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5月21日 星期日

(一)為本報及各同業被騷擾敬各讀者

昨日下午六時後,有一群赤色分子先後結集在本報及幾家同業門前叫囂騷擾,並塗寫有若干侮辱性標語,以發洩他們對本港各自由報紙的嫉視。在向本報挑釁時,經同人鎮靜應付,這些鬧事分子以無計可施,復懾於警方人員和坊眾監視,卒匆匆離去。,轉向東區各地騷擾,直至晚上十一時半才停止。

對於赤色分子這種卑怯騷擾行為,除了報請有關當局查究外,謹向親愛讀者申明三點如下:

一、此項行動足以證明日來赤色分子在港九各地的胡作妄為,已經完全失去理智,在計窮力絀之餘,復遷怒於本港各自由報紙對若輩涇渭分清的態度。本報一貫立場力主保持安定,以促進香港經濟的繁榮,今後仍將一本初衷,為全港讀者忠誠服務,絕不因赤色分子的騷擾恫嚇而有所改變。

二、香港為言論自由法治之區,本報當以最大誠意和決心,維護此項自由與法治於不墮。我們確信報紙為社會的公器,是則是之,非則非之,此為報人應有的天職。左派報紙現尚侈言「文鬥」,如果它們不是畏懼真理,我們將必視其力之所及,誓與週旋,真理當前,決不迴避。

三、孔子有云:「智者不惑,仁者不憂,勇者不懼」,同人不敏,心窃慕之,並願以此作為對赤色分子的答覆。

(二)自由不容暴力摧殘!
--「五月逃亡潮」五週年紀念的啟示

本港目前的不安定局勢,發展到了今天,人人都已認清完全是此地左派分子所一手製造。從九龍局部地區的騷動,以至散播銀行擠提謠言,及昨日在本港各區的種種破壞安寧秩序等,無一不是中共分子有計劃的陰謀,在暴力難逞之後,就加緊製造無稽謠言,企圖搖動人心,擾亂社會。

不僅此地的政府和居民,對目前的局勢具有上述的基本認識,就是英國政府,復如此。倫敦除了已於三天前發表聲明,鄭重宣佈全力支持香港當局,執行維持法律秩序的責任外,英外相布朗前晚又召見中共「代辦」,當面提出措辭最強硬的抗議。這種抗議的方式,倫敦閱歷豐富的外交人士把它描述為前所罕見的強硬,等於對中共「代辦」當面加以嚴正申斥,毫不留情。

布朗所提的強硬抗議,包括兩件事:一是抗議英國駐北平和上海的外交官員橫遭中共騷擾虐待,英國外交官員的妻兒,也遭恐嚇。對此,英方除了強硬抗議之外,布朗同時聲明英國政府保留一切必要的索取賠償權利。二是嚴正駁斥中共誣指香港當局的「法西斯暴行」。布朗提出警告,英國不願再聞這類無的放矢的誣捏。

英國政府這一新的強硬抗議,充分代表民主自由的一種浩然正氣,如果我們把它與三天前所發表的聲明聯繫起來,無異是英國政府對香港目前局勢的有力闡明。這一立場就是任何用暴力破壞法律秩序的行動,英國政府絕對不能容忍,在英國國內如此,在殖民地亦然。凡是企圖用暴力手段製造恐怖,危害社會安全的行為,英國政府當然不能姑息。這種堅定的立場,其目的在於表示決心保衛每個人的民主和自由權利,不容用暴力來破壞。事實上,英國政府這一態度,百分之百的代表了香港全體居民的主張和希望。迄昨為止,一百五十個以上的各界社團組織,同聲要求維護和平,一致誓言支持港府。這種要求,不管是香港居民反抗暴力的大團結號召,正義懍然,絕對不容任何人破壞我們的治安和秩序。同時也是對英、港政府堅定立場一致支持的宣言,人人願為後盾,不許暴力得逞!

香港居民反對暴力的立場,完全是出於對自由的認識和珍視,暴力是自由的死敵,為了個人的自由和大眾的自由,我們不能讓暴力橫行,使自由受到威脅。今日地球之上,祇有生活在柏林和香港的人民,最徹底了解自由的可貴。我們是從現實體驗中,深深知道「不自由,毋寧死」的偉大哲理。此時此地若有人挾暴力來威脅我們的自由,,我們祇有緊密團結,捍衛自由。

我們說自由的可貴,可以從事實獲得明確啟示。五年前的今天,揭開了歷史上最雄壯的一頁詩史,那就是「五月大逃亡潮」。在五年後的今天,當時那一可歌可泣的場面,仍歷歷在目。十萬以上的善良同胞,冒生命的危險,用各種不同的方法,逃出大陸地獄之門,奔向自由。他們的英勇行為,寫下了歷史上最動人的一章。「五月大逃亡潮」以後,仍有無數同胞,踏着奔向自由的崎嶇道路,輾轉逃至此地,冒險犯難,無畏無懼,目的就是為了要享受與生俱來的自由。香港居民面對如此現實鏡頭,他們對自由不僅愈加珍視,而且具有保衛自由的鋼鐵決心。

中華兒女的刻苦耐勞,是民族的傳統美德,若不是中共暴政把大陸攪得像座地獄,人民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善良的同胞就不會冒生死的危險,背井離鄉,越山沙水,奔向自由。現在,此地的左派分子,一邊製造混亂,一邊煽動無知之輩,參加暴力騷動。左派分子這種公然向法律挑戰的行為,毫無疑問將遭受失敗的。

全港的善良居民為甚麼都起而支持港府,反抗左派分子的行動呢?道理非常簡單,就是假如暴力得逞,試想香港會變成一個甚麼樣的世界?人人無衣無食,所有的自由全被扼殺,互相清算屠殺,天翻地覆,雞犬不寧。香港居民當然不願這樣的非人生活落到自己的身上。大陸同胞在水深火熱之中煎熬,我們難道還不知道?左派分子以為他們那套荒誕無稽的宣傳,可以使人受愚,其實,生活在這一社會的居民,就是三尺小童,也知道大陸同胞的苦海無邊慘況,他們莫說欺騙不了我們,連這些中共爪牙,也不知道清算會不會明天就輪到他們自己的頭上!左派把「五月大逃亡潮」說成為甚麼「五月血淚」,說破了,這一群無辜者的血是因為他們的暴行而流的,淚也是因為他們的暴行而淌的,目前他們還在舞動着指揮棒,用別人的鮮血和眼淚,來製造暴力恐怖。

最後,我們願莊嚴重來一遍香港居民的決心,此即自由不容暴力摧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