煽動」,但事實上,整個港九愛國同胞的抗暴怒潮,是港英當局用自己的行動煽動起來的。那裡有壓迫,那裡就有反抗;越要加強壓迫,人們越要加強反抗。中國有句古話說「時日曷喪,吾及爾偕亡」,壓迫太甚之時,人是敢拚命的,所以,又有話說:「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何況今天的港九愛國同胞用毛澤東思想武裝自己的頭腦,敢於鬥爭,無所畏懼。對於橫加於他們身上的暴行,是絕對不能容忍的,一定反抗到底的。港英要把反對暴行的聲音一律指為「煽動」,從而加強鎮壓,他們自己才是最大的煽動者,他們對於局面的進一步惡化,要負全責。

與此同時,港英正繼續縱容各種反華報紙,大力從事煽動,不斷發表誣衊中國同胞抗暴的文字。前幾天一家英文報上刊登英國人的投書,甚至把七億中國人肆意污辱,比作「老鼠」,狂叫「牠們加果製造麻煩,可把牠們消滅掉」。其他美蔣報紙天天造謠,搬弄是非,興波作浪,更不在話下。

連港英自己的新聞機構——「新聞處」也連日在散播謠言。前幾天故意發出中傷費彝民、王寛誠、高卓雄等三位各界鬥委會委員的「消息」,說他們「向警方要求政治庇獲」,叫「各報編者注意」,一再說「在調查中」。這種謠言在「新聞處」還未「調查」完畢,已經被事實粉碎了。昨天的做法就更離奇、更低劣了。他們發了這樣一條「消息」:

「一個港府官員今晚由寫字樓回家時,買了一份大公報,想看看香港發生什麼事情。他花了一毛錢。當他離開報攤時,一名男子跑過來對他說,『朋友,謝謝你的支持,』然後給他一個紅色封包,裡面有七塊錢,因此,這個港府官員賺了六元九角。」

這條「消息」的用意顯然在誣衊本報用錢去收買讀者,但是製造的手法實在太可笑了。本報不是昨天才出版的,多少年來天天在全港九各個角落出售,從未有人像「港府官員」這樣碰到有人送錢。如果認為拿六元九角就可以收買一個「港府官員」,縱使把我們形容得如此可笑,難道不怕顯得你們的「官員」在人們心目中未免太廉價了嗎?

近來本報受到各種各樣的恫嚇和誣衊多矣。随着反迫害鬥爭的發展,今後這種花招還可能頻頻出現。對於反動派顛倒是非,混淆黑白,插贓陷害,移屍嫁禍等等,我們是早已見怪不怪的了。

我們的報紙立場如何,作風如何,以至業務活動如何,從來堂堂正正,人所共知。在這次港九愛國同胞反迫害鬥爭中,我們站在中國人的立場,基於民族大義與正義的原則,一定堅持大是大非,堅決反對任何法西斯暴行,誓與港九同胞鬥爭在一起,勝利在一起。我們光明磊落,什麼都敢擺出來同讀者見面。任何恫嚇都不怕,種種式式的冷槍暗箭,譭謗中傷,更動不了我們一根毫毛。

由於不敢面對我們的嚴正言論,那些敵視我們的人轉而玩弄鬼鬼祟祟的花樣,為遂行某種陰謀作伏筆,他們除了自暴其醜之外,他們的陰謀肯定是要破產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