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5月19日 星期五

站穩立場.不畏恫嚇!
--從倫敦聲明,說到左派的恫嚇威脅

左派一手導演的九龍新蒲崗區騷動,一再演變,騷動範圍,前天又延至旺角和深水埗區。暴徒肆無忌憚,公然與法律挑戰,縱火擲石,破壞公私財物,企圖製造全面性暴動,來破壞香港的社會安寧。中共為了裡應外合,北平、廣州和深圳,連日來瘋狂示威。一副猙獰面目,充分暴露出日前九龍各區的騷動,完全是中共蓄意已久的陰謀,此地左派祇是奉其主子之命,扮演鷹犬角色。這班中共「第五縱隊」在過去百般設法掩飾自己的身份,到今天已撕破假面具,悍然站在與全體居民為敵的一邊,似乎非把香港推入無法無天的黑暗世界,絕不罷手。其實,他們是被「澳門勝利衝昏了腦筋」,香港四百萬居民,豈容他們「造反」得逞?中共僱傭的一小撮暴徒,敢冒犯全港居民之怒?

在中共向英方提出「抗議」之後,此間左派囂張更甚,以為有了北平的撐腰,大可放手「造反」,因而發動組織甚麼委員會,到處唆使請願。他們這種做法,顯然是中共有計劃的步驟,藉此想壯自己的膽,爭取一小部分盲從群眾。香港絕大多數的居民,面對左派的囂張和擴大暴行,並沒有受其煽惑,亦不畏縮,這是因為香港居民對香港政府的盡力維持治安,具有信心,對倫敦的立場亦復如此;除非英國政府甘願背棄民主世界的崇高目的,在暴力面前屈服,否則,英、港當局都必會堅定不移,以香港全體居民的整體利益為利益,不會對中共示弱的。

倫敦方面並沒有違背香港絕大多數居民的共同希望,它除了已嚴重抗議中共對英國駐北平和上海外交代表的種種暴行外,前天又發表一項聲明。它一方面強調騷動的起因,祇是由於一項比較細小的工業爭執。這句話,含義非常深刻,暗示若不是中共在幕後煽動和此地左派分子點火,騷動就根本不會發生。這是責任的辨明,雖然在外交措辭上頗為含蓄,但一望而知是對中共的譴責。一方面它以極度堅定的態度,表明倫敦對香港當局的防暴措施,百分之百的支持。

工黨政府這一聲明,以香港居民的立場看來,雖然尚未夠強硬,但亦可算是適時之舉。它不但使香港當局執行法律和秩序的決心更加堅定,而且也使全體居民對英、港政府的信心因而加強。對左派來說,這無異是當頭一棒,他們一心以為倫敦是經不起恫嚇的,祇要中共一提抗議,倫敦就會畏首畏尾,有求必應。這一點,是中共與它的鷹犬犯了「主觀的偏差」所致,英國是世界最古老的法治國度,法律是一切是非的衡量;香港社會是法治的社會,用暴力衝擊法律,政府與居民都無法容忍。

我們還想指出一點:香港當局與居民之間,誠然存有「隔閡」,但雙方對此,都不諱言。這些「隔閡」祇是對個別問題的意見分歧而產生,並不是彼此敵對。在維持法律和秩序方面,官民之間從無分歧,人同此心,一向如此。中共和此地左派分子如果以為可以利用官民間的「隔閡」來製造騷動,那就大錯特錯。對於維持社會安定和繁榮,官民的希望完全一致,任何人想破壞這一希望,一定會遭到官民合力的還擊。這項事實,我們可以從一般輿情見之。

連日來,社會名流所發表的談話和民意趨向,可以證明上述看法的絕對正確。本報記者曾訪問過二千人,其中祇有兩人附和中共要求。這是代表民意測驗,反映香港四百萬居民之中,百分之九十以上是反對暴力,反對向中共屈服的。社會名流之中,可說全部支持港府的正確措施,同聲譴責左派分子的橫行無忌。左派分子在民意難抗之下,祇有一味靠恫嚇威脅,企圖藉此來「懾服」人心,為他們張目。左派這一企圖,其實是黔驢技窮的具體表現,因為香港居民對中共的恫嚇慣技,早已識穿,不值一哂。前天港九各區街坊會首長開會,討論當前局勢時,「文匯報」記者與五、六名大漢對「街坊研究會」主席李運源的公開恫嚇,就是一項具體例子。「文匯報」記者所提出的每一個問題,全是威脅性的,字裡行間,充滿恐嚇意味。他們以為如此便可使街坊首長發生自身利害的顧慮,為他們發表有利的言談。但李氏立場堅定,膽色過人,絕不因恫嚇而退宿。他的答覆,句句是代表居民的心聲;特別是他所說的「希望社會安定」,就是本港每個善良居民的要求。

左派分子靠製造騷動和恫嚇威脅,企圖破壞治安和分化團結,這一毒計已證明完全破壞。香港與廣州近在咫尺,對廣州同胞所過的奴隸不如的生活,知之有素,任何人都不願自己過着同樣的生活,到了香港社會安定橫遭破壞的時候,全體善良居民勢必團結一致,起而採取聯合行動,堅決對抗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