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5月15日 星期一

堅決支持港府的弭亂行動
——謹向全港居民提供三點意見

九龍東區連續幾天的騷亂,那些存心破壞公共安寧的赤色分子,已在廣大居民面前,露出了它醜惡猙獰的面目。日來的事實證明,那些人面獸心的傢伙,為了要在香港製造禍亂,不厪公開鼓吹「磨刀」作反,而且還策動那些流氓暴徒,在騷亂地區放火搶劫,甚至四處散佈種種謠言,以期引起整個社會的混亂。他們又鑒於這種非法行動得不到港九居民的同情,刻正把其攻擊矛頭指向「港英政府」,把警察人員維護公安的指施,誣衊為對人群的「迫害」,圖以所謂「民族鬥爭」,掩飾着他們唯恐人知的罪惡。他們還虛張聲勢的宣稱成立了一個「鬥爭委員會」,作為向港府施行「政治勒索」、進而迫害全港居民的手段。這些壞事做盡的赤色敗類,對人人渴望生活安定的香港居民來說,真正是「慶父不去,魯難未已」!

但是,經過四天以來的事實顯示,赤色分子煽動「造反」的陰謀,除極少數無知少年、社會無賴被其「收買」利用外,所有廣大居民都洞悉其奸,不為所惑,這種「公道自在人心」的現象,自有助於警方執行各種除暴安良的工作。同時,據港府一位高級權威人士接受本報記者訪問時表示:「現在政府對維持治安已下了決心,必盡最大力量執行,絕無妥協餘地。」該權威人士又稱:「警方的抑制是有限度的,如果騷亂分子做得過份,危及市民生命財產,則警方勢不能不有進一步的行動,目前本港駐軍已採取初步準備狀態了。」該高級人士又說:「目前局勢如何發展下去,便要看本港大部份居民的要求來決定。如果大部份居民要求安定,政府便給予安定。現在是本港的善良居民起來表示意見的時候了。」又對左派報紙宣稱向港府提出的「四項要求」,該高級人士肯定答稱並無接到此項要求,即使有人提出,港府亦無法接受。這一出自港府權威人士的談話,自足使全港居民引為欣慰。

這次赤色分子明目張膽的鼓煽暴亂,不惜與全港居民公開作對,不管其假借何種藉口,現弄那些陰謀,都必無所逃於其徹底失敗的命運,亦必無可狡卸其應有的刑責。正如人所共知的事實,暴亂分子焚燒了公共巴士和私人汽車,攔途截搶和入屋搗毀了人家的電冰箱、洗衣機等傢具,更卑鄙無恥的是誘迫了一些未成年學生,列陣叫囂,與警察對抗,東頭村的佛教「寶靜學校」各項設備也給他們破壞無遺。他們這種瘋狂暴亂的行動,正是十目所視,千夫所指,縱傾西江之水,也洗刷不了這種加害於善良居民的罪行。他們現在還想自欺欺人的把這種事實說成為「民族鬥爭」,適見其怙惡不悛和心勞日拙而已。

可是,赤色分子既然甘冒不韙的點起這個「造反」火頭,並且揚言將要蠻幹到底,「決不罷休」,則全港居民自亦不能不要予以嚴肅注視。現在,我們謹就這些問題,向全港居民提供三點意見:

第一、今天中共是隻虛有其表的正牌「紙老虎」,而其內部復在急劇腐爛中,由過去的事實表明,共幫屢次揚言參加越戰而「不敢」,迭經「蘇修」侮辱打擊而莫奈伊何,它甚至因誹謗北韓政權,給韓共公開警告,也噤若寒蟬,不敢置辯。像所有這些足以引起「嚴重後果」的「民族鬥爭」,它都寧願出乖露醜,也不敢輕舉妄動,而香港赤色分子卑不足道,不管其背景如何,也不足代表中共的「力量」和「政策」。香港居民對着這一小撮「牛鬼蛇神」,自應協助港府當局予以肅清,而不必抱有任何徬徨不安的心理。

第二、這次暴亂已損害到香港的工商百業,更影響了無數善良工人和升斗小民的生計,這些唯恐害人不淺的赤色分子,已成全港居民的公敵,正是「民族敗類」,社會害蟲。今天香港居民為了早日回復正常生活,支持港府當局消滅亂源,自應由各行各業的領袖人士,群起共斥其奸,使其狐狸尾巴,無所遁形。同時,鑒於赤色分子善於玩弄名詞,向非共人士進行挑撥分化,我們也要提醒大家必須與赤色分子「劃清界限」,絕對不能抱有任何「和事老」心理。否則就會給予他們要脅把柄,不僅徒滋紛擾,且恐使問題複雜,後患無窮,此點不可不慎。

第三、鑒於前天若干居民輕信謠言,搶購糧食的現象,無可諱言這是一般自由人群的弱點,現事成過去,仍足警惕。不過,我們以為,假使港府能早一日有明確表示,像那位權威人士所發表的談話這樣的,則人心安定,這種搶購糧食現象,便可能不致發生,又假如在警署高讀「毛語錄」情事於第一次發生時,即予以取締,則甚至此次騷亂事件亦可能不會爆發。現在我們需要指出的是,大陸人民的生命財產都沒有任何「自留地」,今天香港居民屯積糧食更是庸人自擾的行為,如果我們不能群策群力的把這場暴亂鎮壓下去,試問在赤色分子得勢之日,他們何求不得?我們應有的信念是,澳門事件絕不能也不會在香港「翻版」,香港不同於澳門,香港維持治安力量較大,官民合作密切,而且一般人民教育水準較高,深知自由寶貴。現在赤色分子既然張牙舞爪,作勢噬人,我們就得予以迎頭痛擊,誰也不應存有「獨善其身」的幻想的。

廣告