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5月21日 星期日

斥謬論 明是非 伸大義

港九愛國同胞反對港英迫害的怒潮洶湧澎湃,抗議之聲搖山動地;而港英一味裝聾扮啞,顧左右而言他。他們出盡吃奶之力,發動所有宣傳機器,並動員各種嘍囉馬仔,應聲附和他們的說法,把這次迫害事件仍認為發生於勞資糾紛,主張冷靜談判,大叫要維持「法律」、「秩序」、「和平」與「安全」。

混淆是非,顛倒黑白,莫此為甚。

我們必須嚴斥這些謬論,講明是非,決不讓港英蠱惑人心,以遂它的陰謀。

這次血腥鎮壓是港英有預謀、有計劃的行動,同他們勾結美帝蘇修和蔣幫的反華陰謀是分不開的。過去渣華公司和中央、上海的士公司的勞資糾紛,因為港英未曾出面干預,都獲得解決,沒有擴大。南豐紗廠的糾紛,由於港英縱容蔣幫分子對付工人,就使糾紛複雜起來。到了人造花工廠糾紛,港英預先出動大批「防暴隊」,到時配合廠方出貨,把工人打的打,拉的拉;後來工人在工廠門前集合抗議,港英以保護工廠的一道爛大門為由,再一次用木彈、警棍和催淚彈衝向工人,衝向到場向工人表示慰問的學生和各業人員,把這些人集體毒毆,大批濫捕。有些人被捕後還在警署受到諸般虐待。港英的暴行激動了公憤,以後凡是「防暴隊」出現和被捕者受非法審判的地方,就群眾麋集,表示反抗,港英又用警探和便衣特務在場威脅鎮壓,甚至化裝混入人群,製造事端,企圖嫁禍。事態日益惡化,正是港英一手造成的。

事實清楚表明,「秩序」是港英自己破壞的,「和平」是港英自己擾亂的;港英不擇手段地對付中國居民,完全濫用和違犯了自己「法律」,真正危及了居民的「安全」。

現在由港英製造出來的「輿論」在叫嚷「冷靜解決勞資糾紛,不可使用暴力」;豬仔社團大登廣告,呼號「支持政府,維持和平」。試問「使用暴力」的,除了港英當局之外,還有誰?

在新蒲崗血腥暴行演出之前,港英已經藉口拆除九龍城砦幾間小房子的一些附屬建築物,就出動幾百武裝軍警,向婦孺拔槍恫嚇,濫行捉人。試問這是不是「冷靜解決」問題之道?是誰在「使用暴力」?試問這又是什麼「勞資糾紛」?

這次港英的所作所為,是赤裸裸的反華陰謀,是對港九愛國同胞瘋狂的鎮壓,是對中國七億人民不自量力的挑釁。

港英當局對港九愛國同胞的抗議置若罔聞。戴麟趾一再拒絕接見代表全港九愛國同胞的代表,這不但說明他理虧心虛,沒有誠意解決問題,而且包藏禍心,妄想再濫用「維持法律、秩序、和平、安全」等名堂,大力揮舞屠刀。

我們要告訴港英,你們的罪責決不容推卸。你們要把迫害升級,中國同胞就把反抗升級,總之奉陪到底。以毛澤東思想為指示,在祖國強有力的支援下,港九愛國同胞會向暴力屈服的嗎?休想!

這是一場反抗帝國主義迫害的鬥爭,大義所在,凡是中國人都應該「下定決心,不怕犧牲,排除萬難,去爭取勝利。」勝利一定屬於真理,屬於大義凛然的中國同胞。

順便提醒那些應聲亂叫的人一聲,你們知道你們在做什麼嗎?别以為「法律」、「和平」、「安全」等等都是好聽的名詞,它一旦被滅絕人性的帝國主義者應用起來,就是滿眼刀光血影,意味着更多的中國同胞流血受害,而局面就更無法無天,對中國同胞更無和平與安全可言了。你們除非存心助紂為虐,與全體同胞為敵,就應該看清是非,及早覺悟,不遠而復,還不失為一個中國人,否則民族紀律是不會寛容你們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